預計閱讀時間為: 16 分

导演彭浩翔|©️panghocheung.com

采访一开始,彭浩翔就讲:“我给你们《外滩画报》写过专栏诶!不过那是很多年前的事了。”

大概因为有着这层缘分在,采访中彭浩翔也说了蛮多大实话。正在影片最后定剪关头接受采访的彭浩翔已经被连日来的媒体采访折腾到有点疲倦,但谈到自己的观点一定寸土不让,时时丢一套完整自洽的逻辑出来。

“因为这个电影对我来说,它不但是一个电影,要是我随便拍一个电影,随便拍一个故事就好了,但是我为什么从来不拍续集,但是这两个人物我一直拍下去,就是我感觉这两个人物不像电影里面的人物,他像我跟余文乐、杨千嬅,我们三个人在那边的两个朋友,我们把他们带回来给大家,所以我们把生活中好多感觉放进去。”

“因为跟我们现实生活中一样,我们现实里面,我们大部分人都很好,但是其实我们每个人都有很多缺点,我觉得我们在电影里面经常看一些完全没有缺点的,我觉得这个比较不贴近我们,我们现实里面我们不是这样,我们大部分都有好多缺点。”

彭浩翔一直被称为“鬼才”导演,作为圈内著名的“才子”,会导演会编剧的彭浩翔每部电影都在尝试不一样的题材和内容——然而凡事都有例外,《春娇与志明》就是彭浩翔的例外。

作为一个不喜欢重复自己的导演,为什么要把余春娇和张志明的故事拍足八年?整整拍出了三部曲?

很多熟悉彭浩翔的人都知道,彭浩翔在各种采访中不止一次提到,其实《志明与春娇》最一开始的灵感就源于他自己和太太的故事。处女座的张志明身上“龟毛”、“强迫症”的性格特点来源就是导演本人。对于彭浩翔来说,张志明和余春娇从来都不只是简单的电影人物而已,这对欢喜冤家像是生活在另一个时空的老朋友,陪着彭浩翔和观众们一起成长。

从一开始初入社会的年轻人,到如今几乎快要迎头遭遇中年危机的“老油条”,春娇和志明经历了许多,而一路看着他们分分合合的观众也陪着他们经历了许多。“姐弟恋”、“异地恋”、“恐婚”,几乎每一部里都有直戳现代人恋爱命门的情节和话题。

对于彭浩翔来说,打一开始大概他就没有想拍一部传统意义上的“套路满满”浪漫爱情片,余春娇太过于缺乏安全感,说白了就是“作”;而张志明虽然撩妹一把好手,但是始终缺乏一份对家庭的担当……到处都是缺点的两个人,反而演出了爱情最真实的模样。而从第一部的香港,到第二部的北京,再到第三部的台湾,电影的取景地一直在变化,彭浩翔摊摊手:这就跟我们的生活很像啊,大家都是跑来跑去的。

《志明与春娇》并不算卖座片,连彭浩翔自己都意外,票房不算好,但是为什么看过这部电影的人这么多?以至于《春娇与志明》光速破掉前一部票房纪录的时候彭浩翔自己都有点发懵。“鬼才导演”终于要变成“票房保证”了吗?

想来彭浩翔自己不会太执着在这件事情上,票房固然重要,但他更在意的恐怕是自己的表达。早年言辞犀利的彭浩翔如今学会了“顾左右而言他”,但他依旧不肯把自己限定在某一个类型中去。

在提及他电影中的“港味”时,他反应超级激烈:“你说的这个港味的问题,可能因为香港电影就有一种分级的制度,所以里面有好多黑社会,动作,鬼,什么东西都有,所以你看过的这种出现的这种鬼马的东西都在香港港产影片里面,你就认定这种东西是港味,但是其实不是。要是最后内地市场能分出分级,能有鬼片,能有黑社会,这种恐怖片,其实这种都能出来,跟地区没关系。”

《春娇救志明》

不愿意为自己打上标签的彭浩翔下一部戏将是改编自一个以色列作家作品的英文电影,结果会怎样呢?大家只有等待了。

已经和杨千嬅和余文乐合作这么多年,觉得他们和春娇和志明这两个角色,最相像或者最不相像的地方在哪里?

彭浩翔:我觉得他们两个其实都蛮像这个角色,因为是什么?因为在写的过程里面,其实我也把他们的性格写进去,所以我觉得这个东西是比较像,当年我觉得唯一不像的是余文乐,张志明在戏里面还是有一点点小男生的一种感觉,但是其实现实里面的余文乐是蛮成熟的。

这个电影第一部的时候在香港,第二部的时候去了北京,第三部去了台北,你为什么会安排这两个人一直在到处跑来跑去呢?

