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y 334 “有史以来最伟大的动画电影”

故事中的故事Tale of Tales (1979),尤里·诺尔施泰因

和电影生活在一起第334天


2017年11月1日星期一
片名:故事中的故事Tale of Tales (1979),尤里·诺尔施泰因
南京,家

|文末有本片视频链接|

诺尔施泰因(Norshteyn)的这部29分钟动画作品,在1984年的洛杉矶奥林匹克艺术节上,由一个国际动画专家们组成的评审团评委“有史以来最伟大的动画片”。之后在2002年萨格勒布动画电影节上,再次被一个国际委员会授予同样的称号。这种称号本身毫无意义,但我在当初确实也是因此而注意到这部短片的。

《故事中的故事》就像所有的艺术作品所追求的那样,展现了人类的记忆之美,也表达了对时间的深刻理解。已经有很多人将这部动画片和塔尔科夫斯基《镜子》相提并论。因为Norshteyn用了手绘、拼贴、剪纸等动画手段,将记忆用非线性的方式串联起来。既有童年往事、也有战争记忆,私人与国家的过去交织在一起。但是Norshteyn也有塔尔科夫斯基没有触及到的领域:童话。

故事中的故事Tale of Tales (1979),尤里·诺尔施泰因

“在中性声音低吟浅唱的摇篮曲中,婴儿安静地躺在母亲的怀抱吮吸乳汁,影片开始,一扇光亮的门洞在落叶飘零的大地上被打开。作家在少年时代,曾拿起竖琴遐想远方,他记忆中的家园,曾有歌舞,也有花香,人们在土地上过着知足宁静的日子。不久战争来临,女人失去丈夫兄长甚至儿子,她们唯一能做的,是在孤独中用自己柔弱的双臂撑起生活的重担。作家将历史写进书里,它的光芒吸引了小狼,将它窃取并占为己有后,小狼仿佛找回了失落的岁月。”

这是豆瓣上对这部短片的介绍。但千万不要将它真的视为一个故事。影片没有连续性,都是一些时间碎片的相互粘合。在这个过程中,回忆所带来的情感和思维像树木一样生长起来。其中有几个角色的活动让人感动:小女孩和公牛一起跳绳;小男孩和乌鸦分享一只苹果,特别是一只可爱的小灰狼,它几乎象征着长大成人的我们,孤独地追忆着往事。

故事中的故事Tale of Tales (1979),尤里·诺尔施泰因

短片中有一段小灰狼坐在炭火前烤土豆的情节,动作简单而生动,吹着口哨自得其乐的形象让人觉得亲切,炭火的光芒带领我们进入了时光之河,战争使人们分离,接着回到了小狼吃烫土豆时憨态可掬的样子,接着画面给了炭火星星点点的光芒,仿佛小狼在小心呵护着记忆之火(在更现代的、更快速的生活中),并以此取暖。

我很同意一位评论者的看法,他说自己看迪斯尼的动画片,虽然觉得生动有趣,但从来都是一个旁观者、一个被讨好的观众。但是看到这段朴素的画面,却很容易进入,仿佛坐在炭火前的是我们自己。

《故事中的故事》没有半句对白,人们的情感随着丰富的音乐流淌出来。除了米哈伊尔·梅耶罗维奇(Mikhail Meyerovich)的原创作品之外,电影中还使用了巴赫莫扎特的平静、轻快的乐曲,探戈和声乐也被糅杂其中。而其中俄罗斯摇篮曲是最重要的音乐灵感。

电影的画面乍看起来可能显得简单、粗糙,但正是这种风格反对了精致、反对过度的细腻,更显有怀旧的气氛。同时正如保罗·威尔斯所言:“该片使用动画特有的过程来控制时间的流动”,让我们意识到时间是自己感知世界、深化情感最重要的因素

《故事中的故事》最终回到了小灰狼看婴儿哺乳的场景,仿佛让我们回到生命源头。作为艺术家的Norshteyn让我们随着他的回忆之旅,分享私密的经验,也奇异地让我们交出了自己的记忆。保罗·威尔斯认为人类只有去思考、感觉、理解自己的种种过去,才能最终与之达成妥协。

而Norshteyn在他的作品中表达了一种观念:回忆,无论是欢快的还是忧愁的,都是让你生活下去的力量。



 

卫西谛
卫西谛

电影文化工作者,专栏作家,影评人。先后在《看电影》、《纽约时报中文网》、《生活月刊》等数十家刊物撰写专栏。历任多届华语电影传媒大奖、中国独立影像展、上海国际电影节等多个影展奖项的选片与评委。第49届金马奖评审。出版有十部电影书籍。2015年,独立出版个人摄影集《Way Away:66号公路》。

这是一个用于测试的演示店铺—将不会履行订单约定。 忽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