Day 155 故事完结、电影完结

导演戈达尔在《周末》拍摄现场|来自网络

和电影生活在一起第155天


2017年5月6日 星期六
片名:周末 Weekend (1967),戈达尔
南京,家

周末,宜聚餐、自驾游、在咖啡馆看书、去电影院约会、参加沙龙或手工课,特别小资。我自知选择在周末看戈达尔的《周末》,是一件残忍的事。因为影片里将“过周末”这件事,描述成卑鄙与混乱的杀戮,严厉攻击了现代文明和消费主义。用评论家柯林·麦凯布的话来说,这是一个对自己的社会极为厌恶、完全抵制的人才有的言行。

昨天所看的《阿尔法城》最后,以安娜·卡列娜说着“我爱你”结束,是一种乐观的姿态进行逃亡。在《周末》里主人公也说着“我爱你”,但是陪衬的画面却是一只被剥了皮的兔子不断淋上鲜血的镜头。戈达尔此时不再相信资产阶级语境下的爱情了。几乎是对他之前的电影以及其中的浪漫主义进行的彻底颠覆。

在我印象当中,戈达尔从从1960年的《精疲力竭》至此的八年之间,一共拍摄了15部改变电影史的作品。《周末》是这一阶段的结尾,是戈达尔对西方文明的否定(甚至不是反思)。从此,戈达尔“做好了革命的准备”。到1968年五月革命为止,新浪潮正式结束了。《周末》(以及同年的《中国姑娘》)也许是一个明确的句点。

《周末》|来自网络

《周末》开始于堕落和肮脏的精神分析式的叙述,一个穿着内衣的女人,坐在一张桌上,在阴影里详细叙述她参加的一次性狂欢。然而是一对夫妇上路准备在周末旅行,他们不仅尔虞我诈,并且旅行目的是为了谋财害命。在一场恐怖的“爱丽斯漫游记”中,他们遭遇了西方文明史上的历史、文学和幻想中的人物。在这个过程中,没有任何爱,全是恐怖而且毫无征兆的暴力。影片以女人吃掉自己的丈夫、退化为食人族结束。

戈达尔用尸体和毁坏的汽车构筑了他心中的末日景象。这一景象的起点是一个长达7分多钟的长镜头“塞车场景”。随着摄影机地不断横移,现代生活的蛮横无理、荒诞与窘迫一览无遗。这个场景放在今天我们的任何一个小长假的高速路上,仍然会是恰到好处(这一镜头也为《爱乐之城》的开场带来了灵感,又多少有些讽刺)。粗略地看来,戈达尔所批判的现代文明并未转向,反而加速扩张。

《周末》|来自网络

《周末》描写的是一个让人厌恶和绝望的世界,然而我每次看却仍然觉得兴趣盎然?这大概是来自戈达尔对电影形式的操控能力。在这部电影里,无论是对交通赌塞的跟踪镜头,还是拍摄农场弹琴场景时的360度摇摄,或者是面对镜头大发议论,满屏红蓝两色的字幕,以及效仿雅克·德米在电话亭里唱歌等等。即使在今天,都让人看到电影的可能性极其美感,还有戈达尔式的黑色幽默,。

我读到一篇1963年戈达尔在南加洲大学一次座谈的文章。戈达尔说,“我不愿意人们用看其他电影的方式来看我的电影。”有人问他为什么如此强调电影的新奇和改革?戈达尔回答说,“我想引用艾略特的话来回答这个问题,他说真正有新意的东西都基于惯常的现实。”

戈达尔的传记作者柯林·麦凯布说,7分半钟的长镜头、360度的摇摄,都在强调基本问题:“究竟是什么让人采用这种方式拍摄,或是换成另一种方式拍摄?”戈达尔电影的形式感和美感,取决于他如何看待既存的生活。

在《周末》的片尾,他打上了“故事完结、电影完结”的字样。他以这种方式,向过去彻底说再见,但是没有迎来他想象的新世界。在2010年的《电影社会主义》的最后,他又打出“拒绝评论”的字幕。

卫西谛
卫西谛

电影文化工作者,专栏作家,影评人。先后在《看电影》、《纽约时报中文网》、《生活月刊》等数十家刊物撰写专栏。历任多届华语电影传媒大奖、中国独立影像展、上海国际电影节等多个影展奖项的选片与评委。第49届金马奖评审。出版有十部电影书籍。2015年,独立出版个人摄影集《Way Away:66号公路》。

No Comments Yet

发表评论

这是一个用于测试的演示店铺—将不会履行订单约定。 忽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