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尉:电影世界里的“杂家”

【《电影故事》上海影评人的故事系列之三】

文/徐悦

语:他叫徐辰,是一位游戏策划员,然而,走进他的书房,看到更多的确是和电影有关的书籍;他儒雅谦逊,但和你聊起电影时却充满着巨大的磁场吸引力,让你情不自禁地静下心来慢慢聆听;他说,他最喜欢的是电影中的科幻特效,其次是造型化妆,再次是宗教和历史,可以算是个“杂家”。午后时光,就在他的书房,他耐心又热情地给我们诉说着他对电影诸多方面的个人理解,下面,就跟随着我们的心境一同走进他的“杂家”世界。

 

科幻特效:

科幻特效是他的挚爱,可以这么说,他是因为科幻特效而迷上了电影,之后便一发不可收拾地热衷于研究电影中的各类科幻元素。“从小我就很喜欢这些东西,虽然我不是学理工的,但是我对科学探索特别感兴趣,于是从小就喜欢看科幻片。”他看的最早的科幻电影是《星球大战》,那时1985年的上海进口电影很少,当时只有六、七岁的他在电影院里第一次看到这样的影片时,感觉甚是奇妙与兴奋,“当时就感觉,怎么会那么奇妙,怎么能拍出这样的片子?”可以说,这算是他的启蒙电影,自这部电影后,他开始迷上了这类电影,并一发不可收拾地去探究科幻电影中的特效制作手法,为此,他还买来了多本专门研究蒙版绘影的书,并和我们津津乐道起来:“以前史诗片的背景不可能搭一个真的,像《诺亚方舟》之类的,以前的人都是拍出来的,后面就是很大的一个玻璃上画出来,他把人拍完以后,再把玻璃拍下来,再把两者合成起来,这种方法应该是最早的特效,大概20年代时就有了。”

那么,对于自己喜欢的科幻片,他会达到怎样的一个痴迷程度呢?举个例子,1982上映的《银翼杀手》是他非常热衷的一部科幻电影,对于这部老电影,他曾一个人重复看上三十多遍,“在那个很多人都喜欢看《星球大战》的年代,我喜欢上了这部电影,据说当时刚上映时,票房很惨烈,但他就是对他很痴迷,而痴迷的内容还是视觉特效那块儿,看他们是怎么做出来的,再去找一些资料看看到底是怎么做的,会觉得很惊讶,当时那种情况下居然能做出这种来,这在很多时候是靠想象力的,没有想象力做出来的东西是没有感觉的。”

基于这样一种对科幻特效电影的无穷兴趣和热爱,三年前,他翻译了英文版的《星际迷航:联邦星舰进取号完全图解》和《星球大战:千年隼号完全图解》两本书并相继出版,“我做这个纯粹缘于我的兴趣和喜爱。”

 

定格动画电影:

定格动画电影是什么?或许大家对这个有点陌生,但说起八十年代家喻户晓的《阿凡提》木偶动画,或许大家就一点都不陌生了。《阿凡提》就是那种先用粘土做成模型,再结合绘制的布景呈现出来的动画。相对于当下十分流行的3D、IMAX电影,从小就有着纯特效情节的徐辰也有着自己很直观的态度:“我不是很喜欢电脑绘画,像3D之类的,就感觉你和作品没有什么接触了,就是纯粹地画,没有什么意思。我喜欢定格动画电影,是因为他是真实的东西,是人们先用手做出来的。定格动画电影最吸引我的地方是想象力,他的设计是没有界限的,他和CG很不一样,它的质感会比较好,CG的光源材质都是模拟出来的,模拟出来的总是会比真实做出来的要差一些,表面感觉不像是真的,而定格动画的前期都是用手自己做出来的,是有一定感情的,所以他的拍摄会有更加丰富的表现。”

即使如此热爱,但纵观如今的整个中国电影市场,几乎再无类似于像《阿凡提》这样的定格动画,对此,徐辰也感到特别的惋惜,然而,当被问及:“如果现在的动画电影还是按照以前的定格动画那样来做,你觉得还有市场?”时,即使很喜欢,但他的回答还是:“蛮难的。”

 

化妆造型:

