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usan 2011】第15屆金知雲專訪:談《看見惡魔》


Q:当初[看见恶魔]这个剧本的什么地方最吸引你,促使您决定从好莱坞回国拍这部电影?
A:看完劇本第一反应这是个简单却非常有力的作品。通常来说,复仇剧的结尾主人公在完成激烈的复仇以后会给观众一种变善良的印象。如果这就是算复仇剧的话,这次的主人公在结尾更想在结尾部分追问观众,这样的复仇是不是一种正当的行为。另外,复仇剧最有魅力的地方就是能有让观众能一直看下去的欲望。

Q:[看见恶魔]的原名是[亚热带之夜],为什么要换名字?原题听上去似乎更神秘些。
A:[亚热带之夜]是原作者以夏天为背景进行创作的。但我们开始拍摄时,已经是冬天了。比较起[亚热带之夜]这个题目的文学上意味,我的作品无论在气氛上,还是风格上,都想向观众传递一种本能的,原始的,有力的东西。这也似乎可以算作对于我们体内某种恶魔性的探讨,所以我选择了[看见恶魔]这个更为直接,强烈的题目。

Q:您在尝试不同类型片方面有不少经验,像恐怖片[蔷花,红莲]和西部片[好家伙,坏家伙,怪家伙]都很成功。 [看见恶魔]是一部惊悚电影,但在看的过程中似乎又有一种悬疑片的感觉。所以您通过这种电影类型想向观众传达些什么信息呢?还有这样的电影类型在传达信息方面又会有着什么不足呢?
A:我在选择电影类型的同时,也在选择电影的主题和想向观众想传达的信息。比如说,爱情剧(melodrama),或者所有剧情片(drama),都是在表达人类的某种恐惧。爱情剧,在表达人类对于爱的丧失的恐惧;科幻剧(SF),在表达人类对于未来世界的恐惧;恐怖剧(horror),在表达人类对于看不见的存在的恐惧;还有动作剧(action),在表达人类对于暴力的恐惧。在选择电影类型的时候,其实也就是在选择电影的主题。这一次选择的是复仇剧,或者可以说是惊悚片,我想探讨的就是复仇者与被复仇者相互关系之间的那种恐惧,我想把这其中的过程给展现出来。这是一部惊悚片似的复仇剧,又似乎某些层面过于空虚,过于残忍,所以我也自问,复仇究竟是什么样的伦理,人类体内的恶魔性是什么,是不是这样的复仇就是完全的复仇。复仇者完成复仇后,必定会有一方不再存在,复仇者真的达到了开始复仇时的那种目的吗?而这种不在就是我想探讨的那种空虚感。但这样的题材又不得不在某些方面做得过于残忍,而这些残忍的地方,也是我认为这部作品略带遗憾之处。

Q:听说当初是崔岷植先发现这个剧本的,他当时是怎么和您说起这件事的?一开始就表示想出演京哲这一角色么?
A:是崔岷植先给我的电话,说有一个非常神秘有着原动力的剧本,问我愿不愿意拍,但是我当时在好莱坞还有些事,日程表排不过来,所以就先拒绝了。但好莱坞的计划往后退了一年多,就多出了一大块空白时期,手头除了《看见恶魔》也没有其他的剧本,正好也还没有导演打算进行这个计划,所以我就接过来开始拍摄了。

崔岷植一开始是想要出演李秉宪扮演的这个秀贤角色的。这个角色十分的单纯,从某个角度来看又有点精明(smart),但是吧,崔岷植现在肚子都那么大了,好像不是那么太合适,所以我就觉得让崔岷植来出演这个恶魔角色似乎更有感觉些。崔岷植的演技总是充满了强烈的能量,可以表现出这种恶魔性,于是就让崔岷植来演这个非常强悍的角色。一个角色是如此的强烈,充满激情,所以我就想另一个角色我得找一个冷酷些的,但又能表现出这种单纯的东西。韩国演员中,李秉宪最擅长出演此类角色,所以秀贤这一角色我就请了他来出演。一边极热,一边极冷,这是非常有意思的选择。所以我们在最初的宣传样板上,也着力突出了这热与冷之间的强烈冲突。