彭浩翔:我觉得跟我们现实生活都一样,我们从来都是跑来跑去,我自己的生活就是跑来跑去。还有就是,因为他原来的公司是从香港出发,但是到第二部的时候,我觉得好像老在香港不好看,我就让这两个角色跑去另外一个地方,就是我刚在北京就跑到北京,第三部就不如拍香港跟,原来是想拍东京的,后来看景之后,我又觉得不太好,所以我就搬到台北,香港、台北的关系,下一集可能拍一个更远的地方。

第一部里面有很多香港的小细节在里面,第二部也有很多北京小细节在里面,第三部在台北呢?

彭浩翔:台北拍摩天轮,台北不多,因为这次的情节是,他在台北几天,很短,所以没有太多机会,春娇很期待台北的旅行,她计划很多,但是在旅行的过程里面大家因为吵架,所以很多地方没去。

志明和春娇他们两个本身还是香港的青年,他们和不同的城市的融合是怎么表现在电影里的?

彭浩翔:其实我觉得每一次拍一个新的城市对于角色来说都是一个机缘,就像他们两个在北京相遇,你会觉得他们为什么会碰到,觉得太巧了吧,但是我发现我在北京的茶餐厅碰到的香港朋友比我在香港碰到的要多,因为其实在香港大家都有分散,但是在北京大家都会去同一家茶餐厅,所以我觉得这种安排,尤其你在外地工作过的人都会明白这种感觉,你在一个别的城市里面碰到自己的朋友,你那种感觉就是特别的兴奋,这就是第二集他们为什么又重新在一起的原因,因为可能他们在香港碰到了,就不会重新在一起。就是在他重新认识的城市,在这里朋友不多的时候,才会有的一个交流。

春娇和志明两个人在一起这么多年,为什么一直没有结婚呢?

彭浩翔:你这个问题,其实好多情侣都在问,但是有些时候就是结婚是一种感觉了,很多时候反而是你过了好多年之后,你很难找到一个机会结婚,大家都习惯这个状态,就发现不结婚也差不多,你除非是有一个很重要的事情发生才会让你结婚,不然就是我看到好多情侣拍拖很久,分手,分手下一个马上就结婚。

你觉得张志明和余春娇最大的缺点是什么?

彭浩翔:我觉得张志明最大的缺点是他不愿意表达自己,他在外永远都是不面对,永远把问题转给别人,让别人去承担,他就躲起来,这个是他没有长大的一个很重要的反面。余春娇最大的缺点是,她没有安全感,她永远不愿意表达自己对爱的想法,她想要爱,但是她不敢表达,她怕被拒绝,所以她感觉到别人好像要拒绝她的时候,她首先拒绝人,其实是没有人要拒绝她。但是我们很多时候,因为觉得保护自己不被伤害,我们首先拒绝别人。

《春娇救志明》

在拍第一部的时候,会不会有一点压力,因为市场上对于爱情故事的普遍想法还是要有一个很完美的男主角或者一个很完美的女主角这样?

彭浩翔:基本上完全没有压力,因为第一部的时候是一个很随便、很低成本的电影,根本没想过,当时根本没想过会有这么大的反应,就是随便,刚好有一个空档,我觉得这个故事有趣,原来有一个概念而已,其实没有完全的,想拍一些抽烟的人爱情如何开始的一个很随意的故事,没有说要做一个IP。

第一集票房不是非常好,只是有一些人很喜欢,从来没有想到这样的电影怎么开续集呢,所以当大家我们觉得很喜欢这个电影,觉得要拍续集的时候,投资方都觉得神经病,觉得你们这个电影又不卖钱为什么要拍续集,从来没有续集比第一集好的,所以我们一开始没有什么压力在里面。因为一般续集都是投资方逼创作人跟演员去演,从来没有演员跟导演自己去逼投资方开续集给我们,大家都觉得来吧来吧,不要拍得太贵就好了,这都是很意外,在香港后来第二集公映的时候,好像头三四天就过了第一集的整体的票房了,大家都觉得很惊讶。

那在第三部里面,选到的一个动词是 “救”,为什么会直接选到这个词呢,一开始还有别的词一起选吗?

