預計閱讀時間為: 10 分

62022

《一步之遥》是今年柏林电影节唯一一部华语竞赛片。导演姜文早在首映数天前便抵达柏林,可是之后,媒体没有人知道他去了哪。没有举办酒会,没有出席活动,也没接受任何形式的专访。直到电影节进行到第七天,姜文才终于现身《一步之遥》首映媒体会。他笑脸盈盈,彬彬有礼,对每个提问的中外记者都说,谢谢你。

这是姜文时隔两个月后,再次为《一步之遥》出现在媒体镜头里。这回即将接受检验的是被删减了20分钟后的全新国际版本。没等台下记者提起国内公映版,姜文先主动向外国媒体交代了“前情”:“很多夸赞都是在疯狂的批评之后出来的,这部电影在中国两极分化得很厉害。”后来他还意味深长地说了句,“越自由就越寂寞,不想寂寞就没那么多自由。”

被问及这次是否有信心在柏林拿奖,姜文索性连对票房的心声也一并吐露:“(得不得奖)能说明什么呢?就像票房有时候很好,有时候不好,有时候还凑合,掉在这里没乐趣。这么多电影来电影节,大部分都得不了奖。老盯着得意的人说事儿,显得有点没意思。咱这么大国家,不是这么势利眼的吧。”

台上坐在姜文身边的,是制片人马珂、利雅博以及主演周韵、洪晃等。马珂和洪晃都力挺《一步之遥》,洪晃称它是一部特别好的讽今作品,马珂则表示,“我们很骄傲把它拍得很完美”。

姜文三大节征途圆满 自曝《一步之遥》国内口碑两级

继威尼斯和戛纳之后,姜文又来到了柏林,以导演身份集齐了欧洲三大节主竞赛单元的入场券。能完成这点的导演世界上并不多。

时间倒回到2013年8月,姜文受邀出任威尼斯电影节主竞赛单元评委。当时的姜文一边履行着电影节评审职责,一边还通过电话和邮件,远程指挥国内团队继续筹备《一步之遥》;2014年5月,该片主创团队到戛纳电影节进行宣传,其间举行了一次酒会,姜文请所有国内媒体记者边喝边聊。望着戛纳的蔚蓝海岸,姜文诗兴大发:“红毯迢迢宽几许,雕栏玉砌应犹在,只是朱颜没改。”被记者问2015年是否会带《一步之遥》来戛纳参赛,姜文嘿嘿一笑,贫嘴道:“可以啊,你希望就可以,回头一起来。”

《一步之遥》的戛纳行并未兑现,为择机取景又错过了威尼斯和多伦多两大电影节的邀请。最终来到柏林就像命运指定,可此时电影已在国内下映了,票房不及预期,口碑也分化两级。在柏林的媒体会上,姜文主动向外媒讲起了《一步之遥》在国内遭遇的负面境况:“很多夸赞都是在疯狂的批评之后出来的,这部电影在中国两极分化得很厉害,骂的人无所顾忌,很痛快。能给他们创造一个痛快表达的机会我也很荣幸。”言语中透着一丝不太姜文的谦卑。

冷静面对票房和获奖 洪晃等亲友团亲临力挺

《让子弹飞》曾把姜文捧上神坛,《一步之遥》却让他备受怀疑。姜文似乎憋了一肚子话,在柏林的媒体会上,一股脑都吐了出来:(得不得奖)又能说明什么呢?就好像票房有时候很好,有时候不好,有时候还凑合,掉在这里没乐趣。

一同出席媒体会的制片人马珂和演员洪晃都表示坚定支持《一步之遥》。马珂称,“我们很骄傲把它拍得很完美。”洪晃一句“我觉得这是一部特别好的讽今(作品),所有东西我都看得出来中国的影子,我们走了很长一段路,但是好像跟原来也就一步之遥”令台下掌声四起。

