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译】《神探夏洛克》幕后主创访谈(作者:Nick de Semlyen)

Sherlock Series 3
作者:Nick de Semlyen
翻译:耿筱林

在《神探夏洛克》第三季接近尾声之时,我们来到这位名侦探的家里,对两位狡猾的编剧马克•加蒂斯(Mark Gatiss)和史蒂文•莫法特(Steven Mofat)进行了一番“拷问”。

神探3
左:马克•加蒂斯(Mark Gatiss)/右:史蒂文•莫法特(Steven Mofat)

在贝克街221B号的客厅,两位同事正在上演“抢椅大战”。最终,史蒂文•莫法特无奈的耸耸肩,“这次它归你了,”,他把屋子里最好的扶手椅让给了马克•加蒂斯。于是加蒂斯坐进了福尔摩斯专用椅(一把由勒•柯布西耶设计的大安乐椅),莫法特则试着在华生的那把破旧躺椅上(可能是《神奇老太太》(Super Gran)遗留下来的道具)找一种舒服的姿势。彼时是2013年的5月,我们在BBC位于加的夫的摄影棚内采访了这对合作伙伴,他们在与本尼迪克•康伯巴奇(Benedict Cumberbatch)以及马丁•弗里曼(Martin Freeman)拍摄第三季第二集华生结婚的间隙中腾出时间,共同畅谈与这位名侦探相关的所有话题。不过,鉴于他们头脑出色、学识渊博,此次访谈的挑战,成了尽量不要被谈论剧中丰富多彩的炫酷道具——不但包括《莫里亚蒂(Moriarty)的警察法规》(它是夏洛克•福尔摩斯协会(The Sherlock Holmes Society)寄给加蒂斯的),甚至还有那只喷漆上色的野牛头盖骨——而偏离主题。正如艺术指导阿维尔•琼斯(Arwel Jones)所言,“这是每个男孩做梦都想要的房间……”

咱们先聊聊一个大的问题。你们俩哪个像夏洛克,哪个像华生?
马克•加蒂斯:我像帕西•“蝌蚪”•菲尔普斯(Tadpole Phelps)*。
史蒂文•莫法特:我比较像格洛里亚•斯科特帆船(Gloria Scott)**。
(见后面原文注解)

或者你们俩都像莫里亚蒂?不仅仅因为你们的剧本处处暗藏玄机,而且还有这样一个事实,网上有一大波“侦探”试着破解你们的秘密……
莫法特:正解!网上有很多猜测,尤其是关于夏洛克的复活。但是我们不去理会,因为它们可能会多少影响到你的想法。
加蒂斯:话虽如此,但是这样的关注度还是挺让人高兴的。有人在巴茨医院(夏洛克“死亡”的地方)的墙上涂了句“我相信福尔摩斯还活着”。
莫法特:我曾到过那里,并且确信已经处理掉了。
加蒂斯:另外,我们不得不处理掉那个红色的公用电话亭,因为我们在那里拍戏的时候,亭子里到处都是写着类似信息的小卡片,太不可思议了。

当你在写第二季的高潮之时,你肯定能料到观众会有什么样的反应吧……
莫法特:我们没有预想。我们只是希望能让故事变得更加扣人心弦——这是我们在构思第二季的时候首要考虑的问题。而恰恰是在那一集快要播出的时候我才会开始觉得,天哪,这集肯定能让一些人抓狂的!
加蒂斯:我们在马丁的房子里看了首播。并且即使看了100遍,在最后的20分钟里,我的心也都一直悬着。你突然意识到每个人都在同一时段收看,然后我们的手机就一直嘟嘟嘟响个不停,你懂的。
莫法特:短信上写着:“这都***是什么情况啊?”
加蒂斯:当柯南•道尔一开始在小说中让夏洛克死掉之后,他在街上就遭到了袭击。并且那个时候,年轻的男粉丝们纷纷在礼帽上戴上黑色的绉纱。我们遇到的情况,其实是这种现象的现代版。
莫法特:我们倒没被人在街上袭击过。但也就在街上的感觉是正常的!不过这已经变成了一个挺奇特的现象。我之前从没有过类似的体验。

铁杆粉丝是如何表达他们的热情的?
莫法特:主要是说像Gay片。很多人这么说。
加蒂斯:远东地区的观众反响很热烈,这点很值得注意。我们的来信大部分来自中国、韩国以及东欧地区。韩国有个感冒药广告借鉴了夏洛克在升降床上的那部分,甚至连女人说“晚安”的方式也跟剧中如出一辙。这真的挺有趣的。但是这只是从大的角度来说,在我的生活中,岳母、老人还有孩子们的反应只会是“你是怎么想出来的啊?”

