谭卓:关于表演的那些,是秘密,也不是秘密

Tan Zhuo
摄影 – 罗浩 采访 – 小唐

谭卓:新生代实力女演员,出道即凭借《春风沉醉的夜晚》(2009)一片荣获第62届戛纳国际电影节影后提名,后来出演的《Hello!树先生》(2011)《山上有棵圣诞树》(2012)等作品也备受业内外肯定。2012年,谭卓主演兼制片的独立电影《小荷》在威尼斯电影节国际影评人周亮相。

气质独特出众,非科班出身却被赞颇有表演灵气的谭卓,2013年至2014年携手话剧大师赖声川,开始了经典巨作《如梦之梦》的亚洲巡演之旅。在前不久上映的《追凶者也》中,她饰演的舞女萍姐给人印象深刻。她即将上映的影片还有高飞导演的《三缺一》、克里斯提诺·波顿(Cristiano Bortone)导演的《咖啡风暴》。接着,她很快将赴包头,参与忻钰坤导演的新戏。

造型、小动作与角色

迷影网:你接一个新的角色,有没有自己独特的方式进入这个角色,会做些什么准备?
谭卓:大概我会分两种情况。一种是生活中非常日常化的角色,我不会做太多工作,可能会做一个基础的了解,比如这样的人群会是怎样的着装打扮、社会状况、工作属性、经济能力等等。基于此,我可能会再有一些自己的发挥。但是另外一种,并不是生活中很常规的一些人物,你就需要去做一些工作了。可能会需要一些史料或说详细的细节,需要有更多准确的把握。这个来说其实是不那么容易的。就拿我们刚刚完成的艺术作品(谭卓于一部未完成的艺术影像作品中一人分饰多角)来说,我觉得其中总裁的那个比较难。

迷影网:因为跟你本身经历的差异吗?
谭卓:比如说,像DJ这样的可以通过外在的形式,表情语言之类的来展现她。可像总裁那样的一些人,他们得稳重得体、严谨谨慎,越是这样,他们露得所谓的马脚也越少。就是说,没有那么多花哨的外在形体可以帮助他。要体现的是,他的气场、精干、智慧、狡黠、凶狠等等。可是这些东西,是要从里面流露出来的。

迷影网: 哪怕外化也是非常地微妙的。

《步步追魂》(2013)中的谭卓
《步步追魂》(2013)中的谭卓

谭卓:我们要一个很自然的他,就是那个人。当你演一个很凶狠的黑社会老大,不是说怒吼,“你看我有多厉害的拳头!”真正凶狠的、最厉害的那些人,往往不是这样的。我们知道很多大哥级的人,看起来很斯文,戴着那种金边眼镜,你看着好像一个儒雅商人,但是人可能很凶狠,手段极其残忍。到了一定层面的人,跟大家一般臆想的其实是不太一样的。所以,越是厉害的人,就越是沉稳的,不是嚣张跋扈的。比如,商界的精英,他们一定是睿智的,眼睛是非常有力的,像鹰一样敏锐,有穿透力有震慑力。但他坐在那儿就是不露声色,这恰恰不是通过外在的形体能表演出来的。

当你面对那样一个角色,就要觉得,“哇,这个天下都是我的。”那你的自信,就不是说像对前面儿用劲儿地说,“这些都是我的。”而那种赶紧是收着的,那底气、自信、从容是收着往外发的。从你面部的肌肉、嘴角、眼神,那些分寸,这个是很有意思的,也是比较难把握。

迷影网:记得《追凶者也》的发布会上,你那件白色的腰封很吸引人。
谭卓:啊,那身Prada的。

迷影网:对,你在做宣传的时候,那个特别好看。因为我也特别喜欢那种……
谭卓:有形式感的风格吗?

