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姐》:东方唯美版的指匠情挑

the-handmaiden-is-an-upcoming-south-korean-film-based-on-the-novel-fingersmith-by-sarah-waters-being-directed-by-park-chan-wook-
戛纳媒体场首映后,似乎好多影评人都提及朴赞郁的《小姐》失去了根据小说原著改编的BBC迷你剧《指匠情挑》里“手指”的情挑。这种观点深不以为然。个人以为女佣Sookee(金泰璃扮演)用手指帮助秀子小姐(金敏喜扮演)嘴巴敷药的举动足以列入影史最佳“诱惑”镜头之一。这是其一。至于其二,朴导还把原著小说中维多利亚时代换到了日占期间,而正如小说原作者萨拉·瓦特斯评价朴版剧本时说的,“(《小姐》)与其说是改编之作,不如说是受小说启发而作”。这本来就是创新性的改编。

从《复仇三部曲》开始,出身影评人的朴赞郁就已经奠定了他是当代韩国电影最具代表性的导演之一的地位。在他的电影里,叙事的非常规化早就成了他作品的热色之一。《小姐》分成了三个叙事部分,每个部分的视觉角度从不同的角色出发,分别了Sookee和秀子在这场诱惑过程中扮演的角色,以及两人如何完成了追求爱情和自由的精心设计 ,不免俗的实现了最为幸福的结局。即使是三个不同部分的巧妙承接,《小姐》依旧延续朴式循环推进的叙述方式来为观众展现真相。每个部分出人意料的结局和下部自然的衔接。

《蝙蝠》中的神父和泰勋最后牺牲奉献是一股无法逃脱的宿命;《斯托克》中英迪亚和查理也是大家族中童年缺憾以及精神病史的折磨。《小姐》做为这个“暗黑三部曲”(我暂时这么命名这三部电影)的最后一部,则是对前两部电影的一个完美而又幸福的总结。无需再采用牺牲自己的方式(秀子尝试上吊,但是没有成功),大宅子里被病态的叔叔摧残折磨威胁的秀子最终迎向了崭新人生。尽管也是一部惊悚片,但是相对于朴赞郁的之前作品,《小姐》难得地让爱情重新力量战胜了人性中的黑暗,特别是秀子和Sookee的结合。他非常完美地第一次让电影中的角色完成了自我救赎。

另外被观众津津乐道的自然是电影中直白大胆的女同性爱场面,“情挑”的场面细腻而又真实。特别是朴赞郁用不同的感官特写的镜头来表现秀子和Sookee从肉欲的彼此吸引开始逐渐升华为感情的变化。和欧美导演在表现同性情色场面的“硬式色情”(比如一起入围本届戛纳主竞赛单元的法国影片《保持站立》男同的情色场面)方法不同,朴赞郁在镜头和色彩上更希望实现东方唯美主义。而朴赞郁依旧毫不掩饰自己对于女性角色的偏爱。《小姐》中密谋设计的假伯爵(河正宇扮演)和秀子的叔叔上野(赵镇雄扮演)最终都落得人财两空还误了卿卿性命。

做为韩国黑色电影的代表导演朴赞郁的最新作品,浪漫惊悚片的风格在《蝙蝠》中就已经体现的凌厉尽致,《小姐》惊喜不多,情节悬念设置巧妙只是冲突并不明显。反而比较《情匠指挑》的英伦风,朴赞郁倒是将这种东方唯美主义的镜头画面布局灯光发挥的淋漓尽致,真的可以让观众有“美色双收”的感觉。

tati
tati

旅居丹麦,深度影迷分子,曾代表网易、新浪和腾讯参加过戛纳和威尼斯电影节,也曾为国内多家媒体杂志提供电影稿件。

No Comments Yet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