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乐空间》:旧地球与小革命

关于贫富差距必定导致同类相残,中国古代的孔子就曾对人类社会发展此类失衡状态会造成的社会灾难有过精准的描述:“不患寡而患不均,不患贫而患不安”,其后2000多年里,如何维持社会平衡态一直是社会科学研究的头等课题。而《极乐空间》(Elysium)抛出的这个影射极端贫富差距问题的核心命题,实际上不过是披着科幻的外衣重拾部分左翼思想人士稚嫩政治思考的牙慧而已。

本片的故事其实颇为单线条:2154年的人类社会,已经演变成极端对立的两个阶层。最有钱的一部分人为了摆脱污染日益严重的地球,在太空中修建了一个名叫“极乐世界”的豪华超大型太空站,富人们纷纷移民至此,同时也拥有接近无限资源的医疗条件,包括号称可以保治人类已知所有疾病的尖端医疗科技器材“MedPod 3000”,而留在地面上的人类则饱受资源短缺和环境污染双重迫害之苦,不得不自生自灭。此时,一位名叫马克思•达•科斯塔(马特.戴蒙饰)的男子为了拯救自己的生命,无意中却代表了全人类的贫民阶层,向富人们代表的特权阶层发起了挑战,最终,他的逆袭是否能够成功?

关于描写往外太空移民题材的各类艺术作品里,充斥想象力的科幻小说不少,但影视作品并不多见,《极乐空间》在视觉和想象力呈现之处还是值得赞许和称道。类似轮胎一样的 “极乐空间”,其震撼视效带给观众强烈的天堂与地狱两极对比,加上原理和外型结构均可以经得起科学原理上的推敲,相信导演尼尔•布洛姆坎普肯定从《2001:太空漫游》概念设计中得到过一些灵感。

电影在半人半机器辅助战衣和未来武器的概念设计上也有部分进步创新,全片中有10多种不同的枪和武器,均脱胎于人类现有武器,是以看来均为眼熟但又具新意,如片中类似AK47的重型武器“反弹道电磁推进AKM机枪”,可以在瞬间将一个全副武装的“酷吏机器人”打得粉碎,影院中看到这幕,还是颇有观影快感。交通工具也立足于已有技术,显得并不突兀,同时和片中粗粝的视觉风格结合得蛮好,甚至将布加迪这种豪车也加入其中,植入手段一流。最撩人眼球的是,人脑则直接被人工智能提升到可以上载和下载知识和信息的程度,人直接沦为“移动U盘”。这些技术和视觉风格细节上的打磨,一直都是尼尔•布洛姆坎普的强项,完全提升了《第九区》因制作资金匮乏造成的“避重就轻”和“云山雾罩”的短板,真实构筑了一个未来的地球世界和空间站的环境和气氛。

马特.戴蒙和饰演克鲁格特工的沙尔托•科普雷(《第九区》里扮演变异“大虾”的主角)之间的动作对抗戏份还算及格,视觉效果和动作场面均在水准之上,最后的高潮段落终于恢复了尼尔•布洛姆坎普一贯独有的恶趣味,沙尔托•科普雷神神叨叨的演出实在抢戏,完全掩盖了朱迪.福斯特饰演的国防部长的光彩,也不奇怪,后者的剧作和台词实在太过平板化,浪费了奥斯卡级别的卡司,暴殄天物。好在马特.戴蒙为了配合片中人物设定与悲情氛围,此番剃光头发打造出一身结实的腱子肉,从性格和动作刻画上,还算成功塑造出一位改变人类命运的战士角色,只是其它配角感觉十分突兀,尤其是片中强塞进去的感情戏,莫名其妙,难道去好莱坞打的酱油也这般粗制滥造?片中几个对战场面残忍血腥的片段因为国内审查需求被剪去,造成观感阻滞,配乐则差强人意,部分煽情过度,甚为无趣。
2
关于主题的深度思考,导演则只相当于仅拥有高中同等学历的政治和社会学常识,电影中意图反映出的经济、文化、意识形态、社会形态乃至人性探讨的深邃内涵,以导演目前的人文底蕴,其实完全hold不住,《第九区》仅仅聚焦于种族歧视问题,反倒因短小精悍出了彩,而到了本片,因为要表达的内容太多,顾此失彼,表达混乱,结果,一个都没落实,甚为可惜。

关于贫富差距造成的国际政治和社会问题,尼尔•布洛姆坎普跟我国的科幻作家刘慈欣创作初期一样,都对人类的未来前途报着极其悲观的心态和异曲同工的描写,其愤青般简单粗暴的政治控诉显得苍白可笑。大刘曾经写过《赡养人类》,对“哥哥文明”的描写,同样充斥着对现实世界的夸张和对资本主义精神理解上的极端扭曲,直到最后形成1个富人与20亿穷人的对峙——全社会99%的财富集于一人之手,而其余20亿人仅仅占有1%。这个设定跟《极乐空间》何其相似?不同的是,随后大刘即意识到了这种艺术创作方式的肤浅之处,于是在《三体2:黑暗森林》和《三体3:死神永生》里大范围内修正了自己对未来的想象,对于西方国家和第三世界发展中国家彼此的矛盾,有着更为深入和更精湛的描写,这是《极乐空间》未能达到的境界,可能也是尼尔•布洛姆坎普达不到的境界。这样一比,这哥们成为下一个诺兰的可能性也大大降低…

同样,日本即将被詹姆斯•卡梅隆搬上大银幕的知名科幻动漫《铳梦》,也曾为人类搭建贫富分化的沟通桥梁上伤透脑筋,不过里面的大量的细节描写和戏剧转折比一部仅120分钟的长片要信服得多,主人公的心路历程和经历也复杂许多。反观《极乐空间》,在开片进行30分钟的说教之后,不得已又转入了血腥加暴力的动作戏挑头的传统套路,实际上凸显的还是好莱坞式的个人英雄主义和理想化的幼稚结局,即使贫民们逆袭占领了“极乐空间”又如何?然后呢?或许又是一场大灾难,导演显然同样回避不了《旧制度与大革命》带给人类永恒的诘问?因为,无论用多少科学原理构筑的各类幻想乌托邦,也得服从社会学上的既定答案,人性堆垒,充满着无数个变数的社会和历史依旧会一而再地重复着血淋淋的真相。从这个层面看,《极乐空间》一片仿佛是一篇好莱坞左翼小清新的高中毕业论文,讽刺和隐喻过于肤浅,通篇充斥着口号式的叫嚣,不如本片名直接改成《旧地球与小革命》更为妥当。

【编辑:冯敏】

兰波

影评人,曾供职媒体,任电视台编导和凤凰视频VIP频道主编,目前是电影从业者,常年给凤凰、搜狐、新浪等媒体撰稿,曾用笔名:其实偶是导演。

No Comments Yet

发表评论

这是一个用于测试的演示店铺—将不会履行订单约定。 忽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