迷影网:有形式感的,有点像以前宫廷服的concept,就是那种胸衣。它其实是腰封,站在舞台上,很有点仪式感和戏剧感,我喜欢的。
谭卓:对,我也很喜欢。我当时和Prada的品牌关系一直非常好,所以《追凶者也》要宣传的时候我们就去那里选了衣服。非常巧,那天我需要两套,在他们那里都找到了非常合适的。一个就是像你说的那套白色的衬衫裙,系了一个黑色腰封,相对有些形式感。然后,另外一套就是灰色的毛衣,轻松一点。去选之前,其实我也不是很具体地知道要什么东西,有时候要碰,就像你在什么地方意外碰到一个人,但可能就很有趣。我觉得挺妙的,因为我比较了解我自己,我其实是非常适合这种有形式感,甚至有些色彩浓重的,或者说让气氛变得不那么寻常的东西。

迷影网:《追凶者也》里有一场戏,我很难忘。小凤儿走进包厢,里面有幕后的大老板。你临走的时候,先是拿了三张(一百块),然后,你又调皮地“pia”又拿了一张。这个小动作让我觉得非常有意思。
谭卓:很像那个人。

迷影网:对,很像那个职业所处的环境、她的性格。所以这是导演的设计,还是你的主意?
谭卓:是我自己的想法,这个太细节的东西,我一般不会跟导演或对手说得很具体。当我觉得我不会妨碍到对方的表演时,通常不会先通知对方说我有这些想法。因为,假如对方也在用表演的话,真听真看真感觉的时候,有时这种新鲜即兴的东西,对方是会接到的。接着,这个新刺激可能又会给对方带来新的反应,这就很有意思了,它会显得很真实。如果是好的演员的话,他会既意外又准确,这是很精彩的部分。但有时可能当你表演的改变会影响对方表演的时候,我可能就会先告诉人家,我会有怎样的变化。但是像那场戏里面,比如你刚说的那个细节,那是我自己比较喜欢的,因为我觉得它就像那样一个环境会发生的。

迷影网:很真切。
谭卓:对。她们在乎这些钱,她们会很希望多一百,多一百,再多一百。

迷影网:这也挺可爱的,一种小调皮,冲着对方调皮笑笑,然后来那么一下子。
谭卓:是的,像一个小姐做这些的时候,其实她50%的几率会是一个很危险的行为。因为对方可能会是很粗鲁的,会伤害你,可能为这点小钱就对你拳打脚踢,真实生活里面是存在这种情况的。当我们在做观察的时候发现,这种歌舞厅的小姐有种很厉害的能力——察言观色。会从你一进来,就对你这个人大概的经济状况等等有一个判断。因为她们真的阅人无数,很厉害。所以当她做出这种行为时,她觉得她是可以吃得定那个人的,就是说,我拽了你一百块钱,你是无所谓的,是我可以得到的。这一百块钱对我很重要,我需要它。所以那是我即兴加的一个东西,但是之前我也是自己想过这个动作,我觉得是合理的。

然后,她在等着拿钱的过程当中,也有一个细节就是冲张译眨了一下眼睛,单眼挤了一下。一个是这个女孩子很俏皮很单纯,另外也是交代她跟这些人不是第一次见面,通过这些小细节来展现人物关系。还有大家反映比较多的一处细节是,当张译被打了之后,他们俩逃跑,那人说等等,然后张译把那个钱拿走的时候,萍姐就不顾死活地回头去捡她掉在地上的三百块钱小费。这些钱对这些小姐来说很重要,她就是那种会去在乎这些的层面的人。可能换一个层面的人,他觉得这时候逃命最重要,我不要那些钱了,但是对她不是。所以我都还是从人物出发,想清楚她的社会阶层、家庭环境,她所处于的焦虑与困难,然后再去扩散。可能这样得到的那个东西就是相对准确的了。这至少就是我的方式吧。

迷影网:我们谈论你接下来的几部戏——从形象开始:我格外想提到的是《三缺一》,英文名字叫“The Majhong Box”,里面有打麻将的戏。你应该有一幕是戴了类似斯嘉丽·约翰逊(Scarlett Johnson)在《迷失东京》中的红色头套。

粉色假发 |《三缺一》(2015)中的谭卓 & 《迷失东京》(2003)中的斯嘉丽·约翰逊
粉色假发 |《三缺一》(2015)中的谭卓 & 《迷失东京》(2003)中的斯嘉丽·约翰逊

