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others:美版电影的七宗罪

Foto: UIP

www.cinephilia.net: ★★☆☆☆☆

不管在IMDB还是国内的豆瓣以及Mtime,《兄弟》(Brothers,2009)的评价基本上以褒扬为主。导演Jim Sheridan口碑实力兼具,他1993年的《因父之名》当年感人至深;还有三个目前好莱坞最当红的俊男美女,估计给高分的不少是他们的粉丝。但是很显然,众多的赞扬者没有看过这部电影的原版,丹麦导演Susanne Bier2004年的Brødre。与丹麦语的母版比较,Jim Sheridan这次的改编简直有点惨不忍睹,犹如当年《我的野蛮女友》美版给我造成的休克。我已经开始担心正在进行后期制作中的Susanne Bier另一部电影《婚礼之后》(Efter brylluppet ,2006)的美国重拍版是不是也一样如此不堪了。

1、“我是你兄弟!” 电影题目叫做《兄弟》,也许导演觉得自己在人物关系处理和矛盾设置上不能表现出这种手足之情,于是拼命的用吼叫来表示这种亲情的厚实和震撼力。“我是你兄弟。”当Tobey Maguire扮演的山姆由于怀疑和嫉妒失去控制拿着枪在院子里对着警察狂叫时,托米(Jake Gyllenhaal)对着他狂叫。而结尾两兄弟复合时也是用“我们是兄弟”来表示前嫌尽弃。很显然,这个“兄弟”在这里蕴含了两人之间的无限亲情,一切似乎都在不言中。我之前觉得没有什么,觉得导演目的就是如此。可是当我重看了一遍丹麦版本的《兄弟》时,从电影开始到最后的冲突,Ulrich Thomsen扮演的Michael和Nikolaj Lie Kaas扮演的Jannik之间从来没有称兄道弟,但在两个人的举手投足眼神表情之间却让能感受到蕴含其中的手足深情。于是,美版中的干吼对我来说成了一个讽刺。是兄弟就不会爱上兄弟的老婆?手足相残的电影悲剧多了,何况又不是港片的江湖情义。我反而想起了水浒里的武松,估计只有潘金莲向武松勾引时,武松才会大吼道:操你妈,他是俺哥!

2、抽取了原版中的精髓,徒留故事的躯壳。在美版的故事中,并没有对着丹麦版一个场景一个场景的照搬,这很显然是应该的,新版总有些新意,但是问题在于改编后的电影中只留下一个空洞的躯壳。在Susanne Bier的故事里,很显然《兄弟》是通过兄弟两人之间的误会来表现战争对普通人家庭造成的伤害,所以电影中才有获悉Michael牺牲后Jannik匆忙赶回家中,安慰正在收拾唱片的母亲,才有Michael回来后一身戎装去探望被自己杀死的战友的妻子和年幼的孩子。可是美版的电影前一个场面剪掉了,将后一个场面用山姆听到了妻子和战友妻子的对话那呆滞的表情一笔带过。或许是导演考虑将焦点集中在表现两兄弟之间的伤害,可问题是最后完全失去了电影原版存在的震撼力和感染力。

3、托米over-night的转变显得不太真实,缺少应有的铺垫。一个二进宫的惯犯在知悉长兄战死后一夜之间转变成了一个好儿子,好叔叔。这个转变电影其实有过铺垫,特别是托米和伊丽莎白以及和他父亲之间的那几场对话,言下之意就是因为托米在家庭中受不到重视,一直生活在兄弟的阴影之下所以才自暴自弃,电影并且很巧妙得用山姆的两个女儿来暗示父辈覆辙重蹈。看似合情合理,但是较之于原版中那几个被删掉的场景,这个转变力量依旧显得单薄,不够说服力。丹麦版中Jannik安慰母亲已见他良知未泯,之后葬礼上教堂里的诵唱可见他心潮澎湃;和父亲葬礼之后的那场争吵是他愤而离去,独自在酒吧埋头苦饮;而最后是隔天父亲对他道歉后的一番说教:你他妈的要不就帮你哥把厨房弄好!较之于美版,这里的步步铺垫让最后他的转变水到渠成。