彭浩翔:因为是这样的,我觉得当两个人感情久了,你需要某一方去解救你让你成长,让我们继续走下去,其实你什么都不做都可以,好多情侣都是这样,什么都不做,一直一直呆下去,最后慢慢散掉,但是你需要成长,成长是你需要别人去帮忙你成长,其实也算是一个解救,我觉得对我来说,不是一定是有一个具体的解救,而是精神上的解救。

那导演相信星座吗?会根据星座来去给角色设定一些性格、表现什么的?

彭浩翔:我没有特别相信星座,但是我觉得我永远都会先想星座会比较好一点,对我来说,有星座参考我想象一个角色会比较靠谱一点。

张志明这个角色一开始出来的时候,也是先给他设定一个星座,和他一些行为细节的吗?

彭浩翔:对,他原来设定就是,他是处女座。其实我为什么想张志明是处女座,主要是因为我是处女座,我觉得这样想会比较投入进去多一点点,所以他做东西,好像余文乐,你访问他会知道,他经常说,其实我演出都是在模仿导演。

导演自己也有强迫症吗?

彭浩翔:我有一点点的,我尽量,很多时候就是我一定要根据我自己的方向,其实有一些是很小的事情,但是会一直在打扰我,要是没有根据我的方向。

就是什么事情都要尽量自己控制到细节?

彭浩翔:对,好像我公司所有同事打字,打印一份文字出来,这个文字的大小、行距全都有一个规定,你不管你写得多好的东西,你要是不根据我这个规定,我就发现我没法看下去,我一直看,不好看,我觉得看得好辛苦,我说我发现这个字不是我平常看的12节,他们说是,我说不是,应该是12.5节,我说你去研究一下你的档案,他说对,刚才按错了,所以我是一定要根据我自己的方向去做。

《春娇救志明》

那拍电影的时候也是一样吗,对片场每一个细节都要控制到。

彭浩翔:对,对,有些时候就是,好像余文乐他们就会很不爽,他说我一直在演出,你每一集喊卡都不是因为我,是后面有一个杯子。我觉得很多时候就是,你的演出好,但是有一些别的东西在干扰我。

那是不是会很辛苦,因为别的事情都要看到、照顾到。

彭浩翔:辛苦,辛苦,所以我觉得我不能每年拍几部电影的原因,是因为我觉得太辛苦了,我现在今天还在看我的那些中文字幕跟英文字幕出来的字,他们做了一份也给了好多人去做,我也觉得好看,全都对了,没有错的,但是我觉得好像太长,每一句太长,,我一直在改这个东西,其实我不看都可以,但是我自己不看我觉得睡不着,我今天早上就很早醒来,一直在改。

最近《指甲刀人魔》电影版也上了2010年的时候拍过一个小短片的,现在又要变成正式的院线电影给大家看,这其实是你的一个短篇小说改的,但是你为什么不自己拍呢?

彭浩翔:其实当我已经做过一个事情的时候,我为什么要再重复,再把同一个故事讲一遍,我觉得这不是我想做的事情。基本上我觉得,同一个事情不要做两遍。但是对我来说,《春娇与志明》,第一,我很喜欢这个故事,很喜欢这两个角色。第二,对我来说,第二集不是在重复第一集,其实拿了这两个角色出来变成另外一个故事。第三集也在变,我不想让它重复同一个套路去弄,所以有些时候好像看,很喜欢第一集的人,他看第二集的时候,有部分人觉得为什么跟第一集不同,他当然不同了,不可能完全一样,所以你看第三集的时候,你会发现又跟第二、跟第一集不同。

你后来自己监制了很多影片,觉得做监制和导演最大的不一样的地方在哪里?

彭浩翔:做导演,一直在过自己的人生,当监制你是帮别人去告诉人家如何做比较好,但是你只要告诉他,你不能逼他去走一个方向,但是你自己当导演,很多时候你可以自己做,好跟不好都是自己去承担,但是你当监制,你只能把你的经验分享给他,然后他去做,要是他犯错,你帮忙去改变,你也不会骂他,你帮忙去改,帮忙去收这个事情,这个是不一样的地方。但是你问我,我其实蛮喜欢做监制的,我觉得小时候觉得想什么故事都要自己去拍,但是过了这么多年,我已经拍了这么多电影之后,我发现其实不是我拍也可以,不一定要我拍,我反而觉得要别人能拍就用别人去拍。

导演之前很多作品,比如说《买凶拍人》、《伊莎贝拉》这些,题材都很多样,故事也都完全很多样,完全不一样的故事和风格,但是感觉都是很香港的电影,很在地的那种电影,那么现在导演觉得自己还会坚持这样的拍摄风格吗?