谭卓:对的,红色的假发。

迷影网:我的问题是说,是否某种形式感特别强的道具或说造型,是塑造一个角色必不可少,甚至是对你个人来讲非常至关重要的一个元素?
谭卓:在你讲这个之前,我没想过这个问题。但是呢,我觉得好像似乎不是。比如说,像《春风沉醉的夜晚》里,那个角色很素,她没有一个很具象的、很贴身的与她形影不离的特征性的东西,没有,好像《Hello!树先生》里也没有。所以对我来说,这一切外在辅助的东西,还是最基本地要从人物出发,我不会很设定每一个角色都一定需要一个什么东西来帮助她。

迷影网:当然,你在另外一部片《咖啡风暴》中跟《春风沉醉的夜晚》类似,因为它是三段式的,可能你的造型就没有《三缺一》当中那么夸张。

《咖啡风暴》(2016)中的谭卓
《咖啡风暴》(2016)中的谭卓

谭卓:《三缺一》,我一个人演了两个角色。我那时是中长发,演了一个画廊的经纪人,这个角色比较靠近本色形象。另外一个,你说带粉色头套那个其实是像China Joy,有点Cosplay的意思。但因为这两个人长得很像,所以引发了一段爱情故事。《咖啡风暴》里面我演的是一个艺术家,造型虽然随意,但也是做过功课的。即使都是艺术家,她们不同的喜好、性格,也会导致她们的着装不一样。

海报 |《三缺一》(2015)&《咖啡风暴》(2016)
海报 |《三缺一》(2015)&《咖啡风暴》(2016)

迷影网:我想了解你们的工作方式是怎样的?就形象而言,你通常会如何与造型师沟通?
谭卓:我一直长大到现在,好像都是没有方向,没有边框,晃里晃荡的,所以我的工作方式也没有一个既定的方式程序。我每次都愿意去接受和尝试与不同的人合作。一个新的工作团队,很多人工作方式不一样,我愿意去尝试新的路,认真倾听。但现在随着经验越多,拍摄时间越长,会发现造型部分非常非常重要,电影是一个综合的艺术,我们看到很多令我们很艳羡的参加戛纳或者奥斯卡的,看到很多好电影,它的各个方面都非常棒,因为它是综合的。每一个环节都功不可没,灯光、摄影、造型、美术、布景等等,它不光是我们以前最关注的导演、演员、编剧,不仅仅是这些。

我觉得,平常生活中,大街上看见这么多人,他们为什么穿不同的衣服,选择不同的款式、质感,每个人有不同的习惯,这跟他的性格、社会地位、经济条件、家庭环境有关,而且还可以从他推断出他上一辈人的影响。一个人造型很重要,包括他的色彩都影响着整个影片的气质,同时还得传递着他身上人物要表达的信息,我越来越意识到这些的重要性。在往后的工作中,我也会跟导演更多一些这方面的交流,比较直白地传达我的想法。

《猴年马月》(2016)中的谭卓
《猴年马月》(2016)中的谭卓

迷影网:是不是可以说,当你在拿到剧本、理解了角色之后就有了一个大致方向?比如要简单一点,或是要夸张一点,都有了把握。
谭卓:对,而且我很敏感,我看到了之后对这个人的感觉,脑子里就会有一个模糊的梗概,虽然未必那么具象。然后我会跟导演沟通,问他这个角色想要什么样的风格、基调,以及整个影片的风格,表演的风格、节奏等。文艺片与商业片的表演方式不一样,这些我们都会探讨,再根据这个来考虑人物的服饰,比如,粉是哪种粉,明暗度、饱和度、质感、肌理,还有衣服搭配的层次等等,都会不一样,这些都很有趣,因为对我来说,它真的是对我起了很重要的帮助作用。把外在造型找对了之后,会让我特别轻松,我知道它完全就是这个人物了,不必再担心。但有时没有那么理想,难免让我分心干扰。

迷影网:对于一个角色来讲,造型,或者说形象是整个表演体系的一部分,它可能包括人物的发型、服饰、肢体语言、口音、行为模式等等。我采访《消失的爱人》(Gone Girl,2014)女主角罗莎曼德·派克(Rosamund Pike),她说,她专门为她的角色设计了一套从肢体到口音的完整体系。你是否会从一开始就为角色建立一个同样完整的表达体系?

