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enice 2011】静距离观察威尼斯之二:不屑于,还是没能力?

       

                                                                     贾樟柯在开幕式红毯上

                                                                                 赵涛和陈挚恒

                                                                             杨子黄圣依程小东

         电影节,周而复始,威尼斯电影节就这样开幕了。

  虽然少了两个冰冰,对于大多数媒体来说,开幕式的报道仍不乏浓墨重彩。明星少,是星光黯淡,明星多,是集体赶场,中国影人身姿绰约,只为打酱油,中国影人身负重任,必须使劲叫好连绵不绝。

  出发威尼斯之前,我陆续与内地好些个有商业票房成绩的导演做过采访,其中有一个问题是关于他们拍电影给谁看的,其中的大部分人回答:“我不是为了电影节拍电影,而是为了中国内地观众。”随着院线的日益扩张,观众看电影需求的增加,得到此回答并不为奇,但为什么答案如此齐整,细想起来,实在有趣。

  简单来说就只因内地人多钱众–在日益扩张的内地市场站住脚了,国外回收有没有就显得不那么重要了。而且,为了符合具有多元价值观、丰富审美经验、多种文化的观众趣味,既劳心又劳力。关键还在于,他们曾经没有走出去过,对于自己是否有强悍的能力打开国际市场的格局心怀忐忑,于是,哪怕动了念头,也只能深埋心底。抽丝剥茧,在不屑的态度之下,试图掩盖其实际能力的缺失。

  在此论调的主导下,内地电影将戛纳主竞赛单元全面失利的颓势再度延续,威尼斯主竞赛单元也无任何内地电影的身影。这仅仅只是节日的缺席,或者秀场的缺席吗?当然不,这也意味着市场的缺席。

  在今年5月,初抵戛纳电影节的人曾形容其电影节就像广交会,描述它迎来送往,高效地把创作者、投资方、买家、媒体聚集在一起,能够效率极佳地销售一部电影的一面。一部电影只要入围戛纳电影节,全球销售的合约便有基本保障,它即是文化的平台,又是工业的平台。威尼斯电影节虽然没有市场的部分,但是它基于媒介产生的传播力不容小视。在这其中,电影节自身的选片标准功不可没,它们用千锤百炼的选片标准口味为行业提供了丰富快捷的信息,将捕捉到的优质新作品集体推出,在长达近10天的时间内,给予它们舞台展示自身,而其中的佼佼者则迅速被电影工业吸纳。

  由南加州大学教授杰森-E-斯奎尔主编的电影营销圣经《电影商业的秘密》(The Movie Business Book)一书里,用了整整一个章节指导初涉江湖的菜鸟导演熟稔地应对电影节的诸多流程,以保证他们在最短的时间内能够将电影的信息传播出去,从而达到被全球市场关注的目的。

  从80年代开始,一部电影入围电影节为其国际行销带来切实的作用,而中国电影人也是从那段时间开始频繁参加各大国际电影节,但这仍难以避免国内对电影节认知的误区,将电影节片面地理解为入围电影节的都是文艺片。

  不拿好莱坞说事,就说华语片,去年入围威尼斯电影节、由徐克执导的《狄仁杰》于国内国外大收票房,马可-穆勒曾透露看重的是该片在类型上有所贡献。而屡屡入围三大的杜琪峰,其电影类型再明确不过。张艺谋近年的商业电影,诸如《三枪》与《山楂树之恋》仍会寻求途径进入电影节。

  误区之外,亦有危机。欧美国家持续地将30以下的新锐导演输送至国际电影节的舞台,他们的作品新鲜有力,才华折服世人,并为电影的发展方向提供了新的视角与思考。但华人导演恰恰相反,持续入围三大国际电影节的都是早已功成名就的导演们,中国原创商业电影仍难登国际主流舞台。

  多位欧洲知名电影节选片人都不避讳地表示,他们对于所有电影和所有导演均一视同仁,“一部电影入围不了电影节,只能说明其艺术质量不过关、原创性缺乏,或者是强片如林,难以突围”。中国原创商业电影要想在内地之外开发更大的市场,收起不屑,提高能力的时刻到了。

新浪娱乐专稿

35 Comments

发表评论

这是一个用于测试的演示店铺—将不会履行订单约定。 忽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