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冷热带鱼》:变态的疼痛

这是一部容易让人不适的电影,除了摇胸、洒血跟反复暴露人体内脏器官,园子温的不加节制还反映在片长时间上。虽然没有《爱的曝光》四小时那么夸张,但接近两个半小时的《冰冷热带鱼》依然折磨人。跟片中人物的压迫辱骂一样,导演也近乎偏执地虐待着观众,利用他们的好奇心,呈现一个压抑到爆发的必然过程。

某种意义上,《冰冷热带鱼》正是一部Gore Film(血腥恐怖片,恐怖片的一种亚类型),在挑起观众厌恶感和强烈反感的心理上,园子温跟以前六七十年代的小预算恐怖片大同小异。他大肆渲染残肢断臂、五脏六腑和血流如注,并让人物和自己乐在其中。

“一部园子温电影”的大字,黑红蓝黄紫绿的色彩变换。紧接着一组快速剪辑的短镜头,配乐锵锵作响。妻子在超市买完速冻食品,三下五除二的开煮,一家人开动,貌合神离,丈夫呕吐,求欢被拒。《冰冷热带鱼》的开场模样,跟冢本晋未免也太像了点。可在影像风格上,园子温又没有冢本那么讲究。于是有人联想说,园子温是搬用了三池崇史的血浆,结合了冢本的CULT趣味,融入自己的宗教嘲讽和人生说教,一部园子温电影就这么诞生了,屡试不爽。

《冰冷热带鱼》用打出的时间码来仿造纪实,在短暂时间内,懦弱、与世无争的普通人足以被利用、挑衅激怒,并迅速堕落为嗜血恶魔。中年男子信行敬畏父权,费尽一番心思,他“成功”杀死了父权,然后成为父权的威严化身。相比帕索里尼在《定理》撕去中产阶级家庭的道德外衣,《冰冷热带鱼》里的家庭又不大一样。道德本就是用来践踏的泥土,电影还掺杂上一些类型片的谋财害命桥段。在老头出现以前,信行的家庭生活一成不变,但里头早有了分崩迹象,像母女冲突。跟莫名拜访的Q先生一样(三池崇史《拜访者Q》),老头也成功释放了家庭成员的本性:女儿欢喜,妻子被征服,丈夫给奴役,然后迎来崩溃爆发。

不管是大波女优还是圣母玛利亚,园子温都不会去渴望女人的救赎。女性角色在他的电影里永远是工具和符号,从属于被压抑的男性。《冰冷热带鱼》中,当信行完成了身份逆转,他面对女性角色就处于优势地位。完成逆转的关键是童年阴影的情绪释放,然而父权压迫这些都是老生常谈,更重要的是来自一次行动,那就是性的刺激。信行在大部分时间内面目萎靡,这也透露了他在性的角力上凌弱不堪。当他获取雄性的征服欲,之前的种种问题也就迎刃而解。

一如既往,《冰冷热带鱼》还有马勒的交响乐,园子温还鬼扯起地球和天体运动的荒诞言论。看似要让人物更有深度,其实无非他的私人趣味。从沉闷的生活到沉闷的影像,《冰冷热带鱼》在杀人分尸一段完成了可怕逆转。视觉的玷污、生活的疼痛,冷热之间,园子温故意制造极端情境,讨论着看似可笑的人性问题。也许,当他坚定了作者姿态,肆意模仿跟致敬先人前辈的作品,这家伙就不再是昔日评论人士眼中的庸才(园子温新作《庸才》刚入围了2011年威尼斯电影节竞赛单元)。

【原载于南方都市报 木卫映画】

【作者简介】:
木卫二:
自由影评人。2007年开始从事电影评论写作,迄今已在《南方都市报》等几十余家平媒发表文章数千篇,共计百余万字。担任华语电影传媒大奖评委,参与编著:《华语电影2008-2009》。

木卫二

专栏作家,影评人。《南方都市报》、《城市画报》等媒体供稿。华语电影传媒大奖评委,华语青年影像论坛选片人。参与编著《华语电影》系列丛书。

一条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