Q:那么这一次和这两位演员合作又有什么样的感受呢?
A:就像刚才所说的那样,两位演员的表演方式是完全不同的,所展现给观众的东西也是很不同的。一位是非常的火热,充满着能量,另一位则是非常的冷酷,又十分的敏感,所以让这样两位演员进行冲突,也使得电影有着上升的能量,我也想知道这样极冷与极热之间的碰撞会使得影片有着一个什么样的结局。但是看电影结局的话,我又觉得这样的冲撞结果似乎有些过于平和。

Q:有的观众觉得影片中一开始完全不同的两个人后来变得越来越像了。两个主角的造型和气质都截然相反,但经过数次交锋之后仿佛都失去了原本的个性,尤其是李秉宪扮演的秀贤。这种人物造型对立,最后给人的感觉却趋于相近的结果是拍摄的初衷么?
A:对,这就是这部作品的主题。在去向恶魔的复仇的过程中,复仇者也不得以渐渐变为一种恶魔。在向恶魔复仇的时候,应该不会是用一种天使的面容去进行吧,正是通过自身体内的那种“恶”去战胜了要复仇的恶魔。这也是本片想向观众所传达的东西。

Q:您是一位非常喜欢B级片的导演。影片中使用的武器也非常多样,甚至还有灭火器和鱼钩,这些武器的选择灵感来自何处?
A:我不想让这部作品的打斗部分仅仅像那些平凡的动作片那样无聊。我就想我们日常生活的所用到的东西那些可以稍微加工便成为杀人的凶器。比如把纸杯变成一样凶器,能给观众一种完全新鲜的感觉。然后也可以避免成为那些平庸的动作片一样,创造一种新的感觉似乎是更加有意思。

Q:[看见恶魔]中采用大量直接的镜头刻画暴力,等级委员会曾认为这是“损毁人类生存尊严与价值的场面”,影片一开始被定为限制级也是由于这个原因,对此您怎么看待?
A:完全是扯淡。这样一部电影在韩国拿不到上映许可,但是我带着此片去多伦多电影节时,他们给予的等级是14岁以上即可观览。在加拿大只要年满14岁便可以观看的电影,在韩国居然连成年人都不允许看。也就是说韩国的成年人从文化角度来说连加拿大的14岁少年都不如,让我有一种在文化层面上低人一等的感觉。真是很可笑的事。这部电影的暴力程度并没有超出现有的那些影片的水准,又没有什么特别奇怪的地方。他们说这是对人类尊严的毁损,我倒觉得是对于一种文化自由表达权利的毁损。让我感觉到审查机关审查电影的那些人完全是不懂电影的人,这是很成问题。尤其是今年,这群人显得格外的保守。我是没有办法的,我又没有权利的。电影中的残忍只是对于现实的某种想象,其实现实中残忍之事不比电影中还要多吗?一个国家让一群无知的人来审查该国的电影作品,真是有点不可思议。

Q:[看见恶魔]最终被定为“19岁以下观众禁止观看的电影”。而今年,尤其是下半年开始,[方子传]、[苔藓]、[下女]等这一级别影片都取得了很好的票房成绩。在您看来是什么原因使韩国观众对19禁影片的接受度发生了变化?业界对于此类电影的态度又有怎样的发展趋势?
A:我知道这样有暴力的电影在中国是上映不了的。但是现在的观众通过许多有名的电影,已经慢慢吸收了这种暴力的东西,不仅仅是在韩国,美国,日本,欧洲都是如此,当然中国除外。这部作品的暴力程度,其实也就和《罪恶之城》等差不多,比起其他国家的一些电影似乎已经很收敛了。电影嘛,就是电影。不是观众非得去看某一部电影,你有选择的权利,如果你不喜欢暴力的场面,不去看不就行了。这一切其实都是由一个健康的电影市场所决定。有一些过度暴力的电影也会被这个市场所淘汰了,这也是市场的健康性。如果由某一个审查机关去决定这个电影市场去需要什么,不需要什么,这才是不正常的现象。