彭浩翔:我首先觉得我不同意你这个说法,其实你说很香港这个电影,我觉得这个就对别的导演不公平。因为我不愿意代表我,好像我的电影跟杜琪峰的电影都不一样,很不一样,风格很不一样,那你怎么样能说得准哪一种是香港的电影,好像冯小刚的电影跟王宝强的电影,跟陆川的电影也很不一样,哪一种是北京的电影,所以很多时候可能是因为我成长在香港,我讲的是广东话,我的故事发生在香港,大家觉得这种是香港的味道,这其实是创作人自己的味道,不是一个城市的味道。

我接下来每年要拍一个英文电影,他们就问,你拍英文电影会不会没有了你的港味?我说我一点不担心,我要拍一个英文电影,不是因为我是一个中国导演,我就一定要放一个中国角色进去来体现我自己的味道,不是这样,我要讲一个故事,我这个故事需要在哪里,需要用什么语言,我都没所谓,所以我不太担心这个你说的这个港味的问题,可能大家看过去的港产片其实那时候香港电影比较天马行空,比较不受限制,比较鬼马,比较好玩,因为香港电影就有一种分级的制度,所以里面有好多黑社会,动作,鬼,什么东西都有。

后来就是内地市场开放之后一直没有订立这个分级的制度,让很多原来鬼马的东西都没法在这里出现,所以你看过的这种出现的这种鬼马的东西都在香港港产影片里面,你就认定这种东西是港味,但是其实不是。要是最后内地市场能分出分级,能有鬼片,能有黑社会,这种恐怖片,其实这种都能出来,跟地区没关系。

我就是要看一些不会在我身边发生的事情,也有,不同的观众是有不同的东西。

导演彭浩翔|©️Baccarat Magazine

那现在导演还有什么最想尝试或者是没有拍过的题材吗?

彭浩翔:我很想拍科幻片,我一直很想拍科幻片跟动作片,其实一直在找机会,因为最主要是你要找到一个题材,这个题材是你愿意把它变成你要花时间进去,因为你每次想要拍一个东西的时候,你要花两三年时间在这个事情上面,首先我要爱这个题材,我不能拍一个我不爱的题材。

那要是拍科幻片,因为好莱坞的科幻片其实制作成本都非常地高,在国内现在拍科幻片的话就会不会觉得压力有点大?

彭浩翔:我觉得其实不会,因为首先科幻片好不好看,当然你要成本去做特技,但是好不好看不代表你要做多少钱做特技就能让这个电影好看,好莱坞也拍了好多不好看但是花了好多钱的科幻片,观众要看的是一个故事,然后你要多少钱去做你就要想多少钱的东西,你不要只有一百块就想五百块的东西,你有五百块的时候不要想一千块的事情,这个事情是你自己调节的东西,其实有很多成功的科幻片也不是太贵的,所以这个问题是你到底自己想做什么。

还是想做一个好看的。

彭浩翔:好看的故事最重要,你有好看的故事我不担心找不到投资,现在在中国找投资会比在好莱坞更方便。

那是说现在在中国找一个好的故事更难吗?

彭浩翔:很难,很难,所以我基本上都选择不找,自己做,因为你找很累,比起自己做可能更快。

有没有人直接拿剧本过来说“导演我有一个剧本您看一下”这样?

彭浩翔:有,不少,很多这种,但是一般来说,我都不太方便看,因为首先我自己也是作家,也是编剧,我说我看是不方便,因为我看了,不管我喜欢跟不喜欢,我都可能面对你可能将来说我抄袭这种问题,我最好不要看,除非是我认识,要不然是我认识的人,他们的剧本,我会愿意看,一般寄来的剧本我都会还给他,因为第一,我真的没时间去看,我自己没空看这么多,我经常鼓励他们,你不用发剧本给我,你把剧本改成一个小说在网上发表,要是你这个小说火了,你公开发表了,总会有人来告诉我这个小说好看,到时候我们再改,你不要把一个还没公开的剧本给我,我是不太方便。

采:巴里子|编:zzy


版权合作©️外滩The Bund

外滩The Bund
外滩The Bund

《外滩 The Bund》力求融合深度新闻报道、独到文化视角、健康生活方式和新锐时尚潮流, 为读者提供具有国际视野的原创内容,打造中国最优质的生活媒体。

No Comments Yet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