葡萄牙导演玛努埃尔·德·奥利维拉专访

99-year-old Portuguese director Manuel de Oliveira poses during the Hommage Manoel de Oliveira photo call during the 61st International film festival in Cannes, southern France, on Monday, May 19, 2008. (AP Photo/Matt Sayles)

年过百岁的葡萄牙老将玛努埃尔·德·奥利维拉(Manoel de Oliveira)是电影世界的榜样,无数电影大师对他坚持独立追求以及旺盛的创作活力表示敬佩。几乎每年欧洲三大电影节上,都可以看到他带着新作出现的身影。67届威尼斯影展上,他的最新短片《弗拉的圣文森油画,诗意的解说》(Painéis de São Vicente de Fora – Visão Poética)在一种关注单元亮相,这是他受葡萄牙波尔图赛拉维斯基金(Serralves Foundation )二十周年及博物馆十周年纪念之托,拍摄了这部以西班牙16世纪著名油画为主题的16分钟短片。

影片放映前,大师玛努埃尔·德·奥利维拉在主席马可·穆勒的陪同下出席,如同每一次在电影节上的亮相,迎接他的总是全体起立、雷鸣般的掌声,就座的老人不得不一次又一次的起立,向前后左右的敬仰者们挥手致谢。

9月9日中午,在电影宫近旁的Excelsior官方酒店,已经略显疲惫的老将,依旧按预定计划,欣然接受记者独家专访。他主动透露曾经5、6次去过日本,对东方文化着迷,不过还没有机会踏上中国。历尽一个世纪的沧桑,奥利维拉看透人世,面对记者,他将自己面对世界的独特人生观一展无疑。

人们经常在戛纳、威尼斯和柏林电影节上看到您的身影,电影节这个特殊之地,对你来说意味着什么?

电影节很重要,他就像是一个车站,你在这里可以了解到许多关于电影的知识,有机会看到所有人的电影汇聚到一起。另一方面,很多影评人在这里,帮助你对电影做出更好的理解,这也很重要。

昨天下午您的短片在电影院放映的时候,人们对你热烈鼓掌,其实每次在电影节看到这样的热情,这时候您是什么心情?

非常开心(笑),因为对一个艺术家来说,无论是电影还是其它创造,没有什么比观众对作品的理解更好的回报了。

您也是电影历史发展的见证,在您看来,世界和电影的发展演变,是在朝着好的方向,还是更糟了?

不,没有演变进步,什么都没有。因为生活还是那样,没有进步,总是一样的事情重复。《圣经》在中国可能被了解得不多,你知道它讲述的是世界的起源。亚当和夏娃的长子叫做该隐(cain),他选择了最好的送给上帝, 另一个儿子是亚伯选择了最坏的送人,却受到奖励进入了天堂。该隐大怒,选择了复仇,将亚伯杀死。复仇,是人类最古老的感情,一直到今天没有任何改变。人类的情感和诞生之日一样,充满复仇和欲望。各种党派,无论是共产主义或者不是共产主义,社会主义或者皇家人士,到头来都是一回事。党派是一种装饰物,现实还是完完全全的老样子,一点没变。因为党派不可能改变人的性格本性。

您描述下的人性似乎很让人悲观?

(非常激动)不,不是,这只是现实主义。

这是您一贯的世界观,还是在时间里演变得出的结论?

不,这不是一个结论,是面对世界的事实发现。人们以这种方式诞生,只能意这种方式死去。的确,现在很多事物从技术上得到改变,有了进步,但是这些进步究竟有什么用?人们更舒服了,没有别的,但是舒适并不能改变世界。电影技术确实改变了很多,但是究其根底,完完全全和以前一样。电影是生活的一面反射镜,但生活没有变,从这个意义上,电影也没有变。电影的服装变了,趋势变了等等,但是都没有用。

那么,电影的力量究竟在那里,它能改变世界一点点吗?

不能。你知道,卢米埃尔发明了电影,发明最初人们拍摄的是现实主义题材,后来出现了梅里耶,他拍摄荒诞神奇影片,之后又有马克斯-林德拍喜剧,就这些了,都是一样的重复。

那么,那位叫做奥利维拉的导演,他都在做什么呢?

奥利维拉是另一个人。奥利维拉、还有所有的导演,画家和作家和悲喜剧家,都有原创在其中。你知道是每个艺术家的敏感和真诚给了艺术以创新。你知道中世纪时期有很多画家,情形也完全一样,他们都画圣母玛利亚、耶稣的像,却各有所异。

您也看到今天的电影世界取得很多技术进步, 譬如当今很流行的三维制作,您的态度是怎样的?

这些都是技术,技术是和科学连在一起的,和艺术所属的表现力无关。无论是大银幕上的三维还是两维,讲的都是一样的东西,艺术都是对真实生活的复制。

不久前戈达尔拒绝了前往奥斯卡领取终生成就奖,他的做法好像正好和你相反,您是面对世界开放,他却将自己封闭起来?

你说戈达尔?他属于另一代,太老了。(笑)

已经拍过这么多电影,还有什么希望去做但还没有做的事情吗?

很多,许多生活中我没有经历的事情,你知道电影是一回事,生活是另一回事。

刘敏
刘敏

旅法记者,影评人,曾为《电影世界》驻法记者;十多年来,协助新浪娱乐报道欧洲三大电影节及其它重要影展,并受邀为《南方周末》,《周末画报》、《北青报》和《大众电影》等众多国内媒体撰写影评、电影节和文化报道。凭借在法国积累的多年经验人脉,近年来还致力于电影制作和宣传发行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