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enice 2011】《庸才》导演园子温专访


来源:威尼斯电影节媒体资料
翻译:沈晓栋(cinephilia翻译小组)

Q:在‘3.11’东日本大地震后,你马上修改了剧本然后继续拍摄。

A:地震之后,我不能装作什么都没发生然后继续拍摄。不管我正在拍何种类型的电影,也会将地震的东西加入进去的。特别是在《庸才》的主旨下,地震这一话题不可避免。因为这是一个有关于男孩女孩们未来的故事。

Q:是什么让您决定以古谷实先生的《庸才》为基础制作一部电影的呢?

A:我一直想要描绘这个时代的青年。这是一个关于尚无性意识、内心痛苦并渴望成为成年人的青少年的故事。

Q:你选择了一部2001年的漫画(作改编),然后进行再创作使得它变成了一个现代的故事。

A:虽然漫画中描绘的‘那个’日本不是平静安宁的,但至少还是相对稳定的。但在3.11之后,我们不得不认为日本处于不稳定的状态中。这就是为什么我要将拍摄地转移到离受地震袭击区域尽可能近的地方。我感到我们生活在一个科幻世界里,如同在《银翼杀手》中一样。在20世纪90年代后有人说日本的状态是‘永不终止的正常状态’。我认为我们时代的‘正常状态’已经结束了,而进入了一个‘远离正常状态’似乎永远无法终止的时代。

Q:我知道你在受灾地区拍摄了一些场景,拍摄时有什么困难吗?

A:外国电影往往会用时事作为电影的主题,但在日本拍摄这样的事件是比较敏感的事情。实际上很少出现表达这些主题的电影。正因如此,我周围的人担心这样做会被认为是缺乏品位。但我认为如果不在受灾地区拍摄这部电影,我无法直抵事件的中心,因此我和一小队剧组人员去了受灾地。虽然有些担心,但是当地的居民还是允许了我们的拍摄,并说:‘在人们忘记之前,我们想要你们记录下这里真正的状况。’当听到这些话语,我感到很宽慰。

Q:染谷将太和二阶堂文用他们出色的表演给观众留下了强烈的印象。

A:同样的话也适用于我其它的作品,我试图创造出一个清晰的演员的轮廓,并用他的轮廓中改变拼图玩具的形状。而不是简单地指导演员如何表演,我会根据演员而改变剧本与故事背景。因此,如果染谷君不出演这部电影,墨田这个角色也不会被诠释得很糟糕。

Q:在我看来你对于3.11事件之后的看法似乎都凝聚在了电影最后的场景中。

A:绝望是可以被梦想和希望击败的。在我上一部作品《恋之罪》之前,我将注意力集中于过去回忆对自身造成的困难,但现在我将注意力转移到了在未来希望的可能性,即使我们处在绝望的时期。像墨田一样,我曾经也有过自杀的念头,但我觉得制作这样一部电影是很有疗效的。在3.11之后,我思考的方式产生了很大的变化。

Cinephilia
Cinephilia

迷影网(Cinephilia.net)创立于2010年,聚焦于创作和搜集最好的华语电影文字内容,翻译传播海外电影学术界和评论界的声音,用更为生活化的方式解读电影,结合编辑部、专栏作者群以及所有愿意分享个体电影体验的读者们,共同创造出中文世界里独具特色、质量兼备的电影网站。

237 Comments

发表评论

这是一个用于测试的演示店铺—将不会履行订单约定。 忽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