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哈特曼一家》:隔靴止痒的“灵丹妙药”

哈特曼一家和迪亚洛|图片提供:德国电影节

和一个喜欢电影的朋友谈及最近在看的德国电影时,谈及其中有一部在德国票房成功的喜剧片,《欢迎光临哈特曼一家》。朋友反问我,“德国有喜剧电影吗?”当然有啊,去年在戛纳得到影评人赞美并且得到了场刊《Screen》最高分的就是德国的喜剧电影《托尼·厄德曼》。不过正如笔者在一次关于“喜剧电影”的访谈中提到的,《托尼·厄德曼》是一部笑中带泪的喜剧片。

《欢迎光临哈特曼一家》当然是一部喜剧片,至少它比《托尼·厄德曼》来的更为纯粹些,就是希望让观众开怀大笑。不过,和喜闹片不一样,作为一部合格的喜剧片,它在让观众们畅快欢笑的同时,却有着极为深刻的社会现实意义。我相信,这也是它之所以在2016年取得票房成功的原因。因为它涉及到了“难民题材”。

再也没有比这个题材更能引起德国民众的共鸣了,它有点类似于中国电影《战狼2》引发的民族主义情感。这是一个社会现象的引爆点。一个德国中产阶级家庭(非常典型的)夫妇在面对中年婚姻危机的同时,妻子安吉莉卡将自己退休后的时间花在了关注和帮助难民的志愿行动上,最终发展到了不顾丈夫哈特曼大夫和儿子律师菲利帕的反对,要将一个难民带回家居住生活。于是,来自尼日利亚的迪亚洛成为了这个幸运儿。可是麻烦接踵而至……不过最终,所有家庭矛盾也在这场收留难民的危机中烟消云散。

哈特曼大夫和迪亚洛|图片提供:德国电影节

在喜剧桥段的设置上,编剧兼导演西蒙·范霍文是合格的。不仅有迪亚洛介入对于哈特曼夫妇之间的隐形冲突(猜忌)的威胁,还有菲利帕过于追求事业而忽视对孩子的关心导致问题少年的屡次闯祸;以及周围的人对这次收留活动分成截然不同阵营之间的明争暗斗;而迪亚洛本身特殊的经历和身份也让他在这个德国中产阶级家庭中的不和谐具有一种强烈的喜剧对比色彩。可是这种过于脸谱化的人物设计和迪亚洛神奇得治愈了这个中产阶级家庭所有家庭矛盾的效果,却使得原本应该足以引起观众们在嬉笑后反思社会现实的该有的深刻荡然无存。迪亚洛的善良和天真,以及遭遇的家破人亡死里逃生的苦难,似乎就成了拯救德国现实的一剂“灵丹妙药”,足以医治因为过度收留难民导致了严重社会分裂的德国面临的所有疑难杂症。

尽管导演并不拒绝和否认难民中也存在者害群之马企图蒙混过关制造恐怖袭击,但是电影这种对于弱智恐怖分子的描写和稍显愚钝的秘密警察的讽刺并没有为这部电影增加多少喜剧成分。反而显得过于矫情和刻意。我突然重新想起朋友问的问题:德国有喜剧片吗?导演在深刻和肤浅中作了选择,于是很显然对某些人而言,这种喜剧电影反而不太具备喜剧效果。这是一部2016年德国高票房电影,不过,相信没有几个人在看了电影之后就会想到邀请某一个难民居住在自己的家中,虽然电影中迪亚洛很友好得主动提出要住在地下室。

这个问题依旧还会摆在所有德国人的面前,“你会邀请一个难民和自己同住吗?”票房之后,大多数人依旧会像哈特曼的邻居一样:此地不许难民踏入。相比于这样的喜剧片,我更希望多一些类似法国导演菲利普·里奥雷2009年的电影《非法入境》。和《欢迎光临哈特曼一家》一样的是,它们的题目都有一个“欢迎”(Welcome)。

tati
tati

旅居丹麦,深度影迷分子,曾代表网易、新浪和腾讯参加过戛纳和威尼斯电影节,也曾为国内多家媒体杂志提供电影稿件。

No Comments Yet

发表评论

这是一个用于测试的演示店铺—将不会履行订单约定。 忽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