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日焰火》:人质女性和欲望自身的象征化

《白日烟火》剧照

在多少意义上这是一部关于爱情的电影?也许面对《白日焰火》这部电影会有很多不同意见?而多少意义上这部电影的悬念起到了关键作用?我想这个问题更容易回答,因为如果在这里消费悬念,也许得到的满足会比较低。在最后翻出女主人公杀人事件的时候,其实为这部电影的最华彩的结尾增加了可能性,在悬念的剧情上是实足的多余了,这个女人杀人了吗?在看完全部电影,其实依然可以在内心深处拒绝。因为这里的悬念的谜底价值远远低于一场隐喻的趣味。

这个女人其实是作为人质出现的,在这部电影里关于“她”的爱情其实要很强的观影者的填充才可以完成。在一开始,她被廖凡盯上一方面可以理解为“猎物”,一个所谓前警察的职业驱使,当然在另一方面也许更重要,她是作为廖凡欲望被休止后的替代物,廖凡的欲望被休止在影片的一开始做了清晰的呈现,他被离婚了,作者强调了最后一次性爱,和前妻递给他离婚证。廖凡是压抑的,这是一部关于压抑的电影,在这部作品的第一镜就鲜明的给出了压抑的氛围,前景一辆有一个莫名包裹物的运煤车,景深出的军车传来嘹亮的军歌。其实,如果这是一部有力量去讨论爱情的电影,那么,这部电影在廖凡约她去摩天轮才开始,而后面不会是继续的追查,更不会是真正释放白日焰火,这部电影最华彩的段落当然变成了压抑的浪漫和悲鸣。在这代人和在这个历史体验里,诉说压抑当然不可指责什么!

这如果是一部关于爱情的电影,王学兵对女人的囚禁不应该只是案件的事实,而应该成为剧情的另一对称世界的欲望和情感机制的迷宫。这如果是一部关于爱情的电影她应该是主动的,而不仅仅是在接受各种囚禁与骚扰,从那位死去的皮氅男,到彻底被欲望扭曲的洗衣店老板,从被所谓对她的爱囚禁的王学兵,到试图从她那里找到欲望被休整后的缺口的廖凡,她只是一种人质。

这部电影的关于情感和欲望,如同一个野冰场的邂逅,一位美丽的女人,在这里引发的一些男性的冲动,在男性的内心构筑了双人关系,在男性的想象补充成为三角关系,在男性的压抑后的理性里以大全景的方式变成灰黑的人群在安静的圆形转动。

《白日焰火》在象征道路上把欲望以及欲望的压抑视觉化了,其叙事化的可能性却被大幅度阉割,在这部电影里我们看到一个被过滤出来的城市成为这种视觉的母体,而那些无法被真正叙事成为一个整体的碎片将压抑传递的更加强烈,譬如,肥胖的身体和枪战现场的胖女人、幽暗过道里的马以及带着在一间过时的影院里人们戴着3D眼镜看电影,但是充满上一个时代的对白特质的电影却刺破了现实,让这部电影像上一个时代的哀歌盘旋低鸣。


版权合作©️纸皮儿的水泠翾(微信ID:ishuilingxuan)

杜庆春
杜庆春

北京电影学院电影文学系副教授

27 Comments

发表评论

这是一个用于测试的演示店铺—将不会履行订单约定。 忽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