《消失的爱人》,罗莎曼德·派克
《消失的爱人》,罗莎曼德·派克

谭卓:我是有这样的时候。比如,在《三缺一》里面,我一人分饰两角。为了让观众更能区分开这两个人,那个戴粉色头套的女孩,我设计得市井生活、平常气息重一些,比较小痞,咬字发音都会帮她来完成这个人物。而另一个女生说话会比较温柔优雅,又很风趣幽默。

她说,女人是大地

迷影网:你曾在一次采访中开玩笑说,自己扮演的角色才是《追凶者也》的核心。你会不会觉得,生活中,男人是面子,女人是里子?
谭卓:我觉得有一定的道理,是生理决定了心理层面的不同。

迷影网:怎么说呢?
谭卓:女人比男人厉害多了,女人是柔韧的,男人相比起来是要比女人脆弱的。女人潜藏着很惊人的力量,所以为什么母亲是女人不是男人。大地是母亲,是承载着万物的。因此,我认为女人其实是一种特别奇妙的生物。当把女人作为里子的时候,就是她的柔韧性,她的软硬都可以,外面的风雨、里面的港湾,女人都是可以来得了的。男人倒是未必。

迷影网:男人容易收不住。这让我想到徐皓峰的《师父》里,有句很漂亮的台词。宋佳答应嫁给廖凡前,让廖凡给她一句话。廖凡回答她的大意是,以前我想怎么来怎么来,但是结婚之后,我以你为戒,或者说以你为限。就是,不管我干什么,再出格,我的前提、我的基调都是不能伤到你的。这样一来有了约束,对于男人来说,某种意义上应该是一件好事情。
谭卓:对,但不是有句话说,男人像孩子一样。他意识到女人是不一样的,她有一种更大的承载力量。

迷影网:小时候,我不知道你有没有这样的印象,女孩子个儿窜得比较快一点。
谭卓:心灵上也是,同龄的女孩要比男孩早熟一些。

迷影网:那时候我就想到,你们发育得早,你们长得高,总有一天我们会追上来。可后来身高追上了,心理层面上似乎还是落后的。不能说谁比谁聪明,因为这个世界不是单靠聪明的。女人的包容可能会解决很多事情,得到很多机会。

《怒放之青春再见》(2013)中的谭卓
《怒放之青春再见》(2013)中的谭卓

谭卓:不能说是绝对的,不过从概率上来讲,可能绝大多数时候在两性角色、男女一对的关系当中,女生、女性的智慧起着引导的作用。当然它包括了来自生理上的,是上帝赋予了女性这种胸怀、敏锐、悟性,帮助世界上的另外一个角色,完整互相。

私下,私下

迷影网:我记得你曾经和我提到过一位在《三缺一》中合作的演员,叫詹姆斯·奥夫斯(James Alofs,编辑注:加拿大演员,出演过《快手枪手快枪手》《生死血符》等作品),很帅,身材非常健美,每天十分节制,只吃蛋白和煮金枪鱼肉。我看到他照片了,确实挺帅。我很好奇,在你眼里他也是个孩子吗?

詹姆斯·奥夫斯
詹姆斯·奥夫斯

谭卓:虽然在一起拍戏,但私下里交流并没有很多。在这个圈子里这么多年,我在这个行业里的朋友非常少,并不是说回避或者排斥,而是我感觉做朋友这种东西,要随缘。我也不会太刻意地去接近谁。有一部分的谭卓是非常内向的,很慢热。不同的环境气氛,空气、水分、土壤等等这些因素十分微妙的,都会有不一样的我。有时候,我可能会燃烧得特别快,有的时候又会特别慢热。所以,我是比较被动那种人,当对方没有更主动的时候,我不太喜欢去打扰别人,可能戒备太多,这也是我的问题。

