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lluride】Steve Jobs :偏执狂成就硅谷传奇

《史蒂夫·乔布斯》剧照

这届特留赖德电影节的选片过于平庸和缺少话题,又因为第一天开幕晚上有是个冰冷的雨天,以往电影院前面的长队在今年都似乎消失了。不过幸好第二天就有“Steve Jobs”这样重量级的电影选在这里首映,多多少少挽回了些面子。当年Danny Boyle的“平民窟的百万富翁”选在Telluride首映,并从这边开始积累了良好的口碑,最后成为那年奥斯卡的大赢家。所以这次他携手Aaron Sorkin的冲奥片选在这边首映,也是希望能重演当年通向奥斯卡的成功之路。这次整个剧组除了在拍“刺客信条”的法斯宾德,其它人物悉数来到了现场,也是给宣传下足了功夫。

在正片开始之前,Telluride电影节主席还给Boyle颁发了致敬奖。随后在回顾了他导演生涯中一些精彩片段后,他稍微谈了一些他在“Steve Jobs”拍摄中的一些挑战。他提到这片和他以往的作品都不太一样,他把空间都给了剧本和演员,而他的拍摄手法则是最大限度地展现了这两者地魅力。

影片全篇只是选取Jobs辉煌人生中很短暂的片段,他在准备Macintosh,Next和Mac的发布会的片段。但是剧本很巧妙的在狭小的空间中插入了和Jobs人生有重要关联的几个人物,Apple的原CEO John Sculley, Co-founder Steve Wozniak, 他的助手Joana Hoffman, 程序员Andy,以及他的女儿Lisa和Lisa的母亲。Jobs和他们每个人的冲突都被有机地结合在一起,在狭小的空间中对话所引起的冲突不断的升级,不断推动着情节,最后展现在我们面前的一个被理想主义完全着了魔的圣人和怪物混合体。

和社交网络中连珠炮似金句不断的对话相比, Steve Jobs更是让人觉得有排山倒海似的对话压过来。不过无论是多华丽的对话,总结下来也无非是这3点规律。

  • Jobs永远是对的,即便他现在被现实扇了响亮的耳光,未来会证明他是对的。
  • 当别人说出一句非常幽默地挖苦Jobs的话,Jobs肯定会用更犀利更幽默的讽刺反击过去。
  • 当别人私图向Jobs哀求得到他的同情心,Jobs肯定会毫无怜悯地把那人踩在地上永不翻身。

和社交网络中的索金塑造的那个为了成就Facebook不惜和所有老友翻脸的Mark一样,里面的Jobs也是这类不惜成为我负天下的混蛋也要成就。而他和私生女Lisa的关系也成为了电影中最关键的一条线。一屋不扫何以扫天下的悖论在电影中时时刻刻困扰着Jobs,至到结尾父女之间最后的释然。而这温情的结尾也最后多多少少给了Jobs人性的一面,使得他的形象还在传统价值观体系内。

除去剧本外,片中的表演也值得一提,尤其是出演Jobs的法斯宾德。当初卡司刚揭晓的时候,很多人觉得法斯宾德并不适合演Jobs,演员本人的形象上来说,他并没有贝尔的相似度高。虽然他的演技令人信服,但是他是否能收敛自己性感的形象而融入有点极客的硅谷传奇也是个大大的问号。不过片中法斯宾德的表演值得称为超一流,完全盖过了和他配戏的Kate Winslet和Seth Rogen。 他活生生演出了Jobs的热情,独裁,刻薄,又永远出乎常人的大局观。镜头常常停留在他的脸部特写,细微的表情和眼神,时时刻刻在配合着对话,另一方面又在激烈的对话之外给出了留白,给了观众想象空间,不至于把整个电影变成了脱口秀。导演也是不断称赞法斯宾德,说他进了剧组以后都不需要看剧本和提示,所以的长对话都很少出错,好像台词是他自己写的一般。

相比剧本和表演来说,Boyle自己原本浪漫主义,异想天开的视觉印象风格并没有保留多少,直到影片结尾才有了他固有的画面煽情。这中风格转变可以解读成他被索金的剧本风格束缚而没有多少机会来展现自己擅长的东西,另一方面也可以认为他很聪明地把重点放在对话和表演上,让剪接和摄影为了这两者服务。相比在“社交网络”中大卫林奇还经常有自己标志性地剪接和镜头语言相比,这次Boyle是十足做了绿叶。

另外,值得一提的一个小插曲。当主持人问起他对执导伦敦奥林匹克有啥体会。他说像这种庞大的工程中他就像万物的中心,他不得不成为一个令人讨厌的独裁者。而也正是因为如此,他觉得他能更好的理解Steve Jobs。

胡成承
胡成承

技术宅男,谷歌美国工程师,影痴一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