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 SIFF·静距离观察】真用心的贾监制


《树先生》里频频有笑点,王宝强演的树在成为“预言帝”后,为村里的贾总站台剪彩,观众爆出笑声来,知道韩杰是在调侃他电影的监制贾樟柯。私下里,韩杰叫贾樟柯为老贾,玩笑时,叫他贾总。

贾樟柯与韩杰亦师亦友,并不只是监制与导演、导演与副导演的关系。韩杰比贾樟柯小7岁,在云南昆明学完计算机后,因为对电影的热爱,辗转到北京师范大学修电影制作。2002年,快毕业的韩杰在三里屯的臧酷酒吧看贾樟柯的《站台》,拿到贾樟柯办公室的地址,他将其刚拍完的短片《过年》寄过去。没想到,很快他就接到老贾打来的电话,他还记得电话那头的老贾显得有些兴奋,老贾的话到今天仍犹在耳边:“你电影里对年轻人生活的描述相当鲜活,整个电影透露出一种孤独感,我在其中看到电影美学的延续与共鸣。”

因为这番话,韩杰去了老贾的办公室,与他一起聊电影,老贾乐于与年轻人问道,乐于在推杯换盏里分享自己的诸多观点,也乐于做年轻导演的背后推手。2003年,贾樟柯将自己的《公共场所》、韩杰的《过年》、以及另外一个年轻导演卫铁的《黄石大道》做短片联展。

韩杰本来想做摄影师,就与老贾说了自己的想法,但没想到老贾鼓励他做导演,他说:“你对整体电影的把控力能够成为导演”,于是,韩杰在他的鼓励下开始写剧本。为了积累经验,韩杰开始进入到贾樟柯的创作团队里,从《世界》开始做他的副导演。

2006年,韩杰拍摄出了《赖小子》,有蛮荒青春,有热血激情,也有吕梁山区的贫瘠与孤独。那会儿国内还不太有所谓的“青春残酷片”,在第六代描述自我成长的电影之外,韩杰走在了很多人的前头。

在其后的4年里,韩杰一直都试图拍摄一部能够贴近中国现实的电影,但是他对自己剧本里描述的人和事总是不那么满意。但“树”这个形象击中他的内心后,这个故事就从他内心生发了出来,在极短的时间内他将这个故事写了出来。

老贾看后,兴奋依旧。为了拍好这个电影,他从台北请来了作曲林强,林强与侯孝贤、贾樟柯合作多年,他的电子音乐强调了小城末世逼近的大背景,以及王宝强的;他又从香港请来了摄影指导黎耀辉,他是王家卫《春光乍泄》里梁朝伟那个角色的真身,也与王家卫、刘伟强、陈可辛等导演合作,他为电影提供了“完美的影像”。他们与韩杰一起去到东北,在那个天光很短、夜色极深沉、空气极清寒的地方,拍摄出了《HELLO!树先生》。后来,他把主创阵容形容为“一卓二杰三强”:一卓指女主演谭卓,二杰导演韩杰与客串明星何洁,三强指制片周强、主演王宝强、作曲林强。

老贾让制片张东每两天就往返于东北小城与北京之间,运输已经拍完部分的胶片,他在连续看过两周后,心安之后,又开始兴奋起来。他说:“韩杰这小子有劲,拍出的东北大地都透露出寒气来,王宝强的表演绝对颠覆。”

老贾无数次回忆起曾经去探班的过程,他说:“从机场出来,一直在冰天雪地里走,走了很远很远,越走越偏远,这是不是要把我送到威虎山去啊?打开门就零下几十度,但他们已经在那样寒冷的环境里工作了一个多月了。摄影师黎耀辉跟我说,我们是用胶片来拍的,机器冷到不行,经常就不工作了。但这些中国电影的年轻力量,并不惧怕恶劣的环境,他们拍出的电影反而是充满热血与热情的。”

在电影首映之前,贾樟柯以这样的开场白来介绍这部电影:“这是我监制的第五部影片,也是我监制的第一部能在国内上映的影片。”这句话里,能听出贾总的一片真心么?
【新浪娱乐专稿】

作者简介:
赵静:
80年代生人,记者、影评人、编剧。2005年毕业于北京电影学院文学系,任职于新浪娱乐。著有《她们说–中国女导演访谈录》,策划著作有《贾想1996—2008:贾樟柯导演手记》《二十四城记:中国工人访谈录》《贾樟柯故乡三部曲》《海上传奇电影纪录》等。

61 Comments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