有台湾电影教母之称的焦雄屏[微博]也坐在台下记者中间,她告诉新浪娱乐,这部电影她可能都看过二十多遍了。“柏林版本更短了,我觉得时长本来就不是问题。姜文起码在用心拍电影,不应该打压他,不然以后谁来好好拍电影?”焦雄屏正色道。台湾导演钮承泽[微博]也悄悄参加了首映观影,几天前他在柏林一场酒会上表示,此行最想看的电影就是《一步之遥》。

去年在戛纳时,姜文是以这样方式回答问题的:记者问“您觉得葛优在这次的喜剧中……”话还没说完,姜文就打断他说,“谁说这次是喜剧了?哪儿说不是喜剧了?都有。”记者又问《一步之遥》怎么做全球推广,姜文反问道:“你是哪国媒体?干嘛替他们操心呢?”

但是这回,姜文收起了上扬的语调,认真回答每个提问,对每个记者都道了一声谢。当然,他仍旧是活跃现场气氛的好手,比如夸奖周韵用了几个月时间学唱歌剧,在拍电影时是真唱,“春晚为了让歌手好看都是假唱呢”,周韵在旁赶紧纠正道,“现在已经真唱了……”一名非洲记者起身三次,表达了对《一步之遥》的无尽喜爱。会后姜文特意走到台侧,再次感谢他的赞赏并说,“因为你我都想去非洲了,现在还一次都没去过呢!”

柏林媒体会交流实录:

记者:20年代的上海跟现在的上海相比,为什么会更有意思?

姜文:因为现在的上海也不是电影里的上海,拍出来的当然更有意思了。

记者:我觉得这部电影非常精彩,开场两个男主演在泡沫里出来是怎么做到的?

姜文:那不是我做的,如果我们真的在泡沫里可能就憋死了,因为拍了整个一下午。我要感谢德国的电影特技工作人员,反复试,把它做得像小时候吹的肥皂泡。你说喜欢这部电影,我非常高兴你夸赞,因为最近很少听到这么直截了当的夸赞。很多夸赞都是在疯狂的批评之后出来的,我不怎么上网,这部电影在中国两极分化得很厉害,骂的人无所顾忌,很痛快。能给他们创造一个痛快表达的机会我也很荣幸。很少见集体这样表达,下次像你这样一对一会更好一点。

记者:很多人说姜文的电影能映射到现实,这部电影跟现实有哪些联系?

姜文:我的电影就是独立的电影,我拍电影的目的就是为了拍有意思的人物,根本不想讽刺别的时期,那样怪可惜的,电影挺贵的。但看完电影有什么联想我是不能阻止的,是创作者和观赏者之间的关系。

记者:您的电影里有很多有意思的地方,比如骂走日想飞天红楼梦,是否担心文化差异导致外国观众不理解

姜文:我当然愿意全世界都看过《红楼梦》,我也希望都能听懂马走日,但这个确实不容易。不能因为这个就不举曹雪芹的例子。我最早看西部片也不知道牛仔为什么拔枪杀人,高速公路追车,并不了解外国电影的背景。想看就能看,不想看可以随时把自己挡在未知之外,那我也没办法。

记者:怎么表现这部关于凶杀和拍电影的电影?

姜文:这个宣传手册和电影最后的字幕有交代。这个电影来自一个真实的杀人案件,它后来成为了中国第一部电影长片。在1921年发生了这样的案件,这个案件的一部分就是这个电影。我想我这个电影从很大意义上说,就是在拍关于电影的电影。如果说关于电影的电影,我当然愿意里面有很多黑白、彩色、纪录片甚至16格的电影。我自己主动要做的就是开场教父的样子,一个人求另一个人做事,最后终于求到了。这件事情本身也是凶杀案,我不愿意拍成凶杀,更愿意拍成电影的故事。一句话,在我看来,这更像一部关于电影的电影。

记者:洪晃对电影在国内映后的各种评价有什么看法?

洪晃:英国有一个雕塑家,我曾经采访过她,因为我的正式职业是一个记者。他说一个作品的完成是观众有了反应。我觉得这是一部特别好的讽今作品,所有东西我都看得出来中国的影子。我们走了很长一段路,但是好像跟原来也就一步之遥。

姜文:我要是早听见你这么说就能拍得更好了。

记者:制片人怎么看?

