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乘风破浪》会有时——程青松对话韩寒

預計閱讀時間為: 17 分

《乘风破浪》海报|来自网络
《乘风破浪》海报|来自网络

此情可待成追忆,《乘风破浪》会有时

——程青松对话韩寒

程青松:怎么样,这两天?(徐娇针对电影主题曲发的数条微博以及网友们有关女权和直男癌的争论)

韩寒:还好。

程青松:不用管那些事吧。我觉得《乘风破浪》不是一部直男癌电影,里面的女性蛮独立的。

韩寒:等大年初一上映以后,我相信大家看了会明白这个电影要表达的很多东西。

程青松:回到电影吧。我看的那天赵薇也在,《乘风破浪》跟你的第一部电影《后会无期》蛮不同的故事,第一部文艺一些,更散文一点。《乘风破浪》故事性蛮强的,这个故事讲的是一个人在生死攸关,灵魂出窍那一刹那发生的穿越回去的故事。我个人蛮喜欢这个故事的,有很多让人感动的地方,这部电影不是说两性关系,不是说男权和女权。其实是讲的父子关系。

韩寒:一家三口,父子母子的关系,而且他(男主角徐太浪——邓超饰演)的母亲(女主角牛爱花——赵丽颖饰演)还挺女性独立的。另外一点,我当时拍这个电影的另外一个想法是因为我身边有朋友得产后抑郁症,我希望这个电影的功能是让时光穿梭,让原本没有办法团聚的人团聚在一起。

就比如像徐太浪没有见过得产后抑郁症的母亲,这部电影用影像把这些东西团聚在一起,最后你一看到,心里很欣慰,很治愈,可想起自己的家庭,想起自己的父母。这已经是电影的一大作用,其他的就不去考虑了。

程青松:生活中的遗憾希望从电影创作中弥补。你有一个赛车手的朋友徐浪,因赛车比赛而去世。我看过你的博客,曾经写过他。现在电影中的主人公叫徐太浪,是对他的一个怀念。还有你提到的抑郁症,去年我们有一位艺人朋友也是因为抑郁症走了。

现实中的遗憾通过穿越但故事回到出生之前,去了解自己到父亲母亲,你把这个东西放进去,这个信息我是接收到的。母亲得抑郁症,也就是赵丽颖那个部分就没有展现。而像徐浪跟父亲(徐正太,彭于晏饰演)的这个部分,他可以重新去跟父亲说他的理想,喜欢赛车,这个部分展现得还蛮充分。

韩寒:徐浪那个部分还可以。我们台词里也有说阿浪怎么回去帮她(母亲)解开心结。后来那段我没有拍,因为我觉得现在他们的相识已经足够情感的联系。另外还有一点,就是所有的穿越电影里面,其实都有一些作弊的桥段,比如说我要穿越回去发财了,买股票,预知未来。

但是我是希望我想做的穿越电影跟别的不一样,他并不是穿越回去变成一个有钱人,或者变成一个有权有势有名的人,他穿越回去是解决一段以往情感的遗憾。我没有把焦点放在钱和名上面,而是放在家庭情感上,我觉得这也是有一点不一样的地方。之所以后来没有展开产后抑郁,我觉得大过年的让大家了解一下就行了,别展太开了。

《乘风破浪》海报|来自网络
《乘风破浪》海报|来自网络

程青松:他童年的记忆中的父亲不是这个样子,所以我看这个电影的时候会被邓超带入。他父亲在他童年的记忆中是一个并不怎么关心他,可以说他认为是父爱缺失的。但他返回去看以后,了解了父亲的人生,这个人物有一种双重叙事的功能,观众知道他是穿越回去的,他是知道未来的;另外在他参与到父亲的人生中去的时候,你也可以想象成他就是他父亲旁边的几个兄弟中的某一个人,从而见证自己的父亲那些他不知道的过往。

韩寒:回顾燃情岁月。

《乘风破浪》剧照|来自网络
《乘风破浪》剧照|来自网络

程青松:他也亲身经历了,知道父亲是这样一个热血青年(热血混混),他这种理解就比我们看到的《老炮儿》那种孩子出事了,父亲去帮他,不一样。跟有些爱情片很相似,我要去你的城市,我要走你走过的路,这个回溯感,观众很容易被带进去。

我发了微博说这个故事更商业一些,悲喜交集,笑点多,也有泪点。艺术电影基本上是我不需要你认同我的价值观,而商业片要让观众带入,这个变化在《乘风破浪》里我有看到。蛮贴近观众的。但是你还是放了自己的经历和爱好。

