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人街探案》能从金马五项提名中擒获几座?

《唐人街探案》剧照|来自网络
《唐人街探案》剧照|来自网络

《唐人街探案》此次入围金马共5个奖项:最佳摄影、最佳美术设计、最佳造型设计、最佳动作设计及最佳电影歌曲。虽然入围奖项不少,但除摄影外,其他都不算重要奖项,因此参展意义,陪跑大于拿奖。

不过,虽说入围的部分都避开了重要奖项(摄影应该算是比较受瞩目的一座),但是各种技术奖的入围,要不是竞争对手太弱,否则就是这部片的拼凑尝试还是得到了一定程度的欣赏,才以五项入围作为鼓励。

《唐人街》年初上映时,拿到了8.2亿票房,甚至躲过了内地观众对国产片一向的苛责,几乎算是双项飘红。但无法入围重要奖项,丝毫不令人意外,智力和体力“拆分+组合”的角色设置,异域风情、公路追逐、误打误撞,凌乱炫目的摄影和多线剪辑,几乎把好莱坞那一套学了个遍。但因为学得不错,因此并未招致反感,反而让国内观众在熟悉好莱坞快节奏商业片的前提下,毫无障碍地接受了这一类型。

《唐人街探案》剧照|来自网络
《唐人街探案》剧照|来自网络

提到本片的摄影,在活泼到有点癫狂的剧情内,完成度不错,多变且不带拖沓,恍惚间就有港片的味道,看得出用心之处。不过鉴于本次入围最佳摄影的有李屏宾《长江图》这样的劲敌,拿奖的可能性不大。

电影的故事背景设定在泰国,因此有满街的小摩旳和以船代步的交通工具,金光闪闪的佛像首饰和拥挤凌乱的街道,但意义也仅此而已(哪怕这一点,也可算是跟好莱坞商业片中的异域风情一脉相承),整个人物造型设计,像是混合了香港电影里的便衣警探及内地小城市的市井流氓,油腻、浮夸,带有廉价的金属感。比如王宝强的花T恤,手腕上麻将造型的手链、金门牙,而陈赫饰演的警探,活脱脱90年代香港电影的便衣警探,皮背心、大油头。因此整体造型,跳脱地域性和年代感,更接近笑料和角色塑造目的,因此,说“最佳造型”还是欠缺了些火候,就目前能看到的电影来较,不及《树大招风》。

p2308156051最恰如其分的奖项,个人觉得非最佳美术莫属,整体可见其用心之处,作为一出追逐戏,《唐人街》数个场景均保留着密集、有层次的布景,与剧情推进相得益彰,可见用心。然而本片的动作设计,即便本应该最紧张的狭路相逢或者与真凶搏斗,都实在无法令人产生愉悦,一无紧张感,二无扎实感,非常流水。“打不行,剪来凑;搏不通,枪来凑”是个人非常反感的做法,而《唐人街探案》在如此狭小紧凑的场景里(即有大量填充物),甚至连引入道具弥补干涩的动作戏也不做,只会甩一些初级的包袱及夸张的表演欲盖弥彰,只有戏而无动作,拿奖可能性不大。

至于原创电影歌曲部分,笔者并无研究。仔细对比了几次本片入围的《萨瓦迪卡》及其他入围作品,包括《湫兮如风》(大鱼海棠)、《爱不用说话》(只要我长大)、” (It’s not a crime) It’s just what we do ”(七月与安生)、” Arena Cahaya “(辉煌年代 Ola Bola)后,觉得即使本片得奖,就“电影”歌曲这个层面上来讲是合理的。

石头姐
石头姐

艺术硕士,对电影和文字不那么热爱的人。

No Comments Yet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