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rlin2015·译】柏林影评:《处女之誓》

chunv_text

文章题目:Alba Rohrwacher plays a young woman forced to pose as a man in Laura Bispuri’s feature bow
阿尔芭-洛尔瓦彻在劳拉-比斯普瑞的故事片中饰演被迫变装为男性的年轻女子
作者:Deborah Young
来源:http://www.hollywoodreporter.com/review/sworn-virgin-berlin-review-772725
译者:夏若特和树
校对:Jayster

从里卡杜•达林(Lucia Puenzo)的《我是女生也是男生》(XXY)到阿富汗剧情片《奥萨玛》(Osama),性别问题在当今电影中已经广受探讨,形式多样。简言之,在这个问题上很难再讲出新意。《处女之誓》则从阿尔巴利亚宗族传统入手,质问放弃性别是否能获得自我解脱。答案十分明显。拿过奖的短片导演劳拉•比斯普瑞(Laura Bispuri)携这部制作精良的电影一跃杀入柏林电影节主竞赛单元,引发各方激烈讨论,从而使这部小而独特的电影找到了自己在影史的地位。

阿尔芭•洛尔瓦彻(Alba Rohrwacher)已逐渐成长为意大利的国际一线女星。她对这个沉默寡言,选择变装的阿尔巴利亚女孩的塑造起关键作用。这个奇怪的誓言来源于阿尔巴利亚山区的一个传统,听闻者甚少。在遥远的山区,男性是主导性别,女性应当对男性卑躬屈膝,自觉扮演第二性的角色。女子拥有男性般自由的唯一办法是在村子里毛骨悚然的仪式上,在面若冰霜的男性面前宣布永远放弃女性身份,并发誓永不行性事。

电影通过闪回的方式,在生活于温饱线的阿尔及利亚多雪山区和更为自由的意大利现代都市之间穿梭。少年汉娜(Hana)(Drenica Selimaj饰)被一户人家收养,他们家中无子只有一个女儿莱拉(Lila)(Dajana Selimaj饰)。二人形影不离。但后来莱拉逃避父亲指定的婚事,与情人私奔到意大利,汉娜留了下来。汉娜决定端起来福枪,去她想要去的地方。但这样做的代价是剪发束胸,穿上无趣的男士服装。她改名“马克”(Mark),设想将要过上老村民“帕”(Pal)那样阉人式的生活,帕曾经也是一名女性。

但是,守贞并没有持续长久。养父母死去后,汉娜(或者说迈克)(阿尔芭•洛尔瓦彻饰)乘渡轮来到意大利,出现在莱拉家门口。成年莱拉(Flolnja Kodheli饰)和丈夫为汉娜准备了房间。但他们的未成年女儿乔丽达(Jonida)(Emily Ferratello饰)嘀嘀咕咕,心怀敌意。最终,正是从这个女孩嘴中蹦出了那个明显的问题:“你是男同还是变装女同?”汉娜保持了沉默。

尽管有这样大胆的主题和设定,电影巧妙地绕开了暴力。我们没有看到汉娜骄傲地射杀动物的画面,她被一群男人威胁时,恐吓的场景也一闪而过。很难想象,像汉娜/迈克这样的双性人物在电影中并没有陷入太严重的困难。取而代之,电影始终以自然的方式呈现汉娜对自我性别的慢慢觉醒,从而成就了电影毫无剑拔弩张的安静气质。

洛尔瓦彻在该片中的气质颇像早年的蒂尔达•斯文顿(Tilda Swinton),准确地表达出男性气质而又不用力过猛。但是她的脸庞带有浓厚的拉斐尔前派(Pre-Raphaelite)画派中的女性气质,很难被误认为是男性。如果被误认为男性反而令人困惑。她和身体强壮的游泳池管理员本哈德(Bernhard)(Lars Eldinger饰)的第一次冲突就是因为他误解了汉娜的真实性别,不过能猜到的是,他们随后就不计前嫌了。也许是因为在动荡的意大利北部社会,凡事都能讲得通。

影片对话稀缺到无法维持叙事,深挖故事的精神层面,以致产生不确定性。在这部意大利、瑞士、德国、阿尔巴利亚、科索沃合拍片中,好像每个剧本审稿人在每一幕中都剪掉一段对话,只留下怅然若失的沉默和高深莫测的谜团供观众二次探索。

比斯普瑞在荧幕上表达肉体性很有天赋。画面中充满肉体,却未现裸体。大部分此类场景出现在汉娜陪乔丽达去上游泳课。这是一个很好的隐喻:所有穿着统一游泳服的女孩尽力和别的女孩看起来别无二致。但在另一处肉体画面中,镜头划过年老游泳者和年轻游泳者。他们的身体或松弛或紧致,还有一个满身刺青。尽显多样。

该片摄影精美,南多•迪•柯西莫(Nando Di Cosimo)的优美配乐时有时无,感染力十足。

(编辑:小宇_小柯)

Cinephilia
Cinephilia

迷影网(Cinephilia.net)创立于2010年,聚焦于创作和搜集最好的华语电影文字内容,翻译传播海外电影学术界和评论界的声音,用更为生活化的方式解读电影,结合编辑部、专栏作者群以及所有愿意分享个体电影体验的读者们,共同创造出中文世界里独具特色、质量兼备的电影网站。

26 Comments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