马珂:做这个项目是从四年前开始,我们想在中国拍一部很不一样的电影,今天看已经达到了目的。我们当时非常坚定地做这样一件事,我们很骄傲把它拍得很完美。

姜文:现在你们知道为什么在中国他们说看不懂了吧?我们的制片人都说英语。

记者:为什么不让洪晃老师参与编剧?

洪晃:我也这么说,但他没看上我。

姜文:我要是让她当编剧,她这角色谁演?她是不可替代的。

记者:周韵唱歌剧是怎么演的?

周韵:我为这个电影练了七八个月的歌剧,但是最后那声音不是我的。

姜文:教歌剧的老师说,唱歌剧就是那样面红耳赤青筋暴起的,很多演员都不愿意那样演,比如春晚,为了看起来好看就假唱。

周韵:(捅捅姜文)现在已经真唱了……

记者:为什么你的电影男主角都姓马?最后一场戏为什么好多结婚的人?

姜文:因为马珂姓马,谁给钱多就姓什么呗!

在农村,老太太小媳妇讲故事都很有想象力。跟神仙对话,月亮上下来几个人等等。有时候我也会做白日梦,闭上眼睛还能看见他们。最后马走日表面上是为了保护武六,但其实心里也是弥补了对完颜的愧疚。

记者:舒淇和葛优为什么没来?

马珂:舒淇正在拍戏,正好在杀青,来了对另一个剧组损失太大。葛大爷是因为不坐飞机,他要是坐火车来了,柏林电影节就结束了。

记者:去年有三部华语电影参赛,还有一部获奖了,你今年来柏林是否有压力?挺勇敢的……

姜文:确实挺勇敢的,但无知者无畏。去年好像是来了三个电影,两个得奖了。按照这个说法,我是不是不该来了啊?无非几种可能,来仨得一个,来一个得仨,也可能啥也没得着。这又能说明什么呢?就好像票房有时候很好,有时候不好,有时候还凑合,掉在这里没乐趣。参加体育比赛,李娜(在意)得没得大满贯,没意思。这么多电影来(电影节),大部分都得不了奖。老盯着得意的人说事儿,显得有点没意思。咱这么大国家,不是这么势利眼的吧。

记者:怎么做到又当导演又当主演的?

姜文:因此说明我为什么花时间写剧本,通过这个我才明白我在演什么。现场有很多导演,除了我之外还有八个编剧,还有摄影师,都可以做导演。我们有七八个八九个监视器,谁看完都可以说老姜你演得怎么样。我很幸运得到了大家的指点和指导,谢谢。

记者:柏林电影节和其他影展有什么不同之处?三部曲接下来会拍什么?

姜文:我是去过一些电影节,要问什么区别呢,柏林电影节是冬天,走红毯得有点功夫。第三个可能是拍施剑翘,是北洋女杀手的故事,用十年时间报仇成功,有点像教父里的Michael。

记者:怎么看待观众和电影的关系?

姜文:观众和电影的关系是很有意思的关系。可以大概理解成水和船,船需要非常大的浮力。但如果你来去自由,没有水有两只脚也就够了。越自由就越寂寞,不想寂寞就没那么多自由。

记者:这部电影为何用大量特技?

姜文:我们确实用了很多特技,因为我们去上海发现,没有办法拍过去的上海。这也是我们为以后趟了一条路。比如以后拍老北京,不一定要在北京拍,但不代表不必对上海有细致的研究。我一直旁观和参与,它不是简单的复制,而是再创作,为我接下来的创作提供了很好的经验。

马珂:特技占投资的10%到15%,是很大的比例,因为是拍这样年代的电影。我们用比较大的规模复制上海,因为上海已经没有景可拍了。

【原载于新浪娱乐

(编辑:Yuruky)

何小沁
何小沁

影评人,翻译,现供职于新浪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