4、托米的那一吻。这一吻在两部电影中意义相差甚大。美版电影中托米和葛洛斯(Natalie Portman)炉前的那一番谈话,从音乐的共同爱好到抽烟,之后托米“禁不住”吻了嫂子一下;这里是托米主动。丹麦版本中那天晚上的谈话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不过在嫂子的生日会上,莎拉(Connie Nielsen)被女儿拖到屋外看Jannik准备的生日礼物——一辆自行车,然后抱着Jannik吻了一下;这里是嫂子主动。前者托米的那一吻已见小人之心,存有勾引之意;后者嫂子的那一吻,则有无限意味,有对他们母女的照顾的感激之情,有一种对Jannik重新认识的感慨,还有那一丝暧昧。托米的那一吻来得早了些,和他在其他方面的改变显得不太融洽;丹麦版本中在Michael住院后Jonnik回来重新帮忙修理好厨房的那个晚上,莎拉在楼上洗澡,他有心上去却在门前止步,然后毅然掉头走人的场景更能说明此时小叔子已经对嫂子产生感情。三人之间的感情在此时才到了复杂难言的地步,美版中很显然弱化了这点。

5、山姆的被俘。在美版中,山姆被俘时屡次对着同伴吼叫“你要挺住,不要说任何事情”,英雄主义十足,而最后在威逼下突然发飚抓狂,砸死了战友。丹麦版本中,Michael被俘时对着战友安慰时说的就是“我们会活下去的”,更是为了求得战友和自己能有水喝而向恐怖分子讲解武器的使用方法,当最后恐怖分子追问他时他的回答就是“我想活着”,没有英雄主义,只有生存下来的意念。但是我们无法说他就是懦弱,因为电影中表现得就是他不顾一切要回家和妻女团聚的强烈求生欲望。很显然,后者才让这部电影更具有现实意义,而不是那种空洞的英雄主义,不过这也无可厚非,美国战争片吗,哪能少得了表现一下。突然觉得美国战争电影越来越像中国几十年前的战争片了,这是闲话。

6、演员。美版电影中最大的一个败笔是用“蜘蛛侠”来扮演兄长这个角色,蜘蛛侠蒙着一副套头飞来飞去时带着呆滞梦游般的表情无可指责,但是在这部人物心理戏分量十足的电影里,Tobey Maguire根本让我找不到应该有的角色位置,从头至尾,都是那股梦游般的呆滞,即使爆发时也似乎只有徒有其表的抓狂。还有就是他和Jake Gyllenhaal之间的化学反应不对。很多人对扮演山姆的大女儿伊丽莎白的小演员Bailee Madison印象深刻,特别是最后餐桌上的那场戏,Bailee Madison表演确实老道,演技惊人,但是放在这部电影里却被导演有点滥用的嫌疑,过了点。于此相反,丹麦版本中的几位演员不管是角色演绎还是互相之间的配合都显得天衣无缝。我毫不掩饰自己对丹麦几位演员的称赞,我可以由衷得说,丹麦确实有太多好演员了,和很多所谓的电影大国相比起来。

7、镜头画面。美版确实在画面上色彩饱满,空间感十足,有一种唯美的情调。可是看了丹麦版本,尽管Susanne Bier道格码式画面粗糙,镜头摇晃,可就是采用了手持摄像机的跟拍以及聚焦的人物面部特写,才让演员更多的心理活动表现在银幕上。不管是道格码作品《永远爱你》(Elsker dig for evigt,2002),还是《兄弟》、《婚礼之后》以及去美国拍摄的《往事如烟》(Things We Lost in the Fire,2007),Susanne Bier用不同的方式讲述了一个同样的故事,在(即将或者已经)失去爱人的时候,如何面对自己心里产生的对另外一个人的爱。她擅长于让演员在这种道德焦虑和情感折磨的境况下,如何更为真实地将演员的内心活动呈现给观众。所以她的电影始终带有强烈的个人影像风格,更重要的是,尽管她每次讲一个重复过的故事,总是能够依旧将这个故事讲得具有很强的感染力。

Foto: Erik Aavatsmark / Nordisk Film

在看了美版的《兄弟》之后,我不得不承认,她的电影确实不适合别人重拍,特别是美国导演,因为如果连Jim Sheridan也失败的话,似乎已经没有其他合适的人选了。最后贴一张丹麦版《兄弟》的剧照,让大家看看丹麦演员的风采,其中左边是Nikolaj Lie Kaas扮演的弟弟,右边的是Ulrich Thomsen扮演的哥哥。

tati

旅居丹麦,深度影迷分子。

5 Comment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