Q:[看见恶魔]讲的是关于复仇的故事,朴赞郁导演也拍过复仇三部曲,您觉得在对复仇的理解和表现上,你们二位有什么不同?
A:不同处,这一点真的还没有去想过。不是因为我们是好朋友,才都会去拍复仇剧,而是我们喜欢的电影类型真的很相似,所以才都会有拍着电影的计划。如果非有说一点吧,比起朴赞郁导演,似乎我个人对于类型电影更为感兴趣,所以更愿意用类型电影去探讨我所想去探讨的内容。

Q:近几年韩国电影的国内市场份额一直呈减少态势,但是2010年从年初开始,整个上半年中韩国影片的观影人数和观众占有率都不断增长。请问您对今年韩国国内电影市场,尤其是商业电影市场看法如何?
A:事实上,从全球来看目前各国的电影市场也没有几个国家可以抵抗好莱坞电影,代表的国家有法国,印度,也许下面就是韩国了。全球的电影市场基本上都是被好莱坞支配着。问外国人为什么会喜欢韩国电影,第一位的回答便是有意思。这种有意思,不仅仅是从电影的娱乐性上来说,而是从电影的完成度,电影的表现方式,美学等角度,相对于其他亚洲国家的电影,都是比较有意思。另外就是韩国电影的多样性。然后与其他国家相比,韩国电影导演有更多的自主权。一个个性较强的导演完全可以控制着自己电影作品的个性。这也许是外国人喜欢韩国电影的一个原因。其实这些因素也作用于韩国国内市场,吸引着韩国本土观众,能维持一定的市场占有率。

Q:回国执导[看见恶魔]之前,您曾有意向翻拍法国电影[马克斯与拾穗者],剧本也已经完成,现在您打算继续这部影片的筹备工作么?
A:我现在和好莱坞签了两部片约。这是一部法国黑色电影,比较有意思,可能的话,明年会开拍。另外还有一部好莱坞剧情片,现在正在商讨这个。但都还没确定。

Q:听说您还计划为狮门影业执导新片[背水一战],该剧本也很被看好,曾被选入09年李奥纳多•迪卡普里奥的剧本黑名单。这部片子的相关工作目前进展如何?
A:恩,这个就是刚才说的那个好莱坞剧情片。但还没有最终确定。如果有最终确定的话,会发表新闻的。

Q:不少人都说您是韩国最帅的导演,像奉俊昊导演,朴赞郁导演都有在其他电影里客串过,那您有没有这样客串出演的计划呢?
A:(笑)其实我是一点演技都没有的,想都不敢想的事。像柳昇完,张镇导演有时候会完全主演自己的电影,他们看完自己的演技和我说,这种事千万不能像他俩一样去做,如果我去演的话,我也会像他俩一样失望的。

Q:[看见恶魔]的完整版会在今年的釜山电影节放映。您对本届电影节又有哪些期待?
A:韩国人的一大特点就是做事非常的快。釜山电影节也是如此,在这一样一个不是太长的时间内,突然一下子成为了亚洲最大的电影节,电影啊,嘉宾啊,观客啊,都也在迅速增多,釜山,海云台也因为这一点而快速发展。也许以后也会这样发展下去,但是对于原有的东西改变的太多了,尤其是人与人之间的那份感情再慢慢消失,完全以市场为中心了。釜山电影节可以说是电影的海洋,引进片的海洋,韩国每年都会有三四次输入电影的高峰,其中一次当然是釜山电影节了。

在这儿,你可以遇到到你很难遇到的人,遇到你一直想遇到到的人;偶然遇到了便开始喜欢的人;遇到一群和自己一样真正热爱电影的人。正是这样的一些人,一些相会,构成了现在的釜山电影节。

【採訪於2010年10月09日。原載於『看電影』2010年11月號】

No Comments Yet

发表评论

这是一个用于测试的演示店铺—将不会履行订单约定。 忽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