在现场做演员的时候会很亢奋,至少对于我来说是这样的。因为我要高度集中,希望这条过去了,拍下条的时候不用更长的时间去调整状态,因为所有人都在等你。我希望能保持那个状态,下一条依然是能准确地去靠近那个东西。并且,在一个团队工作,尤其做演员时,剧组的更多人都关注着你。你是在摄影机前面表演的,你状态好的话也会帮助大家保持好的状态,如果你不开心或疲惫,你的气息会影响着其他人,这些也特别微妙。对于我来说,我希望自己既可以对自己有要求,也能对其他的人能负起我这份责任。

因而,在这样的状态下到一天拍戏结束时会特别疲惫,在没有工作时我就会松懈下来。不想说话,想回房间。拍摄时也不会出去玩,工作一天累了就回房间洗漱待着。有的时候,我在现场和回到房间完全是两个人。假如两天没有我的戏,我会在房间待两天,助手基本上会两天找不到我,给我发信息我也不回。

迷影网:那你怎么吃饭的呢?
谭卓:不吃。因为懒得张嘴。就是不想说话,不想张嘴。

迷影网:把你累到了?
谭卓:你说累,其实不会说真正累到那种程度。我觉得还是性格使然吧。

迷影网:还是说,你在那么长时间的高度紧张的工作过后,你觉得回到这种自己安静的状态,反而是你想要的。

《李可乐寻人记》(2013)中的谭卓
《李可乐寻人记》(2013)中的谭卓

谭卓:是我想要的,我自己在房间有很多事情可以做,但就是不想跟外界接触、说话,他们也找不到我,不过,后来慢慢他们了解我就好了。不过这些方面有时候就会导致,虽然大家看起来在一起工作,但私下未必那么熟识。不过,至少在James健身这方面,我非常佩服他,真的有惊人的毅力——长期吃这么单调的食物,而且还坚持健身。据说他走到哪儿都会把健身器材空运过去,长期吃金枪鱼、白水煮的西蓝花和好像20个蛋清之类的。

哇塞,我觉得特别了不起。但是究竟他性格怎么样,是不是孩子,我无从了解,因为并没有更多的接触。其实也不只是他,很多其他人也是。基本上工作当中熟识的朋友反倒比较少,一般都是慢慢接触下来有一定时间的,但感情很好,一直很多年的。这些朋友基本上都是从认识开始到现在,都非常非常好的关系。

迷影网:难道不是说,工作上或私下里,你们多一些交流会对演戏有所帮助吗?

詹姆斯·奥夫斯
詹姆斯·奥夫斯

谭卓:是这样的,我们会主动去沟通工作方面的事情。像我和 James 工作前就在三里屯酒吧约见面,我想知道他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我不要只看照片。然后,James 来的时候是北京的夏天,非常热,他穿着板板正正的西装、白衬衫,西装外面的口袋插着手帕。特别的 formal。

迷影网:这么正式,是要赴晚宴的礼节呢……
谭卓:而且我见他几次都是这样装扮,我从没见过他穿T恤或其他什么,说明这人喜欢这样的装扮,会注意这些。他会希望自己很得体、优雅,给我留下非常好的印象。但再回到工作上来说,我会主动想和对手接触,和导演在一起时也会和导演沟通,有想法都有主动互通。但是在工作的沟通之余,将心比心的话,我需要一个私人的环境,对方也需要一个私人的空间,不可能在工作期间24小时都去占据对方。一方面是他们也需要舒服的个人安排;另一方面,艺术不是工业的流水化的,它需要时间发酵。也许,他睡觉突然灵感乍现,他听一首歌,或从别的地方得到灵感。所以私下时,(我和对手戏演员)并不会占用互相太多时间。

演戏是我要的吗?

