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飞谈中国电影现状与改革

7443c4332b7075c24c622e49bf2e8163_副本

【采访者:江声走白沙】

我是11月份在南昌采访的谢导的。大半个月后,他发表了那封呼吁推动分级制的公开信。在采访中他说了很多关于中国改革的观点,可以做为那封公开信的补充。(见报有删减)

Q:你现在在多部影片中担任“监制”,不再做导演,为什么呢?
X:说是监制,其实做的都是执行制片人。电影是一个综合的工业生产,以前我们只强调艺术,所以导演很重要。现在它的商品属性显现出来了,它的市场定位、投资、融资、回收,制片人都起着很重要的作用。也就是过去咱们国有制片厂的厂长。我们两岸三地导演开会的时候,香港导演就特别提出要强调“监制”。现在很多有名的导演如陈国富、贾樟柯、尔冬升、关锦鹏都在给年轻人做监制。

Q:这是电影产业化、规范化的方向吧?
X:对。因为导演是需要埋头搞好艺术创作的,在经济方面分心了,你就很难做好导演。所以监制、制片人要来多出力。我现在监制的几部戏,我就希望按照最规范的来,在我的框架里,让他们做好导演创作。

Q:中国电影目前最急迫的改革方向是什么?
X:十八大反复提出了“改革”,但是中国电影连经济改革都不够彻底,更别说体制改革。我们2003年以来的票房有些长进的原因,就是因为电影的经济改革迈出了一步,院线制、私有资本和外国资本可以投入影院建设,这都是03年后才开始的。但是离真正的市场化还差的很远。其中中国电影不是我们创作者不能拍好电影,而是我们的改革滞后。

Q:除了经济改革,体制改革呢?
X:在电影的管理方面,审查完全应该被分级制度代替。你说电影是意识形态,那流行歌曲是不是呢,广告是不是呢,小说呢?所有这些门类都没有像电影这样被严格地审查,连电视剧都比电影松。如果莫言的小说发表之前都有一批官员按照电影的标准去审查,那他就根本出不了了。他小说中对政治运动、性的描写,绝对是我们现在的电影中不允许出现的。

Q:那你觉得是什么原因让电影的审查最严厉呢?
X:是已经形成的官僚体制,不可能轻易改变。过去没有一个机构叫做文学局去审查小说。固化的官僚系统已经形成了一整批的既得利益集团,不会轻易放权的。很多国家没有文化部,几乎没有国家存在电影局。而且从技术上来说,当代的审查也是完全没有意义的。因为在审查之外,观众可以从其他渠道,网络、盗版,看各种各样的片子,你有什么办法呢?你又没有做到你自己所要求的那种效果,却还死死抱住不放,这是鸵鸟政策。

Q:你对具体实施怎样的分级制有构想吗?
X:我的想法是现阶段可以是依法而行的分级制。因为意识形态的东西还会在,但要有明确的法律规定,什么能放、什么不能放,不要像现在,模糊其词,操作空间很大。放了就要负法律责任,也不是像现在这样出现“禁拍”的所谓“惩罚”。然后分级谁来分呢?不应该电影局来分,行业协会来自律。美国的电影分级是美国的电影协会分的,和美国政府没关系。然后制片人协会、影院协会,都把行业自律做好,承担起分级的具体实施。纵观各国的制度,都是以年龄为限,都是为了保护未成年人。网络视频也应该有分级,首先要有管理的法制,管理的力度和经验则可以慢慢积累。中国电影的改革牵涉到经济改革、政治改革和行政改革。

Q:可能利益主体的多元化也很重要?
X:我是教电影的,也研究电影史。我研究了美国一百多年的电影史,它的完善的市场经济是怎么形成的,它是用了一百多年的时间,各个协会、互相博弈,然后形成一套法律。三十年代八大公司垂直整合,各有各的院线、制片厂、发行部门。于是有人提出控告,说这是行业垄断,说制片和发行不应该同一家公司。这个官司打了十年,最后美国法院裁定制片和发行必须剥离。前一段时间不是出现了五大制片商要求提高分账比例的事情嘛,我觉得这是好事,要不断地在博弈、辩论之中找到合适的方法。最后肯定会达成一个协议,因为大家都要赚钱。让各行各业建立自己的协会,放手让它们去博弈,这也是将来改革的一个方向。

Q:将来除了主流商业放映市场外,支流的艺术电影市场也会从这样的博弈中诞生。
X:对,不需要政府用简单的政策来管。比如现在各个大学、城市都在办影展,我觉得这非常好,但为什么电影主观部门会不允许呢,影展还要批准。前段时间南京独立影展就被取消了,很荒谬。这些事情主管部门不要把它看成是洪水猛兽。

Q:那作为电影人,具体要为你所说的改革做些什么呢?
X:电影人也不要光埋怨。健全的制度和市场经济不是天上掉下来的。美国电影的票房收入只占一部电影最终收入的30%,除此之外,还有各种各样的衍生产品,占到了70%的收入,这个产业链都是一步一步形成的,不是哪项政策赐给你的。另外一个值得学习的是韩国电影人,当时韩国电影人的“光头运动”很有影响力,当然还有金大中的配合。这二十年韩国电影的繁荣,就得益于他们自身的努力。现在有些人觉得韩国的方法可能在中国不大行得通,他们太激进什么的,其实这都是自己把自己限制住了,要放开脑子。

Q:那电影人的创作呢?
X:我还是觉得谈创作是第二位的,改革才是第一位的。我年轻的时候中国才6亿人口,但还是有人饿死,但现在13亿,吃的东西却遍地都是。这难道不是市场化改革的功劳吗。中国有这么多人才,不要怕没有创造力,关键是现在的体制约束了创造力。

Q:除了体制约束,中国电影界还有很多其它的乱象。
X:现在管理电影的那些公务员呢,大多是为了做官来到这个位置,并没有考虑到电影业,也不是很懂。还有由官员到电影商人的歪风邪气也很厉害。私扣票房的、炒作的、送礼行贿的、就更多了。揭露这样的事情也需要有人来做,来竖立一个行业自律的形象。《万箭穿心》的事情,我为什么要发那个公开信呢,你对一个国外影展,做这样无理无法的事情,都得不到谴责,还标榜爱国,这是我无法容忍的。

【原载于《外滩画报》】

附导演谢飞呼吁以电影分级代替电影审查的公开信:http://weibo.com/3058863073/z9UhFppk6

(编辑:赵翔宇)

Cinephilia
Cinephilia

迷影网(Cinephilia.net)创立于2010年,聚焦于创作和搜集最好的华语电影文字内容,翻译传播海外电影学术界和评论界的声音,用更为生活化的方式解读电影,结合编辑部、专栏作者群以及所有愿意分享个体电影体验的读者们,共同创造出中文世界里独具特色、质量兼备的电影网站。

210 Comments

发表评论

这是一个用于测试的演示店铺—将不会履行订单约定。 忽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