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terviews | 访谈

蔡明亮访谈:影像需要被善用

我觉得到处流浪的小康就像那只停留在他肩上的那只飞蛾一样,他象征着自由。这种自由是在现实生活中找不到的。

《别告诉她》:一个家族谎言背后的中式亲情

王子逸说起如今亚裔人如何经常告诉她他们家里类似的秘密(“很多,而且不止亚裔”),还有初期她为给电影找投资所经历的挣扎。“当时没人想拍这部片子,”她说。

塔蒂访谈:我是于洛先生的化身(作者:Christian Dotremont)

我的电影有很多计划,也有很多层次感。有很多东西需要看。也许最好是能够多看几遍电影。你可以看到很多你想看到的东西。就像生活中一样。如果人们看得足够仔细,能够发现的东西也是永无止境的。

专访大岛渚之妻小山明子:他其实是个保守而羞涩的男人

我们分手后的一年里互不通信,在片场遇到也当对方是空气,但他在拍完《爱与希望之街》后寄来一张明信片:“我最想要的是让你高兴,不是别人。”于是我心想,他是这么希望得到我的祝贺,说明这个人心里是爱我的,我也并不讨厌他。

毕赣:时间与空间,记忆与罂粟

拍摄过程其实都很煎熬,有种死里逃生的感觉,每每都有感觉这部电影完蛋了,但第二天就又会发现一个想法,因此也就可以继续下去。每天都有一种新生命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