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usan 2011】Korea Cinema Today之『Sunny』:陽光可以燦爛的八零年代

我的一位韓國教授曾經和我這樣描述過他上大學的年代,“每天就是喝,晚上喝,中午也喝,整個教室都充滿了酒味,講臺上的老師滿嘴酒味,臺下的學生也都是橫七豎八地醉倒了一大片。除了喝酒,當時實在沒有值得開心的事,整個學校,或者整個國家都死氣沉沉的。”這樣的描述或許對我們來說還有些陌生,完全無法想像韓國人是如何度過他們的八零年代的。那時韓國仍處於軍政府的獨裁統治之下,一面是苦悶,壓抑,毫無自由可言,一面是憤怒,抗爭,一波接一波的民主化運動。關於這一年代的描述在當代韓國電影中也可以找到許多影像方面的記錄,比如大名鼎鼎的《殺人的回憶》中的若干片段,再比如整部實話光州民主化運動的《華麗的休假》。在這些電影中,我們能看到的八十年代的韓國是壓抑的,荒誕的,甚至可以說是令人窒息的。但是今年這部仍位居於韓國本土電影票房榜首的《Sunny》卻為我們展現了一個完全不同的韓國八十年代,一個歡樂,活潑,充滿情義,值得追憶的年代。無論那個年代多麼的黑暗,但畢竟那裡也還有著許多人的青春和成長,許多無法忘卻的人和事。

08年底新人導演姜炯哲的處女作《非常主播》一鳴驚人地創造了800多萬觀客的票房紀錄,那部充滿著濃厚生活氣息的甜蜜家庭喜劇一時間成為了韓國喜劇電影的一個新標杆。三年後,姜炯哲帶著其第二部作品《Sunny》重新回到觀眾視野之中。由於此前《非常主播》的票房意外成功,發行方這一次也沒有遮掩對於票房成績的渴求,選擇了韓國人一年一度的黃金連休假期上映本片。延續著《非常主播》裡那股溫馨喜劇氣息的《Sunny》確實也沒有讓觀眾失望,上映一周便突破了百萬票房,趕超此前一直霸佔票房頭把交椅的好萊塢大片《雷神》,成為了這一年度韓國黃金年休假期的電影票房冠軍。

《Sunny》在開拍伊始,便對外宣成這會是導演姜炯哲的“七公主”計畫。但從發佈的兩款海報來看,中年版卻比少年版少了一人,影片便也是從這名消失了的“公主”展開。早已青春不再的中年大媽在闊別25年之久再次相逢,記憶一下子就拉回到了那個充滿喜與怒的八十年代。地方來的轉校生,女子學校的“幫派對決”,朦朦朧朧的感情,七個女孩子被緊密地聯繫在一起,青澀而美好。但是現在曾經作為大姐頭的春花現在卻只剩下兩個月的生命時間,在這一殘酷的現實面前,七名姐妹再次走到一起,回憶過去的同時,也在互相溫暖支持。

80年代對於韓國人絕對是一段不可遺忘的歲月。從80年代初的光州民主化運動到88年漢城奧運會前後的種種鬥爭,韓國人似乎一直生活在民主化抗爭之中,生活充滿了壓抑與苦悶,沒有些許快樂。在每年五月上映的韓國電影中也經常會有一兩部讓韓國人想起那段銘記在心的抗爭歲月的作品,但這一次的《Sunny》卻是與眾不同,試圖在這苦悶的80年代中找回韓國人曾經的大眾流行文化所帶來的快樂。片名《Sunny》便是來自80年代紅遍全球的迪斯可組合Boney M.的名曲,當然片中還引用了許多80年的韓國人耳熟能詳的大眾歌謠。影片最大的看點之一便是曾經的七公主在這些流行過的大眾歌謠下編排出的舞蹈戲。大量的舞蹈戲份,令人感嘆“這也許就是韓國版《媽媽咪呀》的誕生”。影片在美術設計方面也著實下了一番功夫,從演員的服裝到首爾的街道都是嚴嚴實實地復古味十足。其中出現的一些現在早已消失的80年代的時代標誌和品牌,或許一下子就可以啟動不少中年韓國觀眾就要忘卻的記憶。

姜炯哲的這部《Sunny》在對於韓國人八十年代的記敘上不僅僅是獨辟蹊徑,或者可以說是一種反現有作品中對於八十年代的記敘方式。當時蜂擁的街頭學生運動自然是電影中不可避開的,通常我們所能看到的也自然大多是學生孱弱,警察殘暴,但姜炯哲以一種近乎戲謔的態度在《Sunny》中把這樣的街頭運動變成了自己作品的一個佈景,取而代之的則是女生們略顯誇張滑稽的幫派之爭。這種“誇張戲謔”或許也正是經歷過那段黑暗史的大多韓國人的“正確”態度,整個國家的黑暗自然不能忘卻,但是更應該呼喚起那時屬於個人的記憶。《Sunny》也正是對於韓國電影中所呈現的韓國八十年代電影的另一種補充,壓抑,苦悶,但是屬於個人的陽光也可以仍舊燦爛。

【原載於『電影世界』2011年6月號,有大幅改動。】

No Comments Yet

发表评论

这是一个用于测试的演示店铺—将不会履行订单约定。 忽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