迷影网:当观众没有办法接受那么先锋的东西时,你是否会觉得作为一个演员不能老是去接一些特别小众的角色?
谭卓:这些并不影响我,从来没有影响过我。

迷影网:可我突然发现,你的戏一下多了。
谭卓:因为我从今年开始正经工作了。(笑)我以前都吊儿郎当的,一年就拍一部戏。其实你捋一下我的履历,我并没有拍很多的东西。

迷影网:但中间有两三年你好像也没有干活。
谭卓:也不是没干活,只是特别少。但我非常幸运的是总能遇见比较好的机会,比较好的导演、团队。说直白点,就是拍一个是一个。每拍一个,大家就都知道,这是我很幸运的地方,不过总共确实也没有拍多少。偶尔拍拍,又去这儿住三个月,去那儿住半年,把全家都带走了,以前就这样晃里晃荡的。其实做这行,我的目的不是为了到处演戏,也不是为了想成为明星。

《小荷》(2012)中的谭卓
《小荷》(2012)中的谭卓

迷影网:难道你不爱演戏,不爱电影吗?
谭卓:我以前并不。我有时候和他们聊电影,他们说,“哇,你的阅片量一定很多吧?!”我说,不,其实并没看那么多电影。我以前也不怎么懂电影,不懂表演,也不热爱表演。当时做演员是因为我们学校的那个校长告诉我说,“你考我们学校吧。”然后我一想,OK,考表演我就可以又工作又四处去玩,很自由。

以前我是学主持专业的,有很多实践经验,但实践之后发现那个工作不适合我。它有特别高的标准,很辛苦,非常紧张。假如你在电视台上班,你就要朝九晚五,在那个固定的环境,每天摄像机的红灯一开,你就一成不变地说,“观众朋友大家好……”

Oh My God,我觉得那个不是我想要的,我要疯了。后来就觉得拍戏很好,你可以一边赚钱一边四处去玩。所以我现在不在国内旅游,因为国内一定会有些地方是拍戏要去的,甚至是旅游都不会去,而拍戏会去的地方——即使是很破的村子,但是非常意思。当你到了那儿,去接触那些人,看看那里的环境,特别有意思。所以当时拍戏就是因为这个。

刚开始,名利这些东西对我并没有构成什么吸引力。这也是我原来晃里晃荡的原因。这可能跟我成长的环境有关系,这些东西对我没有诱惑,(所以我)一直都过得很随意。与其说是我任性,不如说我的家长更任性,他们允许我这样,有条件和资本可以支持我去这样。但是慢慢地,越拍戏你就越发生变化,开始认识到什么是表演。

以前可能更多的是天赋跟直觉去做这个事,后来,你在成长,会意识到什么是好的东西,你的经历也让你发生变化。我觉得这是一个内外力结合产生的作用。我开始有想法了,很具体的想法了。不再像以前是那种很随机的状态,我更清晰了,我也知道这种变化是好的。

《追凶者也》的时候,影视圈里有一个特别资深的老前辈,叫默默老师。她是一个副导演,很多特别厉害的导演都请他过去帮忙,去做casting。我们在《春风沉醉的夜晚》认识,其实中间这么多年没有太接触,后来《追凶者也》的时候,请他去看。她说,我要去看看,看你现在长成什么样子,表演变成什么样子了。

不只是我,业内很多人都非常尊敬她。她很专业,也有发言权,所以我们很期待她看完的结果,不管是好是坏,我都非常真诚地希望听到她的声音。她是一个很单纯的人,他非常可爱,很纯粹,不会像其他人,有什么想法却碍于不好意思跟你说,或只是简单的阿谀奉承等等。他不会。

她看完之后就说,嗯,长大了,觉得你的表演很好很准确,有层次,很有意思,很出彩。我就特别开心!同时,她还看到我不只是跟以前一种的表演风格,也觉得我有很多打破了自己的东西。这也是跟我自己的感觉是一样的。我觉得我开始清楚意识到表演不同的风格、不同的节奏,都是很具体的东西了。

《追凶者也》,张译与谭卓
《追凶者也》,张译与谭卓

迷影网: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哪部具体的戏吗,或是在哪一个阶段?
谭卓:我想不起来,但一定是累积的。一方面是这个。另一方面,我原来不喜欢说自己是做演员这行的,因为我刚上大学就被挑去拍戏,所以没怎么在学校里训练过。我对电影、表演没有一个在学校里提前熟悉的过程,就直接进剧组,就变成了演员,而且一开始就是女主角。我被放到那样的一个位置上去表演,因而都是懵懂的。

