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譯】黑色電影註釋(Notes on Film Noir)(一)

作者:Paul Schrader
出處:Film Comment, January 8th, Spring 1972, page 8-13

翻譯/註解:于昌民(Amushi)

【譯者序】:有些黑色電影實在難以找到中文譯名,所以譯者有時會直譯片名,如果讀者想要找到這些電影的資料,請直接以英文片名到IMDB搜尋。

1946年,法國評論家看了他們在大戰期間錯過的美國影片(譯註1),注意到一種譏諷、悲觀與黑暗的氣氛(mood)悄悄地蔓延至美國電影。這種更深沉的髒污在平常的犯罪驚悚片最為明顯,但也在聲名卓著的通俗片中出現。

這些法國影評人馬上就了解到他們看到的只是冰山一角:這些年過去,好萊塢的燈光更加陰暗、人物更加腐敗、主題更加致命、調性(tone)更加地絕望。到了1949年,美國電影進入了最深沉的陣痛和最具創意的恐懼當中。從未有電影敢用如此嚴苛與貶低的眼光省視美國生活,而接下來的二十年也沒人敢這麼做。

好萊塢的黑色電影在電影愛好者與影評中重新引起興趣。黑色電影對今日的年輕影迷和電影學生所持有的魅力反映出美國電影的潮流:美國電影再次將他們的目光放到美國性格的陰暗面上,不過與像是《死吻》(Kiss Me Deadly)、《暗藏殺機》(Kiss Tomorrow Goodbye)這樣真正無情與諷刺的黑色電影相比,這些新生、自厭般的電影如《逍遙騎士》(Easy Rider)跟《冷酷媒體》(Medium Cool) 變得天真與浪漫。隨著現今沉重的政治氣氛下,影迷與導演將會發覺四零年代晚期的黑色電影越來越迷人。四零之於七零,可能就像是三零之於六零年代那般。

黑色電影對於影評來說也一樣的有趣。它提供作家一個充滿傑作卻不為人知的影片寶庫(黑色電影古怪地是好萊塢最好的時期,同時也最鮮為人知),也給厭倦作者論的影評(auteur-weary)一個機會分析新的分類與超越導演的問題。畢竟,什麼是黑色電影?

黑色電影不是個類型(如同Raymond Durgnat幫忙指出Higham與Greenberg在Hollywood in the Forties所提出的質疑)。黑色電影不能像西部片、幫派片藉由傳統的設定和衝突來定義,而是由更細微的調性與氣氛呈現。它是「黑色」電影,不是什麼灰色電影或是「非白」電影的可能變體。(譯註2)

黑色電影同時也涵蓋了一段龐大的時間。它可以追溯到許多時期:華納三零年代的幫派片,法國卡內(Marcel Carne)與杜偉維爾 (Julien Duvivier)的「詩意寫實」(譯註3),史登堡(von Sternberg)式的通俗劇,最遠則可回歸到德國表現主義的犯罪片(朗的馬布斯(Mabuse)循環)。黑色電影最大的範疇可以從1941年的《梟巢喋血戰》開始算起,直到1958年的《歷劫佳人》(Touch of Evil),而且從1941到1953幾乎每部好萊塢劇情片或多或少都有「黑色」的成分。也有一些外國的黑色電影分支,像是《黑獄亡魂》(The Third Man)、《斷了氣》(Breathless)與《線人》(The Fingerman)。

幾乎每個影評都有他對於黑色電影的定義,其中包含著他個人的電影列表與日期以支持他的論述。個人與敘述性的定義總是很棘手。一部關於城市夜生活的電影不必然是黑色電影,一部黑色電影也不用一定要關注犯罪與腐敗。既然黑色電影是由調性而不是類型來定義,我們幾乎很難與他人爭辯。要多少「黑色」的元素才能讓一部黑色電影夠「黑」?

除了爭論定義以外,我寧願嘗試將黑色電影還原至其原本的顏色(黑色的細節與陰影),使所有定義都得回歸的文化與風格元素。

冒著聽起來像是亞瑟.奈特(Arthur Knight)的風險,我想提出四個條件(四零年代的好萊塢)讓黑色電影誕生。(奈特在《Liveliest Art》所用的方法危險地把電影史變得不像結構的分析,而更像藝術與社會的趨力神奇地互動與融合。)這四個催化的元素,應該能夠定義黑色電影,黑色特出的調性就從這四個元素中擷取而來。

【註釋】
1:這些影片分別是《梟巢喋血戰》(The Maltese Falcon, by John Huston)、《雙重保險》(Double Indeminity, by Billy Wilder)、《羅蘭秘記》(Laura, by Otto Preminger)、《愛人謀殺》(Murder, My Sweet, by Edward Dmytryk)與《綠窗艷影》(The Woman in the Window, by Fritz Lang)。

2:關於黑色電影是不是一個類型,實屬爭議。例如James Damico在他的文章Film Noir: A Modest Proposal就以文學角度出發,重新將黑色電影定義為一個類型。本文可在Film Noir Reader, edited by Alain Silver and James Ursini(總圖藏書)找到。中文著作方面,鄭樹森先生所著的《電影類型與類型電影》(洪範書局, 2005)也有相關討論。

3:可參照卡內的霧碼頭(Port of Shadows)跟杜偉維爾的望鄉(Pepe Le Moko)。有關詩意寫實可參照這篇 。詩意電影當然也可追溯到「詩」與「電影」的問題,相關論述可參照Jacques Aumont的《電影導演論電影》(上海人民出版社, 2007)的第二章第四節。

213 Comments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