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y 299 究竟什么是正确的事

为所应为 Do the Right Thing (1989),斯派克·李

和电影生活在一起第299天


2017年9月27日星期三
片名:为所应为 Do the Right Thing (1989),斯派克·李
南京,家

Do the Right Thing,有人译成《为所应为》,有人译成《循规蹈矩》。不知道为什么,我对原名一直有种隐秘的吸引力。其实每个人都想要做“正确的事”,或者说大部分人都觉得自己做的是“正确的事”,那么究竟什么是“正确的事”?如果把自己微小却坚定的看法,从自己的内心,摆放到外面的世界,究竟会发生什么?

这是美国最知名的黑人导演斯派克·李最知名的作品。不过我对李非常不熟悉,这部电影也是今天第一次看。之前查阅了一些美国影评人选择的最重要的“美国当代电影”,几乎都会提及《为所应为》,所以我就借着本周排片把它看了。

为所应为 Do the Right Thing (1989),斯派克·李

电影始于一个街区,一位黑人DJ坐在窗口对着麦克风狂喷,这个人带着墨镜,镜片里似乎反射出街上的白色咖啡座,像两块眼白,细看起来有些滑稽。这位老兄连珠炮般的声音非常耳熟,过会儿终于反应过来原来是28年前的塞缪尔·杰克逊

布鲁克林的Bed-Stuy街区的一天,就在欢快有烦躁的气氛中开始了。这是普通的一天,但是每个人都感受到了非同寻常的炎热,斯派克·李准确地传递出一种预感:要出事了。

整部影片的时间仅有一天,场景也只限一条街道。大部分时间采用了一种不稳定的手持摄影、倾斜构图、色彩鲜明、节奏多变、有种漫画书式和MV式的画风。斯派克·李很有能力,将风格化和写实性结合在一起,从容不迫地描绘了黑人街区的悲喜剧。

为所应为 Do the Right Thing (1989),斯派克·李

看这部影片的两个小时,就像在这条街上生活了一天一夜,认识了街上的每个人:那些无所事事的老人和孩子们。这是一个黑人街区,在这叫个白人来修空调,对方都会要求警察保护才来。但是这个街区也有一家二十多年的披萨店,老板是意大利白人,店员包括两个儿子和一个黑人小弟。儿子一个是主和派、一个是好战派的种族主义者。送披萨的小弟是斯派克·李自己扮演,他非常清楚扮演的角色,一个生活窘迫、不负责任、又懒散的黑人小伙。

拍这部电影,就像是斯派克·李把自己所认识的黑人、白人、警察、其它族裔的人,都请到大街上来,让他们发表自己对其他人的看法。这些看法,不是演讲、不是精心准备的说教,就是生活中的小事,一些小牢骚、小玩笑、小冲突。类似电影里的一组“种族腹诽蒙太奇”,我们实在太熟悉了:白人看不起黑人,黑人看不起波多黎各人,波多黎各人看不起韩国人,韩国人看不起犹太人……

作为黑人知识分子的斯派克·李,保持了惊人的平衡,在这部电影里没人任何坏人,也没有绝对的好人,每个人都是普通人,不论他们属于哪个族群。他们在大多数时候心平气和。黑人们欢乐地享用着白人披萨店的食品,白人老板为街区的邻居们吃了他二十多年的披萨而感到骄傲。但是,只要一件小事、一个小情绪,比如白人老板对黑人顾客说“别在我店里放音乐”、比如黑人顾客对白人老板说“为什么墙上都挂在白人照片,没有我们黑人的”。然后……悲剧就爆发了。

为所应为 Do the Right Thing (1989),斯派克·李

电影里一位沉默寡言的憨小伙成了这场悲剧的受害者。就像我们曾在“美国新闻”里看到的:一个黑人青年死于白人警察之手。这个小伙手上带着两个金属指套:一个写着“恨”,一个写着“爱”,就像我们在黑色电影《猎人之夜》里看到的那样,他讲演了一段“爱”与“恨”的故事,在他的故事里,最后“爱”经过一番搏斗战胜了“恨”。但现实中,“恨”战胜“爱”是如此轻而易举。

《为所应为》在今天来看仍然有其意义,斯派克·李拍出了一个“种族歧视”造成的困境。表面上人们维持着某种“政治正确”的表象,但“优越感”或“屈辱感”一旦在心里扎根,就随时会爆发出来。当然,任何族群之间、阶层之间也完全一样。我们甚至不用走到大街上去,看看微博评论就可以感受到这一点了。心情不好的时候,就不必看了。因为拍得很感人,但没有出路。

——如果每个人只能从自己认为的“正确的事”去思考、去行动,去面对整个世界,那的确没有出路。

为所应为 Do the Right Thing (1989),斯派克·李

第43周 变革年代之后的美国电影

9月25日(周一)出租车司机 Taxi Driver(1976),斯科塞斯
9月26日(周二)教父 The Godfather(1972),科波拉
9月27日(周三)为所应为 Do the Right Thing(1989),斯派克·李
9月28日(周四)银翼杀手 Blade Runner(1982),雷德利·斯科特
9月29日(周五)土拨鼠之日 Groundhog Day(1993),哈罗德·雷米斯
9月30日(周六)安然无恙 Safe(1995),托德·海因斯
10月1日(周日)大开眼戒 Eyes Wide Shut(1999),库布里克

卫西谛
卫西谛

电影文化工作者,专栏作家,影评人。先后在《看电影》、《纽约时报中文网》、《生活月刊》等数十家刊物撰写专栏。历任多届华语电影传媒大奖、中国独立影像展、上海国际电影节等多个影展奖项的选片与评委。第49届金马奖评审。出版有十部电影书籍。2015年,独立出版个人摄影集《Way Away:66号公路》。

No Comments Yet

发表评论

这是一个用于测试的演示店铺—将不会履行订单约定。 忽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