韩寒:对,喜欢赛车。

程青松:还有很多航拍。那个小镇是你的家乡,有很多车戏,这些肯定是你喜欢的。

韩寒:对,是。

影片取景地之一:韩寒的母校松江二中
影片取景地之一:韩寒的母校松江二中

程青松:在很窄的胡同里,还有河边,那些车戏我觉得拍得很炫。

韩寒:我自己本身也是车手,我希望车戏在国内拍得肯定是数一数二的,世界拍车戏的很多,我希望在国内拍车戏,这部电影能是拍得不错的。

程青松:电影的一开始就是由一个车戏带入进去,片名出来之前,出了那个车祸,他在父亲面前展示自己的车技,把父亲带到死亡的边缘去。

韩寒:对,虽然说大家都说车祸本身,大部分国产电影处理得比较简单,要么一个爆点,要么一个镜头。我们虽然也做一场车祸,但是我希望拍成跟国产电影不一样的国产,我把那些都分解了。包括我从我们的团队来讲,电影这个东西你没办法拍出很大的戏,比如说吃饭,吃火锅,大家都有吃火锅的一场戏,火锅都一样,点一个锅所有人吃,车祸还是车祸。

程青松:你希望拍得跟别人不一样。

韩寒:对,我希望让观众觉得这个片子说这样一个故事,可能对故事来讲,已经有不少的电影拍类似的故事。但是从画面到设计,到镜头语言,其实都是带给他很多的新意,带入到这个剧情里面。我觉得这个是我们一直在努力的方向。所以你看到的像打戏、车戏、火锅戏、撞车戏,就是希望我们年轻的团队有自己很明显的风格印象。

韩寒在片场
韩寒在片场

程青松:那个肯定是需要的。即使我们拍的是所谓的有类型电影,在影像中呈现,还是需要拿出新意给观众,观众需要新鲜的刺激,我觉得电影永远是需要的。

《乘风破浪》给人蛮新的感觉,虽然是个怀旧的故事,穿越的东西不见得就只有怀旧,因为你们用了很多元素,90年代的场景、服装等等。可父子关系,或者里面的友情关系是永远都会面对的,是每个时代都会写的。

邓超是《乘风破浪》里面最大的亮点,你是怎么去和他碰撞的?我很感兴趣。

韩寒:邓超是一个非常知道在什么情境里怎么演的演员,而且他的标语也很有张力。还有很多朋友喜欢看邓超演戏的时候用相对比较收敛、走心的方法,的确他这方面做得很好,细微的表情丝丝入扣。

程青松:对,《李米的猜想》,《烈日灼心》,邓超是能驾驭这种复杂的内心戏。尤其是这《乘风破浪》,他面临的两个演员(赵丽颖、彭于晏)都比他年轻,但是他又知道这两个演员演但是他的父亲和母亲,他要找这种分寸感,穿越的很多电影会比较强化想改变人生的部分,但是这个不多,除了妈妈那部分,他基本上是越来越认同父亲的人生。

《烈日灼心》剧照|来自网络
《烈日灼心》剧照|来自网络

韩寒:对,我们讲究的一个是体验过程,体验完了以后,当你一觉醒来以后,彼此之间更深的理解。因为我觉得有的时候双方达成一种更好的理解,并不是因为要改变这个过程,改变了结果,所以达成了更好的体验。体验了当时的过程,我体验了你经历了什么,你体验了我经历了什么,那样也有可能是一种彼此之间的和解,互相换位思考,他其实是一个换位思考的过程。

程青松:对,本来是这样一个东西。而且进展很快,电影一开始就让他穿越回去了并与父亲遭遇。

韩寒:是的,而且我们让他直接在穿越回去的第一步就遇到他爸爸,也没有相遇的波折,遇上以后就发生了很多事情,没有东找西找。我们对自己的这种遇上以后的故事走向是很有信心的,否则的话,这个悬念都能撑十几分钟。

《乘风破浪》剧照|来自网络
《乘风破浪》剧照|来自网络

程青松:徐正太不知道徐太浪是自己但儿子,观众看着他们的关系“既像父子又像哥们”很开心。只有徐太浪了解真相,其他人都是按照自己的逻辑生活。我们从故事开始还可以感觉到,他出生之后母亲没有陪伴。

韩寒:从来没有陪伴。

程青松:他是缺母爱的。你写父辈的友情这部分多,寻找母爱的那部分没有多写,其实他是一个没有母爱的人。父亲对他是棍棒式的爱。

韩寒:父亲是非常爱他母亲的,他母亲离开了以后,父亲从监狱里面放出来是人生的一个巨大的打击,帮派也没了,兄弟也死了,20多年的老婆也死了。然后就变得开始酗酒,踹小孩之类的,他的性格转变也是因为妻子的死导致的。