那时候,对演员没什么接触,就觉得不太喜欢这个职业,我觉得很轻浮,有点看不上。后来慢慢在这行业里发现不是这样的。越去了解就越知道,很多演员非常优秀。比如大家熟知的很多演员,他们坚持健身、丰富自己,去做美容,对表演不懈地追求,希望在专业上更有提高等等。他们对自己的要求不是单一,而是全面的。很多人还要学英语,不管他到了什么层面,是不是一线,或者超一线;有多红、有多少钱,依然都会让自己变得更好、更好、更好。这不需要付出吗?不需要毅力跟恒心吗?这些都是非常了不起的。

谭卓以饰演《春风沉醉的夜晚》(2009)中女主角李静而出道,并入围第62届戛纳电影节最佳女主角
谭卓以饰演《春风沉醉的夜晚》(2009)中女主角李静而出道,并入围第62届戛纳电影节最佳女主角

迷影网:值得尊敬。
谭卓:嗯,都是值得尊敬的品质。我现在觉得这种人的毅力跟恒心是无坚不摧的东西,它超越了其他的。所以他们身上这些品质非常值得人尊敬。他们为什么能坚持在自己的位置,甚至越来越好?恰恰跟他们的努力有关系。他们的幸运不是偶然,他们的一切成果都是必然的。并且,其中很多人的谈吐,很有想法、有深度,并不像原先看到的比较表面的那些人。

有一次我在北大上法学课,有个很厉害的教授说,某某明星结婚后怎样怎样,是非常商业的行为,这些戏子怎样怎样。等老师说完之后,我就举手说,老师,我有个问题想跟你探讨。我说我个人觉得,任何人可以有权力决定他自己的喜好,你可以喜欢谭卓可以不喜欢谭卓,这个都没有所谓。但是,你不能这么片面和笼统地把所有的演员,都带有语言歧义说他们都是戏子,这是不尊重人的。比如像影视圈里面的谁谁谁,这些表演艺术家,是真正的艺术家,是非常值得人尊敬的。我觉得他也是真正有学问有格局的老师,他就说,我觉得你讲的有道理,我刚才的发言确实比较片面,我对此表示道歉。

所以说,我开始意识到自己的职业变化,出去跟人介绍自己,也会说我是演员,但以前我是不愿意说的。以前别人问我做什么工作,我不能编一个其他行业,怕穿帮露馅,然后我就说自己没有工作,这个不会穿帮。他们又问你怎么活,我说我妈养我,结果大家都觉得说我这个工作真是不错(笑)。一切都在发生变化,包括自的经历、成长,生活中发生的很多事情,内里外里的共同作用就改变了我,也改变了我对表演的认识,对自己性格的磨练,工作的沟通方式、工作的要求期许等都不一样。

因而才开始像你刚刚说的,我的的工作多了许多,因为我告诉自己,要好好做演员,要好好工作,真正像一个演员一样去安排工作,所以我觉得以前的经纪人他们特别了不起,如果是我的话,我不知道要怎么面对像我这样的一个演员……有一搭没一搭的,但他们都还是很偏袒我、爱护我。我真的很感激这一路遇见的人,真的是都特别好。

《擒爱记》(2012)中的谭卓
《擒爱记》(2012)中的谭卓

月亮,处女座

迷影网:不介意的话,可以讲讲当下时髦的词语吗?抑郁症。记得《如梦》的时候,你告诉我,曾经一度陷在角色里,让自己走不出来,很压抑。我认为在当下的语境中,值得谈论这话题。
谭卓:很多人还停留在认为抑郁症是一个心理层面的问题,其实它是一个真正的生理层面的病理现象。我们大多数人对此还是很缺乏了解的,中国这个环境也没有对大家有很好的的帮助,比如心理医生的专业性上,以及对此的治疗上都很欠缺。

迷影网:尽管很多时候会很低落,但你是否心里总是隐约有个目标或者愿景在——比如说成为更厉害的演员?

