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IFF 2014】Day1 观影-Hyena

Screen-Shot-2014-06-19-at-11.08.31
在同类犯罪惊悚类电影中,Gerard Johnson的第二部长片Hyena (2014)并没有在故事题材上有过多的创新。贪污罪恶的警察突遇变故,各种问题接肘而来,不断将他推至崩溃的边缘。在影片中,很容易发现《坏中尉》(Bad Lieutenant, 1992)和《污垢》(Filth, 2013),特别是同样拍摄于伦敦的《末路狂奔》(Pusher,2012)的影子。然而,电影独特的摄影风格(Benjamin Kracun),原味真实的场地设置以及直白的暴力血腥场面,都使得Hyena在视觉上具有足够的吸引力。

“Hyena”即是鬣狗,一种普遍群体性觅食、依靠腐肉为生的动物。电影中的“Hyena”,伦敦警察迈克尔·兰度(Peter Ferdinando)领导着一只由马丁(Neil Maskell),凯斯(Tony Pitts)和克里斯(Gordon Brown)组成的四人小队。穿梭在底层伦敦各式各样的贩毒场所,他们最主要的“工作”是找到愿意合作的毒贩,从中获取非法利益。

电影开场,夜晚披上执法套装的他们,在电影强劲的配乐中闯入了一处贩毒的酒吧,没有任何警示与言语,用警棒和灭火器扫荡了整个场地。当他们聚拢在强射光与化学烟雾笼罩的画面中,恍惚间让人怀疑他们的真实身份,身披的执法背心是否只是租买的道具。在清扫后的狂欢中,毒品与警员证一起被随意放在吧台上,伴随着Sylvester 的“Do You Wanna Funk”,吸毒和跳舞是他们最好的放松方式。没有多余的铺垫和拖沓,四人小队日常非法堕落的生活被精巧的浓缩在了事情发展顺利的影片开头。

相对于处女作《托尼》(Tony, 2009)单一的故事线,Gerard显然希望在Hyena中能做的更多,但电影稍后庞杂发展的副线并没有起到很好的支持作用,反而弱化了主线的吸引力和影片的叙事连贯性。从一对阿尔巴尼亚兄弟Nikolla (Orli Shuka )和Rezar(Gjevat Kelmendi )的侵入开始到迈克尔昔日同伴大卫(Stephen Graham)的重新介入,每一个新人物的出现都为主角的处境埋下更多危机。可是,这种紧迫感却被过多对于配角人物的关注所稀释了,更重要的是,在这种压力步步逼近的氛围中,我们却无法在时刻处于紧张与焦虑情绪中的迈克尔身上找到必要的情感落点。

Peter Ferdinando再一次贡献了令人信服的表演,他卷曲的中长发,愠怒阴郁的眼神还有壮硕的体型都使得他绝对的区别于《托尼》中那个高瘦害羞、梳着一丝不苟偏分发型的连环杀手。他身穿着一成不变的衬衣和皮夹克,居住在西伦敦简单的政府公寓。如同开头时他站在阳台思虑的画面所暗示的那样,处于蓝冷色灯光笼罩下的他,是与那个灯光闪烁的摩登伦敦完全分处于两个世界。与《污垢》中詹姆斯·麦克沃伊的角色相比,迈克尔就如同一个严格的禁欲主义者,脱衣舞者无法引起他的兴趣,而他与女友Lisa(MyAnna Buring)的关系更多是建立在各自的需求上。他莫名的忧虑甚至超过了钱和毒品的带给他的满足感,很难说清是他的哪种欲望让他使得所有事都失去了控制,将自己推入绝境。

同样来自The The(Matt Johnson)的配乐依旧非常吸引人,带着鲜明动感的电子乐与电影中冷冷的蓝紫基调以及不断变化的红黄色调互相带动,不时协调着电影的节奏。这两样风味十足的佐料使得Gerard镜下的西伦敦与《托尼》中孤寂乏味的东伦敦多斯顿区域有着明显对比,它们所包裹下的景象极具不安定的深夜气息。在这块边缘区域,无论是迈克尔这样的贪污警察们,还是贩毒的阿尔巴利亚兄弟团伙,他们都如同现代社会的“鬣狗”一般,群体出没在阴暗地带,伺机而动,他们依靠群体而活,也为此付出代价。

一条评论

发表评论

这是一个用于测试的演示店铺—将不会履行订单约定。 忽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