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nephilia月度推荐片单】2011年1月——肥内篇


這個月雜務繁多,看片幾乎都是見隙插針,斷斷續續看的。但量不在多,重在質。確有幾部令我印象深刻的作品值得拿出來跟大家分享一下,這也證明,好片實在多到看不完。

夾帶著好感,季特里(Sacha Guitry)的《作夢》(Fasions un rêve,1936)依舊是他改良過頗能勾動我心的「舞台戲劇片」,在這部片中,他顯示一部影片可以有最簡單的佈局:一個老套的捉姦故事、一個始終沒有離開觀眾視線的場景,就夠了,前幾分鐘搞來一堆演員跟一個看似沒太大必要的宴會,僅僅只是想多點「電影感」罷了,真正精彩的,還是演員和對白。這場夢是季特里為觀眾做的,透過一對無賴。

而曾因《我,皮耶爾˙希維特,殺了我媽、我姐和我弟…》(1976)給我巨大震撼的阿里歐(René Allio)的首部長片《不合宜老婦人》(La vieille dame indigne,1965,或稱「潮婦」)仍然是一部「攝影機—筆」的產物,在一種速寫式的風情畫中,這裡「無恥」的並不是老婦人,而是她身邊的那些人;相反,她才是最坦率的角色,即使她的「新生」只維持了18個月,但導演注入了精神卻是永恆的。

希維特(Jacques Rivette)的《環聖狼峰的36瞥》(36 Vues de Pic Saint-Loup,2009)無疑有點點令人失望,但其堅持的「參數」劇構倒是頗能逐步將觀眾帶進他「片情」世界;基本上,即使是他的「小」作品仍在考驗觀眾的審美耐心。在這部曖昧片名的影片中,這36瞥或許就是一種形而上的反覆,直至記憶被抽象地召喚出來。

相反,迪士尼很久沒有像《長髪公主》(Tangled,2010)再重獲我的歡心,記得最後一次覺得看得欣喜的作品,該是94年的《獅子王》了。當然,這家公司也在改良中,只是他們花了很多時間在摸索現代口味,卻忘卻了他們的標籤還是適合老土的敘事內容。說起來這部動畫片有什麼特出之處嗎?不,它純粹讓人看得愉快,事實上,整個2010年我目前能看到的動畫片裡頭,除了《史瑞克》的完結篇之外,只有這個小姑娘沒有讓我皺眉頭。

這個月有幾個重頭戲,無疑是為了要撰寫關於《豔陽時節》而搬出的幾部祖里尼(Valerio Zurlini)的作品,包括很受好評的蓋棺作《韃靼人的沙漠》(Il deserto dei Tartari,1976)還有兩部稍早的作品《家庭記事》(Cronoca familiare,1962)以及可能是他最好作品的《軍妓》(Le Soldatesse,1965)。光從這幾部片看來,他的主題總是戰爭,但卻是透過不同視角來描寫的,頗符合當時的「風格練習」風潮,儘管這個風潮更多是發生在法國;其次,在氛圍的營造上,變形記時期的卡夫卡恰可比擬,而這份卡夫卡還在威爾斯之後在我心裡獲得重新的認知,並且在祖里尼那裡獲得了再確認;他要比波蘭斯基更接近卡夫卡,至少是我心中的卡夫卡。因而,儘管不如柏格曼的直白,但祖里尼的存在主義精神是明顯存在的。可是他的通俗劇卻不如他前一代人(如費里尼和安東尼奧尼)來得精緻;在形式上也沒有歐米來得潑辣,更甚者,他經常在配樂上用錯人,就像羅塞里尼的家族合作那樣,這些都讓人們對他的讚賞始終有所保留,我也相同。不過他影片同樣要求一種審美耐心,一旦通過了,就柳暗花明又一春了。

至於科恩(Coens)的新片總覺得彆扭,跟他們過去的作品一樣,倘若沒有一點怪異,且經常要帶點黑色的元素,就很難伸展開來。這《真正勇者》(True Grit,2010)不算是他們最差的作品,但肯定也列不進他們的傑作行列,實屬可惜。

肥内
肥内

台湾著名影评人

182 Comments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