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PH:PIX 2010 第三天


(电影Around a small mountain剧照)

A Man Who Ate His Cherries (伊朗,2009) ★★★★☆☆ ——Dagmar 12:15
伊朗导演Payman Haghani拍摄的处女作,一部简单粗糙的黑白电影,但是却让人回想起伊朗电影早期新浪潮先驱们的作品。同样是接近纪录片的拍摄方式,而且由于制作成本超低所以在很多时候只能用声音来弥补画面,不过这倒容易让人在观影过程中产生和主人公同悲同喜的效果。

工人Reza迫于妻子离婚并且向他索回嫁妆的经济压力,希望通过自残来得到经济上索赔得以解决自己的问题。电影开始Reza同事因为工作事故失去手指已经埋下伏笔,而同事归来后告诉他厂方的赔偿金额和已经与日俱增的经济压力开始让观众担心他的手指;最后万幸中的好结局和很多同时期的伊朗电影一样,也寄予了一种希望。

令我感到惊讶的是电影中展现的女性主导的离婚一事,和之前想象中的伊朗相去甚远。而电影中两个彩色的洗樱桃和吃樱桃画面,则让具有希望的结局带有一股强烈的悲剧色彩。不过,向来觉得每个镜头为电影主旨服务的我,对于电影中彩色镜头中Reza妻子洗完樱桃后开门走出的这个画面疑惑不解,不清楚导演想表达什么。

Around a small mountain(法国,2009) ★★★☆☆☆ ——Dagmar 14:15
新浪潮老将雅克·里维特(Jacques Rivette)的新作,好友Luc在豆瓣上也推荐过,所以我毫不犹豫得选择了这部电影。尽管在播放时间(84分钟)上和他之前的作品比较起来短了许多,但是电影中一样存在着一个需要逐渐剥离解决的秘密。酷爱戏剧的里维特让演员在杂技团的舞台上展现自我。电影通过小丑的抛盘子节目贯穿始终,而Vittorio的介入成了这个家族马戏团和Kate寻找过去和进行自我拯救的外因。Jane Birkin和Sergio Castellitto可爱而又有趣的对手戏缓和了有些沉闷的情节气氛。

The Blacks(克罗地亚,2009) ★★★☆☆☆ ——Dagmar 16:45
当习惯了战争的士兵们突然失去了需要厮杀的鲜活的敌人,随之而来需要面对的是内心另一个自我。克罗地亚年轻导演Goran Devic和Zvonimir Juric合作拍摄的这部表现战争后遗症的电影用倒叙的手法讲述了这个已经除去番号的“黑人”小队互相厮杀的悲剧。电影取材于发生于克罗地亚战争期间的一个屠杀事件,导演试图用这个悲剧来表现普通人在战争期间如何成为战争罪犯。不过和好莱坞类似题材不同的是,电影并没有聚焦于杀戮的现场,而是将焦点转到了厮杀前的那次寻找战友的森林迷途之旅。画面色彩冷峻,似乎更倾向于俄罗斯电影的风格。

Hold om mig(丹麦,2010)★★☆☆☆☆ ——Dagmar 19:00
这是我看的这次电影节主要竞赛单元New Talent Grand Pix的第一部参赛影片,由之前曾经执导多部获奖短片的丹麦导演Kaspar Munk和年轻的编剧Jannik Tai Mosholt 一起合作拍摄的第一部长片,故事灵感来自于他们多年前看过的一段网络视频。电影讲述了品学兼优的女孩Sara在学校遭受同学羞辱后自杀的悲剧。和之前多部表现学校问题的北欧电影不同的是,导演在结构上明显模仿了另一位丹麦导演Christian E. Christiansen2008年的电影Dig og mig,将镜头聚焦于四个学生的家庭生活,从而将Sara的悲剧扩大到了家庭和社会问题的高度。尽管在内容上有四个家庭的素材和社会背景交待,但是电影更适合于制作成一部短片,80分钟的长度明显对于导演来说有点勉为其难了,情节调度上显得有些力不从心。

Kinatay (菲律宾,2009) ★★★☆☆☆ ——Dagmar 21:45
有人说这是部口味比较重的电影,但事实上在虐杀程度上和韩国日本电影无法相比;个人感觉出彩的是电影开篇全家携子结婚的欢乐场面对于下面情节中隐含的潜秩序下小人物的无奈和可悲,家庭的欢乐从某种意义上预示了后来主人公左右为难却最终选择同流合污的境况;最令人难以忍受的是驱车前往犯案过程中的那几十分钟,观众席上已经有人忍不住离席而去,而我也有点昏昏欲睡,或许是昨夜没有睡好的缘故。对这种摇晃厉害六神无主式的镜头丹麦人已经被道格码兄弟蒙混了,所以不想再多看。观片后和几个丹麦朋友的讨论,大家都认为确实是个好故事,但是完全可以拍得更好;几乎所有人对导演Brillante Mendoza凭借此片赢得去年戛纳的最佳导演奖感到不可理喻。记得有个评委事后对媒体说就他个人而言,他再也不想看这部电影,可见那时在这个奖项问题上评委间争论也是非常激烈。

另记:Hold om mig放映后导演Kaspar Munk和编剧Jannik Tai Mosholt一起上台和现场观众做了个简单的讨论。对于他们的新作品,在场的丹麦观众表示了感谢和赞美,不过除了对于小演员的“杰出”表演和长时间的casting工作之外,两人更多的是提到了当时网络那段视频给他们的强烈印象以及由此产生的灵感。在我问到他们是否考虑过他们的新作品和北欧最近几年描写学校问题的电影一样,试图揭示这种欺凌现象在学校中存在的社会和家庭深层因素时,两位年轻的电影人似乎有些尴尬,刚开始的时候Jannik Tai Mosholt表示自己在创作剧本时并没有考虑这个问题,不过后来导演Kaspar Munk补充说前段时间频出的丹麦学生暴力事件可能会帮助这部电影在表现不同家庭对待子女的问题上会更引人注目一些,也许会因此产生一些社会效应;同时他说明了下他并没有将这部电影和其他电影做过比较。

我最想看的21:00的R由于被片方包场作为正式上映前的首映成为剧组以及制作方关系户的盛会而无缘得以一见,。Dagmar影院被接壤而来的明星记者包围了,我和Jesper Dahl以及Omar Shargawi都擦肩而过。我无心停留,和Kaspar Munk以及Jannik Tai Mosholt被簇拥的人流挤出出口后匆忙重新挤入购票人群排队重新换成了Kinatay。

tati
tati

旅居丹麦,深度影迷分子,曾代表网易、新浪和腾讯参加过戛纳和威尼斯电影节,也曾为国内多家媒体杂志提供电影稿件。

64 Comments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