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凶者也》,一出迁就观众审美水准的低配黑色喜剧?

《追凶者也》剧照

没有节操的严重剧透,未观影者慎点

Cock and Bull Story,无稽之谈。

某种角度而言,《追凶者也》是一部“低配版”环形结构的黑色喜剧。迁就、或者说假拟观众的水平,以结构为游戏,讲了一个并不复杂的故事。

包看包懂

故事地设在云南东川,浓郁的西南口音(对于剧中演员发音的不标准,笔者不懂,掠过不表),为《追踪者也》设置了相对封闭的环境,使之能以较小的体积,将故事讲得圆满(甚至打磨地过于程式化)。当然,这也使影片稍显余韵不足,暂且搁置后提。

电影采用章回体,将电影分为五段,并配以“憨包”、“小烂屎”、“土贼”这样的地方语言为章节名称,为每段内容做注解。分段式的结构清晰地划分了剧情的节奏,减轻了环形结构带给观众的迷惑感,降低了观影难度。

故事发生的时间集中在三天(电影时间以:命案的第二天、第三天、第一天为叙事顺序),以自证清白的心理动因,以及杀人嫌疑的转嫁脉络,穿起故事的发展轨迹。

首先,刘烨饰演的宋老二因为直接嫌疑,被定为第一个出场的人物,从单向的时间线划分,这其实是命案的第二天,即死者——猫哥的尸体被发现。为摆脱嫌疑(后来这种心理变成了同情,结合后续照片揭示宋老二年轻时的义举来看,这一心理动机是合理的),他找到了偷车贼,小混混王友全,后者因偷盗心虚仓皇之下逃走,杀人嫌疑由宋老二转移到王友全身上。第三天,王友全来县城找服务员女朋友借钱,准备去广东闯荡顺便避风头,在了解自己被冤枉杀人后,中途下车,同宋老二见面,并引出了第三个人物出场的线索——照片,而照片引出的时间,其实是故事的第一天——董小凤杀人行凶的始末。

至此,电影才拼凑起完整的事件,并不断填补前两个段落隐藏的某些细节,并向后拓展故事。

对峙高潮,缺了一角王友全,没有使矛盾达到顶峰

说本片余韵不足,其实是过度填充镜头细节,以期将故事讲得完整造成的。环形结构的特点,就是对叙事时间及空间的把玩,从实际单向不可逆的某个时间节点切入,并通过对同一场景不同视角的重塑,还原事件全貌,增加故事的悬念。

《追凶者也》的剧情,基本围绕“谁是凶手”这条主线进行,除基本的社交结构外,几乎无旁枝展开,这导致电影的空间感十分单薄,且除了张译饰演的倒霉杀手外,每个角色都不具备或者说只有非常羸弱的人生线,因此,大量的余力被用在为故事填充案情细节和戏谑笑骂的趣味感上。这是本片过于浅显的原因,也在于以特写镜头告知观众案情细节,比如桥下的手套,手机(其实是手机铃声,在片中几个关键时刻响起),宋老二洒在地上的钉子等。

事实上,用画面展示的事物,比语言(语言具有极强的含混性)要直白很多,何况本片赤裸地为其推了特写,明白地告诉观众:“请注意”!这大大降低了故事的不稳定性,也降低了观众观影的紧张感。

比如:在《烈日灼心》(2015)中,段奕宏与邓超在车内讨论当年水库杀人案。在他的言语中,杂糅了当年参案的感受,案件复原、法医鉴定及未破悬案的猜测,这段对话,既有试探也有伏笔(辛小丰由此想出假装同性恋的计划),充满了不确定性。但同样是凶杀案,在《追凶者也》被放之以关键道具的特写。这两种做法没有绝对的优劣,只是由此可以看出,后者着意的并不是案情的悬疑,而是环形故事的推进。

丢失的大砍刀

电影最出彩的部分,无疑是张译饰演的董小凤。

作为西南方言里唯一的语言异类,他用东北口音疯狂地刷着存在感,这种与当地语系的鲜明对立,使得张译的口音更为夸张(甚至稍显刻意,但作为故事里唯一的外来因素(其女友在故事外),他确实引入了不稳定因素)。而这一角色的精彩之处,不在于他那意在拔高故事立意的烂尾房故事,而是一个“意气风发”的抢劫勇事。昔日他同兄弟头戴黑色袜,手里提着那么长一把大砍刀,冲进金店抢劫,而现在,他只能一把短小的匕首别在腰间,刀尺寸长度的变化,正应对他男子气概的变化,可以说,他彻底把自己活成了小人物。

这个角色的精彩之二,在于表演。所谓黑色幽默,某种程度在于演员,或者说剧中人苦的不自知,即一本正经地干傻事、倒大霉。

电影西南边陲的设定,已经使电影沾染野趣,具备癫傻合理发生的情境,且曹保平设置了大量的桥段使观众发笑(比如:宋老二和王友全的村内追逐,宋老二被夸张地绑在树上,及萝卜塞口),那么在此情况下,演员表演的收紧,才会与情节设置的夸张形成对比,更加引人发笑,张译的表演(充满仪式感的倒霉)即使如此。相较之下,其他演员始终处于一种“装傻”的亢奋状态,极易让观众觉得疲惫。遗憾的是,在董小凤当街敲晕王友全,随着故事的癫狂,张译的表演开始绷不住,也陷入一种刻意为之的“卖傻”之中。

追逐戏后半段,癫狂变得松散刻意。

现在谈及《疯狂的石头》(2006),总感觉已经谈无可谈,但其确实与当下中国式黑色喜剧的地方野趣脱不了关系,或许可以说,浓烈的地域特性+方言粗口(以南方方言为主),成为了中国黑色喜剧,甚至黑色电影的温床。观及曹保平的《光荣的愤怒》(2006)、《李米的猜想》(2008)同样的云南背景,说他模仿宁浩,未免无稽。即使与自己的前作《烈日灼心》相比,在叙事的流畅度和完成度上,笔者也认为略胜一筹,音效的使用及运镜上的克制,恰到好处。

此外,片中若干细节,还是颇有黑色戏谑的精髓。如:某嫌疑人站在警局办公室的标尺前拍照,一脸颓萎,身上穿着鸿星尔克的T恤却写着:“TO BE NO.1”;以及宋老二的手机铃声——云南山歌《老司机带带我》的运用,逢时应景。

高佳佳

笔名石头姐,艺术硕士,对电影和文字不那么热爱的人。

No Comments Yet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