程青松:就像看《后会无期》一样,男生的东西多一些,下一部电影把对女性的描述要给到多一点。

《后会无期》剧照|来自网络
《后会无期》剧照|来自网络

韩寒:根据剧情,电影的剧情需要女性的描述多一点就多描述一些女性,无论是《后会无期》还是这部电影,其实我拍女性还是蛮用心的,不管女性的戏多还是少,无论是从布光、场景、设计希望能更好,因为我希望留下比较美好的形象。

另外一点,在这条故事走线里面,我把他跟母亲的情感放在了后面,因为我觉得先把父亲放前面,先把兄弟情放在前面。因为你一上来就母爱,片子就变得有点腻,一上来先是兄弟情,兄弟情建立起来以后,慢慢再走入他对母爱的寻找,所以后面那场戏他妈妈摸着邓超的脸,这些全放在片后了。如果放在太前面的话,太直白了,那时候观众还没有进入到剧情,没有对这一群人有一个情感的维系。

程青松:那个合影,父母拍结婚照,他也加入了这个过程,其实是渴望在父亲母亲那里一个情感的弥补,他这两个部分都缺失,成长的时候父亲在坐牢,妈妈已经去世了。这个过程中,电影的呈现确实父子关系是在前台的,母子在后面。到最后的时候,母亲的东西才渐渐浮现出来一点,当然父子关系展现得强烈一些。

韩寒:对,是的。

《乘风破浪》剧照|来自网络
《乘风破浪》剧照|来自网络

程青松:观众是要看这个的,探讨母子关系和父子关系还是不太一样。

韩寒:双重探讨,父子关系强烈一点,但是最后落点是落在母子上的。

程青松:我看到你之前说拍《乘风破浪》是加了一个塞,之前你在做另外两部电影。另外两部是?

韩寒:《三重门》,这个还在筹备过程中,因为剧本还没有打磨到非常满意,还有一个科幻类型的,我们还在设计。我们一共准备了三部剧本,我觉得这部《乘风破浪》的剧本已经偏成熟了,就先操作这个剧本。这部剧本唯一的难度就是要打造一个1998年的小镇,这个说简单简单,说难也难,我们不是在棚里面打造的,基本上是在街道的街景,全部都是实景,钱也花得不少,拍的时候还得安抚居民。

程青松:还得改造。

韩寒:也要改造,包括一条大的街,因为拍摄时间比较紧,这条街两个月都得留着,每户人家和商户都得给钱。

程青松:那里已经变成旅游的地方了吗?

韩寒:没有,因为我们没法找旅游景点,而且一看就是水乡花花绿绿的,一看就很出戏,所以我们希望让观众看到我们的电影就是在没有被开发的小镇上拍的。

《乘风破浪》剧照|来自网络
《乘风破浪》剧照|来自网络

程青松:我记得有一个场景是他和妈妈去看电影,那个是在实景吗?

韩寒:对,我们基本上用的都是实景,他妈妈家的内景是搭的,外景和电影院基本上都是纯实景拍摄,去找现在保留着1998年质感的地方来拍。

程青松:一看就是90年代的东西,包括里面也用了一些那个时代的元素和道具,像BP机,录像带出租店,还有vcd等。

韩寒:对,后来已经是VCD、DVD了,但是他爸还在坚守录像机,因为穷嘛。

程青松:《乘风破浪》里面的人都很有趣,不管是六一,还是小马,还有彭于晏,蛮不一样的感觉,之前他演的人物帅的很多,这个一出来就是老年。我觉得他演老年部分挺好的,化妆部分做得蛮好,开始没看出来是彭于晏,一听说话就知道了。

韩寒:老年妆也花了比较多的心思,彭于晏天生又比较帅,把帅哥弄老也是有难度的,很费劲。

《乘风破浪》海报|来自网络
《乘风破浪》海报|来自网络

程青松:他的完成度很不错,可以看得出来他很用心。

韩寒:他有那种气质,在小镇里面的老大,其实也是一个没有多大本领的老大。

程青松:台湾和香港都有这种类型的电影,我相信他找这种感觉的话也能找得到。六一这个人物也挺好玩,他对朋友、对友情的认知,这种轴很特别,现在很少有这样的人,友谊的小船说翻就翻。这些人给人一种好像看上去落伍、跟不上时代的东西,但也会有他们的人性亮点,看起来很有趣。这个演员以前是跟你一起赛车的吗?