大量科幻电影中的化妆造型是他其次关注的,谈及这方面的喜好,他从书橱里拿出了斯坦·温斯顿这一已故好莱坞著名电影特效大师生前著作,书里记载了斯坦·温斯顿在制作《异形2》《侏罗纪公园》《剪刀手爱德华》《终结者》等耳熟能详电影时的每个细节,“像《侏罗纪公园》,我当时以为恐龙是画出来的,后来看了这本书,看了介绍,才知道完全不是,都是用模型做出来的。模型都能动,动作和真的恐龙一模一样,比如1:1真正大小的霸王龙,然后让他动起来。还有一些概念设计草图,比如《剪刀手爱德华》,这是导演先给你一个概念,我要一个什么样的人物,然后他就把这人物画成一个卡通形象,最后再把它做成3D道具。要画出来很容易,但要做出来、用起来很难,因为很多东西做出来演员没办法表演,所以,他的设计还是很花功夫的。”如今,大师已故,而他手上拿着的这本正是大师去世之前出版之物,“我这本还有他的亲笔签名,平时看到他的名字还能感觉与大师在对话,全球限量出版,和书店联系沟通好才得意拿到,这也算是一种巧合吧。”

 

关于宗教:

徐辰对宗教感兴趣,自然而然也便对宗教的电影特别情有独钟,为此,他向我们介绍了曾执导过《伊万的童年》的苏联著名导演安德烈·塔可夫斯基,边说着边把该导演的自传拿出来供我们翻阅,“这个导演拍过宗教片、科幻片,同时也拍过很概念性的片子。他的片子很俄罗斯,我喜欢他的片子里宗教的情怀,不管他的片子什么题材,他都是对人的本身非常关注,比如末世与拯救、精神的迷失与文明的危机,这些都是他贯穿一生的创作母题。他的片子虽然第一次看觉得很难看,不知他在说什么,情节特别慢,一个镜头摇好长时间,特别长,但是你静下心来看时,感觉就会很不一样。”

这份对宗教有着浓厚兴趣的心使得他曾对《魔戒》三部曲也产生过同样的关注,为此,当初的他当看完《魔戒》后,便洋洋洒洒地写了数万字的《魔戒》研究,之后被《读库》收录,内容几乎占了该书的近二分之一篇幅。

 

对历史的另一番热爱

因为曾经在日本留学研读历史,这使得他对史实电影也颇为着迷,对此,他又在历史题材的影片内容上和我们绘声绘色地聊起来:“像《珍珠港》这样的电影硬伤就很多,很多人物挖掘不深,画面搞得太炫,商业性太高,同样,《虎!虎!虎!》也是讲的珍珠港,但是它就是站在历史的角度来拍,所有人物都是有名有姓的,每个人的语言在历史资料上都是可以查到的,就比较喜欢,如果你了解历史的话,你就知道他讲了这句之后他接下来就会发生什么事情,这个比较有意思。”采访时,他告诉我们他最喜欢的历史电影应属《巴顿将军》,“影片对历史的记述性多余娱乐性,对历史的塑造,不光是演员要长得像,还要从他们的根底、气质去看,巴顿将军就是这样,很神秘,很自大。”

 

结语:和徐辰聊天是很愉快的一件事情,他几乎可以和你聊电影的各个方面,与其说是采访不如说是一个很轻松的学习过程,而他的每一个例子每一个见解都有很扎实的理论研究作为依据。譬如,他和你聊到某一方面时会从书橱里拿出相应的书籍来翻阅供我们参考。同时,他也是一位很有心的人,他会因为一部电影而去买介绍有关它所有方面的书,比如《蒂凡尼的早餐》,他就曾买来了解过该部电影中整理造型设计、潮流影响等各种文化现象,再如《公民凯恩》,他就会去买整本介绍该部电影镜头运用的书。他对电影、对电影文化绝对是深深热爱的,在他看来,电影是他的兴趣,他不会把这份兴趣作为职业,因为作为职业后的兴趣就会变得很有压力。如今的他,每天都会花一个多小时在自己的这份兴趣上,身为一名电影“杂家”,感谢他在午后时光带给我们的诸多分享。

【编辑:毛头jerry】

Cinephilia
Cinephilia

迷影网(Cinephilia.net)创立于2010年,聚焦于创作和搜集最好的华语电影文字内容,翻译传播海外电影学术界和评论界的声音,用更为生活化的方式解读电影,结合编辑部、专栏作者群以及所有愿意分享个体电影体验的读者们,共同创造出中文世界里独具特色、质量兼备的电影网站。

No Comments Yet

发表评论

这是一个用于测试的演示店铺—将不会履行订单约定。 忽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