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2201565852

文/玄子

同样阔别上海电影节九年,曹保平带着《烈日灼心》也回来了。

《烈日灼心》的票是金爵奖提名影片中最难买的,开票不久就被抢购一空。那日被抢购一空的国片还有《山河故人》。《烈日灼心》放映当天,二号厅的爆满在电影节开始那么多天后,终于让上海影城有了一丝嘉年华的气氛。

我想,很大一部分观众并不是奔着影片或是九年前拍《光荣的愤怒》的曹保平而来,他们的目标是“跑男”邓超。邓超出场时,现场还出现了举牌的粉丝,明星们也非常配合地在台上卖腐卖萌,粉丝们的呐喊瞬间把严肃的二号厅变成了芒果台的节目录制现场。

当然,欢乐的现场总是会出现不愉快的事情,在粉丝们欢乐拍照的时候,影院卫士怒吼帝们又对开闪光灯拍照的人吼上了,争执的声音直接吸引了台上的主创团队,邓超一句:“哎呀,好尴尬啊。”说出了万千头上冒冷汗观众的心理话,而两位大爷还怡然自得、旁若无人的继续吵,真是心理素质杠杠的。在这个层面上我也挺佩服上海观众,在公共场合吵架能吵到这个境界也是真够黑色幽默的。

《烈日灼心》和《山河故人》都是“龙标附体”的片子,后者不获龙标是个常态,这次题材绵软,拿到龙标一点也不奇怪。前者这次能拿到龙标还真是出人意料。裸露、搞基、暴力打斗、脏话,能玩的都玩了一通,基情时刻影院里笑成一片,真是节操不知道掉到哪里去了。相比之下,那年《被解放的姜戈》上映前临时剪蛋停播真是太冤,真不知道曹导的团队出了什么狠招才保下了这些辛辣的片段。愿影片上映时还能保持这样“率真”的版本。如果被剪了,那我们这帮参加了《烈日灼心》全球首映的观众真是赚大发了。

《烈日灼心》长达142分钟,故事简单到可以用“警察擒凶”四个字来概括。沿袭了《李米的猜想》追寻真相的叙事核心,曹保平在《烈日灼心》里这次终于在叙事的锐度上回归了《光荣的愤怒》。从某种程度上来说,《烈日灼心》是《李米的猜想》与《光荣的愤怒》二者的结合,《光荣》中对正义不屈的追求嫁接在《李米》的情与义的追寻之上,故事清晰了,看起来特别过瘾。

谈及《光荣》和《李米》,曹导的叹息都很多,他在接受各种采访时不断地在说《李米》被迫删减,叙事不完整的遗憾。到了《烈日灼心》,他就加倍弥补了前两部之前的缺失。142分钟的《烈日灼心》是曹保平毫无保留的爆发,不过火候没把握好一下子过头了:过于完整的故事显得多余和冗长,秘密被寻根见底地揭开顿时让人觉得淡然无味——人都死了搞清楚人家陈芝麻烂谷子的事情还有完没完,还有意义吗?老祖宗那句话怎么说的?胶多不粘,话多不甜。

但是不管怎么说,《烈日灼心》实在是本届电影节最大的惊喜。磨人的题材和快节奏的叙事都使得它从金爵奖提名影片中脱颖而出,再加上这次还有主场优势,拿个奖不难,而且也真的是名至实归。

小丰被执行死刑的画面是可以被载入中国电影史的,这很可能是中国观众第一次在大屏幕上目睹注射死刑的全过程。小丰死亡前的挣扎被摄影机如实记录,很有04年亚历桑德罗·阿曼巴影片《深海长眠》直面安乐死的感觉。在那么十几秒钟里,全场鸦雀无声。

《烈日灼心》败笔不少,但整体来说还是一部上佳之作。我们在这部影片里看到了一个导演九年里的成长与坚守。《烈日灼心》是曹保平九年以后在自我表达,艺术追求和市场规律三者中找到的最高平衡点,曹保平九年来坚持不懈地在如此混沌的中国电影圈中一如既往奋斗的态度,实在是比某些电影拍不好还一天到晚表姿态的导演高不到哪里去了。

(编辑:Yuruky)

Cinephilia
Cinephilia

迷影网(Cinephilia.net)创立于2010年,聚焦于创作和搜集最好的华语电影文字内容,翻译传播海外电影学术界和评论界的声音,用更为生活化的方式解读电影,结合所有愿意分享个体电影体验的影迷们,共同创造出中文世界里独具特色、质量兼备的电影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