韩寒:对。

《乘风破浪》海报|来自网络
《乘风破浪》海报|来自网络

程青松:怎么把他发掘出来的?

韩寒:我觉得他演戏还不错,觉得他还可以。

程青松:电影中但他肯定不是生活中的他,呈现出来这样的一定是跟导演一起创作做出来的。

《乘风破浪》海报|来自网络
《乘风破浪》海报|来自网络

韩寒:是的。

程青松:剧本写了多久?

韩寒:剧本大概写了三四稿,写着写着就会修改,每稿都有修改。然后就进入到筹备拍摄阶段。前期的筹备大概半年左右,从剧本到选题、策划。

程青松:那还是挺长时间,不是大家说的三个月就把这个电影拍完了。

韩寒:电影制作周期往往不算筹备时间。我们中间的拍摄时间是三个月左右,后期时间比较短,一个多月。但其实真正的后期时间是四个多月,因为我们边拍边剪,边拍边做声音,边拍边做特效和音乐,所以真实的后期时间应该是四个多月。

少年韩寒

一般电影都说我拍完剪完再去做电影音乐,很多时候是我电影剪完,快调色了,再拿去给做电影音乐的人两个月的时间做电影,我们是一起推进的,做音乐的人在旁边看着,我们是同时进行的。

程青松:对于做制片来说同步进行,也是为了节约成本。

韩寒:又节约成本又贵,节约的是时间成本,贵的是人员、棚。

程青松:拍的时候定档了吗?

韩寒:我们更多的是希望向大家展示一下我们这个团队的制片能力。好多香港的电影拍得又快又好,片子的好坏跟拍的时长绝对没有直接的关系。包括后期,有的剪了两三年,想不明白的也有可能,我们大家都是想得非常明白的。

程青松:小镇热血青年的故事很适合春节看。因为春节大家都回去了,在外面打工的回去了,在城市工作的也得到了放松,这部电影其实并不沉重,说里生死的东西,但并不沉重。

韩寒:它并不沉重,而且有感动,又是一部喜剧,所以我觉得其实蛮适合春节的时候看的。

《乘风破浪》海报|来自网络
《乘风破浪》海报|来自网络

程青松:邓超的好多戏份里都会感动到我们,因为他的表演就是把你给带进去,他又是比较好的演员。

韩寒:邓超演那种内心戏是演得很好的,这个是我们特别喜欢的邓超。

程青松:牛爱花的部分,母性的光辉缺一点点,如果她再多一点点。

赵丽颖 韩寒
赵丽颖 韩寒

韩寒:这个其实又是矛盾的,因为剧情里她还没生孩子,所以很难有母性的光辉。

程青松:最后她带着歌厅姑娘出来的时候,风情万种一点更好。

韩寒:我还是蛮喜欢的,我觉得这里面还是有一种小镇姑娘的纯朴和善良一面,又有一点小霸气。你别看她那么瘦小,彭于晏那么大个,她可以把彭于晏治得服服帖帖的。

程青松:纯情妈咪,挺有意思。现在排片怎么样?

韩寒:排片,我们定档定得晚,我估计最后可能10%几。

程青松:你们几月份定的档?

韩寒:我们12月份定的,比较晚。

程青松:这部电影就看春节的观众了,春节的观众跟平时不太一样,平时比较跟着口碑走,春节就是基本上只要是新电影都会去看,会相对没有那么多的考虑。我觉得《乘风破浪》对小镇青年还是很有吸引力的。我也喜欢这个故事。

韩寒:谢谢你喜欢这个故事,这里面有你的个人情感。

程青松:电影的主题歌的事情还要说一下吗?

韩寒:我觉得看完电影以后,大家会有自己的理解。

程青松:我觉得那个歌就是那个时代的流行曲。

韩寒:对,带了一点反讽在里面,有一点点妻管严,有一点点卑微在里面。看完彭于晏那个角色甚至反过来还有点女尊男卑的感觉。

程青松:反正我周边的朋友,有个女孩发了朋友圈,说喜欢这部电影。

韩寒:这部电影应该是很多女生会喜欢的电影。里面有她们自己的很多感动的点,独立的一面。另外一点,我觉得对于这部电影来讲,包括我们团队,其实我们基本上还是以电影工作为主的,我们连路演都很少做,基本上都把精力放在电影的制作上。

程青松:关注电影本身永远是最重要的。最后还是要跟大家推荐《乘风破浪》,蛮值得在春节跟家人、朋友一起去观赏的。


版权合作©《青年电影手册》(微信ID:dianyingshouce66)

程青松
程青松

导演、作家、编剧、《青年电影手册》主编、金扫帚奖创办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