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 Jacque Tati

于洛先生与时间——安德烈·巴赞

如同所有伟大的喜剧一样,《于洛先生的假期》中的喜剧也是冷眼观察的结果。但是,Jacques Tati的喜剧似乎并不悲观,至少不必卓别林的喜剧更上甘(也许,这正是作品极富光彩最可靠的保证)。Tati塑造的人物与周围世界的愚蠢恰成对照,显示出一种灵巧的秉性;他表明,始料未及的事随时可能发生,会打破蠢人的秩序,就像把轮胎当墓地上的花圈,把葬礼变成嬉戏一样。

0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