编剧的过程中并不是所有的部分都那么有趣。你俩最近一次遭遇编剧瓶颈是什么时候?
莫法特:写作的过程总是特别痛苦。马克曾有一段时期很糟糕,灵感匮乏。
加蒂斯:啊,是的,是《巴斯克维尔的猎犬》。
莫法特:我还记得你给过我几页你写好的部分,并且你当时很烦躁。我在火车上一边读一遍想,“这真的太棒了,我迫不及待的想要去看接下来的部分。”然后马克却告诉我:“可我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写!我甚至不知道目前为止都发生了些什么!”
加蒂斯:我说,“这不是条猎犬,这是个大麻烦。”当我在早些时候有了一个这样的想法,把格林盆泥沼(Grimpen Mire)变成格林盆雷区(Grimpen Minefield)的时候,我就没法逃避一个事实,那就是这样写出来的故事真的挺让人难以想象的。夏洛克•福尔摩斯在小说中有大概半本书的篇幅没出现。这一集的写作很难。
莫法特:不过实际上对我来说,一旦前几季成功了以后,你就可以把后面的剧集做的更加博人眼球。我们昨天拍了一场戏,在第一季里可从来没拍过这样的。现在我们更有自信,也更愿意尝试挑战。
加蒂斯:推理仍然是最大的问题。它们真的太难了。柯南•道尔后来停止写作这样的小说,也是因为这个原因。
莫法特:我一直给自己鼓劲,在第三集中寻求一些大的突破。我上次选择了逃避,不过飞机的那个想法(在第二季《贝尔戈维亚丑闻》的开头)其实也不算太坏。
加蒂斯:那个飞机的想法很棒的。不过在《巴斯克维尔的猎犬》之后,我说,“好了,我要休上一年的假!”

你们杀掉了莫里亚蒂,福尔摩斯的头号敌人,他只出现了两季。你们能发誓他不会再回来了吗?
加蒂斯:他死了。
莫法特:他死了。
加蒂斯:我的意思是,夏洛克死了,但是后来我们发现他又复活了。

哦……
加蒂斯:唯一一件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的事情,就是虽然你并没看到他的脑浆迸裂得到处都是,但仅凭这点线索还是什么都推测不出来。简单来说,这算是一个小噱头。
莫法特:而且实际上子弹并没有射穿安德鲁•斯科特(Andrew Scott)的脑壳。这也太让人抓狂了。
加蒂斯:尽管莫里亚蒂最为著名,但是在道尔的书中还有其他的反面角色。其实你特别想做的一件事情,就是在一个故事里创造一个不一般的反派,或者压根就不出现一个纯粹的反派。

史蒂文,假设马克也在剧集中出现,扮演麦考夫•福尔摩斯(Mycroft Holmes),你会考虑当个小配角吗?
莫法特:这个我做不到的,天生缺乏演技啊。这一点比较可怕。
加蒂斯:我有个想法,我们可以再写一个福尔摩斯弟兄给你演。他有点毛病,总是弯腰驼背的坐在车里,呲牙咧嘴的笑。
莫法特:谢谢你,马克。所以我是个变种人?
加蒂斯:不是,他有真正的大脑,不过他不能活动。

你们是否会觉得夏洛克•福尔摩斯会像柯南•道尔后来写的那样,在某个时候退休后选择去当个养蜂人?
加蒂斯:我们确实掂量过每个人的接受程度,以及我们的努力能够创造出多优秀的作品给大家。如果我们的观众能和剧中这些人物一起成长,那会是件多么奇妙的事情啊。而且说不定有一天我们会发现,他们到了50岁的时候,开始自己续写神探夏洛克的故事。这当然值得作为一种目标来期待,不是吗?

——————————————————————————————–
原文注解:
*帕西•“蝌蚪”•菲尔普斯(Percy “Tadpole” Phelps):是约翰•华生以前的一个同学,出现在柯南•道尔的《海军协定》故事当中。

**格洛里亚•斯科特帆船(Gloria Scott):是柯南•道尔《“格洛里亚斯科特”号三桅帆船》故事里的重要线索,曾是一艘载运囚犯的船。

Cinephilia

迷影网(Cinephilia.net)创立于2010年,聚焦于创作和搜集最好的华语电影文字内容,翻译传播海外电影学术界和评论界的声音,用更为生活化的方式解读电影,结合所有愿意分享个体电影体验的影迷们,共同创造出中文世界里独具特色、质量兼备的电影网站。

2 Comment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