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Jacques Tati

《聪明笨伯古惑车》:看着那些轮子

法语中形容交通、意味着机动车辆的移动的词是“la circulation”。trafic可以同这个词相互替换,但是trafic首要的意思还是指商业中的交换,物物交换。雅克·塔蒂(Jacques Tati)将这个词用在他1971年关于汽车文化的全景电影中:这是在他之前电影《玩乐时光》(Playtime)中讽刺舶来词的一个例子。《聪明笨伯古惑车》(Trafic)的一个目的就是用来讽刺巴别塔一样世界中商业和文化引起的语言世界主义。 《聪明笨伯古惑车》是一部关于汽车和汽车对驾驶者、买家和卖家产生的影响,偶尔还有那些需要躲避汽车的人。在它刚刚发行的时候,塔蒂坚持在法国发行时名字要叫做《娱乐圈》(Show Business)(另一个舶来词),他也没有在《玩乐时光》中那么反对现代建筑一样反对汽车了:“我只是想简单的表达当人们在车轮后面的时候像便变了一个人。”除了司机以外,毫不夸张的说,《聪明笨伯古惑车》担忧一切运动的物体。在电影中,导演改变了自我的形象,于洛先生是一位设计师,工作于法国一家虚构的汽车公司,Altra( 实际上这辆汽车是一辆装饰过的雷诺 4)的创新多功能露营生产厂家。这辆车会在阿姆斯特丹的RAI国际会展中心揭幕,于洛先生身兼重任,需要将他的作品运送到那里,卡车司机马塞尔将陪同,还有美国的公关马塞尔(马塞尔·金伯利)。该电影最大的笑料就是这辆车实际上根本没法被开到阿姆斯特丹,必须要人来推——即使有那么多的资金,Altra除了把这台车挂在一辆老旧还不停熄火的卡车后面,无法找到更好的办法去运输它了。塔蒂这个关于失败的运输故事看起来很像亨利乔治·克鲁佐(Henri-Georges Clouzot)的《恐惧的代价》(The Wages of Fear, 1953),它讲述了一个关于运输一辆满载爆炸物的 卡车的故事,不同的是《聪明笨伯古惑车》中会爆炸的是这个世界本身。 于洛先生的旅程被永无止境的熄火和绕路弄的支离破碎。在他离开Altra总部的时候预示了他不能开车走直线:每当他想在他设计的产品上画个框子的时候,便有人走进他的工作室,推他一把,把他画的线弄成之字形。而于洛先生自己几乎不是造成混乱的原因。决定性灾难的催化剂是玛利亚,她强迫症般的要求绕开所有的障碍从而达到目的地才是使旅途遥遥无期的根本原因。在边境的时候她坚持放肆地驾驶使得卡车被荷兰警察扣押并仔仔细细的进行了检查。这个情节延伸出一个插曲,于洛先生证明车上的一切都非常完美,同时非常合理,车的特点包括:保险杠能够展开成为座椅,一个真的可以烤牛排的烤炉,喇叭可以变成电动剃须刀。 后来,玛利亚超速超过一辆警车引发了一场令人震惊的连环车祸,这是电影中为数不多的杂乱却又精心设置的桥段,包括一辆以45°角向前飞驰的雪铁龙汽车,一辆以车轴为中心旋转的汽车,和另一辆追着掉落的轮胎的汽车,开开合合的引擎盖像是饥饿的鳄鱼。一场新的运动随着车祸之后的静谧而出现:车里的人纷纷从车里出来,以一种奇怪的芭蕾姿势舒展着身体,一个神父走向他的车,跪在车上好像在做弥撒一般。…

0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