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nions (2015)

暑期档向来是动画电影的兵家必争之地,不仅国内如此,好莱坞制造更是不遑多让。作为《神偷奶爸》系列衍生产物的影片《小黄人》在世界各地热映。虽然依靠两部前作积累了大量粉丝,这部新片的票房和评分都不错,却也无法回避一味卖萌之外故事乏善可陈的缺陷。

这部动画电影的中国内地统一译名《小黄人大眼萌》(Minions,以下简称《小黄人》)乍看上去有点不正经,似乎不应该是一部“电影”的名字;然而,看过该片之后,观众会觉得片如其名:小黄人的确是萌,但“萌”其实并不是衡量一部电影好坏的标准。

《小黄人》从创意开始就完全遵循好莱坞的商业运作模式。作为《神偷奶爸》(Despicable Me)系列中的小配角,小黄人意外火爆,特别受小朋友欢迎;各种不同质地、大小的玩具及衍生品销售火爆。为了进一步“挖掘”小黄人的商业潜力,单独开拍外传,本身就是按“市场规律”顺水推舟。

事实上,环球影业为了小黄人的成功,投入了有史以来规模最大的一次商业推广活动。据彭博社报道,单单各类商业合作伙伴为各自旗下小黄人相关产品的推广费用就近 6 亿美元。电影本身制作成本却仅有 7400 万美元。两下对比,局外人似乎有理由认为,《小黄人》其实是部加长版广告片。

然而,广告片也可以拍得很电影,比如《乐高大电影》(The Lego Movie);不排除其终极目的是为了卖出更多的乐高玩具,但至少在该片的各个基本层面保证了其电影属性:即使观众对乐高玩具一无所知,也能开心地观赏。《小黄人》则不一样,它看起来更像是各种“萌段子”的集合,而并非是一部有着合理剧情的电影。

作为一部为“萌物”列传的电影,观众多半会期待它对萌物本身的角色设定做更多探索与揭示,比如小黄人的来历、它们大家庭的组织方式与社会结构等。

如同预告片所示,电影在开场的确有说明小黄人的“光荣”历史,但这种交代等于没说,因为全片看下来,人们对“小黄人如何凭空出现在人类的世界”等问题仍旧如同影片开始那样一无所知。

同理,电影压根没有对小黄人在人类世界的延续方式作出说明,比如表现小黄人数量繁衍增长的镜头,只会给观众带来困惑而非释怀:无论是看画面还是听导演的解释,小黄人的族群中都是男性,那新增的小黄人又是如何诞生的呢?

“小黄人”的粉丝可能会给电影找借口,比如“为了保持神秘感”或“留待续集解释”等。但一部完整的电影,应该有内在的剧情线索的完备性,特别是当那些线索关乎角色塑造的时候。

从《神偷奶爸》到本片,主创人员为小黄人安置的最明显的行动逻辑是“寻找最强大的恶老板”,可如果无法对小黄人本身的生理、生态做恰当设定,它们的行为就显得很牵强,感觉更像是编导手中操控的玩偶,而非真的“生活”在剧情中的可爱角色。

影片的矛盾之处在于一方面这个世界对凭空出现三个小黄人无动于衷,似乎见怪不怪;另一方面,小黄人对人类而言又是完全陌生而新鲜的

《小黄人》的世界观设定也颇为奇怪。影片的故事主线是小黄人再进入人类社会寻找新主的过程,令人好奇的是人类世界是如何认知小黄人的。电影通过画面透露出来的信息混杂而自相矛盾:一方面这个世界对凭空出现三个小黄人无动于衷,似乎见怪不怪;另一方面,从有互动关系的人类角色反应来看,小黄人对人类而言又是完全陌生而新鲜的。

这种割裂的世界观,让小黄人在人类世界的冒险显得很不可信。这里的“真实”并非要求我们在理智上相信世界上有小黄人,而是假设它们的存在是毋庸置疑的,那么我们该如何理解它们与已知世界互动的法则。这个问题不解决,电影总显得支离破碎,很难成为有机的整体。

卖萌有理,但缺乏合理情节滋润的卖萌,难以长久。那些对本片抱有很高期望的观众会惊讶地发现,当电影进入第二幕后,本该随着情节转折而进一步高涨的观影兴趣,却有些聚不拢来的感觉。

由于角色设定单薄、世界观设定模糊而割裂,影片的主创只能机械地让小黄人经历一连串事件,而故事至关重要的逻辑性则处于“说有就有”的尴尬境地。这让影片的情节,甚至都不算是过关游戏,而更像是三位小黄人表演的一幕幕插科打诨秀,你无疑会感受到萌点与笑意,但不同桥段之间有何关联、每个事件如何驱动剧情发展等就完全没法考量了。

也许这部电影的主创从来就没把它当“故事片”,也许他们认为只要作为段子手的小黄人够萌就行了;然而,完全不经营故事的态度最后反过来还是会影响到“段子手”形象的生动性。从成片来看,三个小黄人主角仅仅做到了个性“分明”,还远远达不到个性“鲜明”,因为它们彼此迥异的性格设定是主创一开始就赋予的,在随后的情节只是简单地延续,而没有半点加强或丰富,缺乏必要的性格弧线(characterarc)。

看一小段还好,全片看下来,反倒让小黄人的个性显得乏善可陈。不仅主角如此,身为人类的大反派的角色设定也出人意料地没有多么出彩。奥斯卡影后桑德拉·布洛克(Sandra Bullock)为反派担任配音原本很令人期待,但从头至尾表现始终低幼,最多只是为转折而转折的突兀转变,细究起来粗糙得不行。

一个貌似以角色形象为最大卖点的电影,却不肯好好塑造角色,如果不是主创能力的原因,那只能说明其拍片的目的太狭隘。人们自然是因为小黄人的“萌”而喜欢它们,但讲述它们身上发生的故事的电影,仅仅将眼光与精力放在密集而一成不变的卖萌上,观众只会更多地注意到“卖”,而非“萌”。

说白了,这样的《小黄人》无法带给观众任何心灵或情感上的触动。相对于其他“萌动人心”的动画作品,本片的吸引力恐怕无法同日而语。

Avatar
红袖添饭

非电影专业,非电影相关工作。蹲点米国帝都为接应英勇的人民解放军而作准备。看电影主要为怡情,顺便码字写些废话骗奶粉钱。《看电影》《环球银幕》《电影世界》《大众电影》《中国新闻周刊》、网易、时光网、搜狐、腾讯、凤凰等诸多媒体都被骗过,目前正以凌波微步逃避各方人马追杀ing。

118 Comment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