《Hello!树先生》(2011)中的谭卓
《Hello!树先生》(2011)中的谭卓

谭卓:没有。我是一个从来没有目标没有追求的人,我没有什么梦想跟理想。小的时候,老师叫写作文:你长大想成为什么样的人?这让我非常痛苦,因为我着实没有想成为什么。可我又不会说谎,那种感觉让我特别不舒服,就觉得没有什么可写的。后来回去和我妈妈讨论这个问题,她说,你其实有想做的,你小时候说,“我长大一定要做一个奶奶。”(笑)可能因为以前奶奶跟我们一起生活,全家都很孝敬老人,什么事情都是老人为先。我就觉得,哇,奶奶这个职业这么优越!(笑)

我在国外游学时也是,圣诞节问你想要什么的时候,真的是让我最苦恼的时刻。我没有答案,我没有一个想要的礼物。别人说想要一副网球拍、一个耳机、很好的衣服、一辆车,这些我都不想要。那时我在思考,为什么我连一个想期待的礼物都没有?

迷影网:你好像连一个“短期的小目标”也没有。
谭卓:从来没有呢。

迷影网:比如说,做演员拿个什么奖,或者策个什么展,感觉你都是挺随性的。
谭卓:确实都没有的。

迷影网:那是什么东西在撑着你呢?
谭卓:不知道呀。(笑)我也不知道什么撑着让我可以继续,不过我觉得是这样的:我是个特别认真的人,我连玩儿都很认真。经常要准备一个派对或者什么,准备着准备着,就一定会弄得兴师动众。因为你就觉得这个不够好,那个不够好,还能再完善点儿,就一直弄弄弄弄弄。特别夸张。

迷影网:你的月亮是处女座。
谭卓:是的。内心还是要求比较尽善尽美的。这就是一个内在动力,我觉得到这个标准是OK的,不到这个标准就是不行。

《失控》(2010)中的谭卓
《失控》(2010)中的谭卓

迷影网:所以,别人看你好像非常操心的样子,其实你就是习性使然。
谭卓:对的。性格决定命运嘛。

迷影网:嗯,这也让你一部一部戏走下来。
谭卓:就不会错过,而且越来越操心。跟孩子长大了一样,知道事儿越多,就操心得越多。以前跟导演聊一个问题,现在聊十个。(笑)特别有意思。

迷影网:挺好的,你接下来可以休息一阵了吗?
谭卓:我已经休息完,又要开工了。马上要去包头,拍忻钰坤导演的新戏,听说好像有姜武老师,还有两个挺不错的演员,所以我挺开心,老能碰到这些特别有潜质的导演、很好的团队,出来的东西,都是大家认认真真做事得到的一个有品质的结果。

你看到的,不是一个烟斗

迷影网:从头到尾,我们讲的东西好像都是通的吧。你跟世界相处的方式也好,通过扮演不同角色去感受表演的力量、演员的力量,这些都是融会贯通的。
谭卓:我觉得就像中医,一通则通。比如我弹钢琴、读书、做菜,我觉得自己在一个大方向上,或者通过一件小事明白了,可能整个大的印象就都在改变。或者说你整个大的观念扭转了,其他小事也就自然都通了。要把自己梳理好,不要得抑郁症。(笑)

迷影网:对,就是想好了我想干什么、我能干什么、我该干什么。
谭卓:就是,想做就做,要做就别怕,做了就别后悔,没有后悔药。敢爱敢恨,敢做敢当,也没什么了不起的。你简单了,世界就简单了,虽然俗话不是这么说的。

迷影网:当你想得简单了以后,反而会让你轻松,让你更专注去做自己想做的事,并且做得漂亮。
谭卓:现在慢慢长大也发现,到现在我也还是有比较小孩子的那部分。这和家人、家庭环境有关系,当然也和天生的内心有关系,从基因里来的。以后可能我也还会这样,不管到了多少岁,还是会像孩子一样做事。并不是说你真的很无理无据,而是说会很童真,相信一些东西,简单的、美好的,有时候也会傻里傻气地敢去闯荡。总之,我觉得有时候人要傻一点,难得糊涂其实是很难的事。又什么事情一定要探究得那么清楚?其实并没有真正的意义。你知道真相,也并非真的真相。

迷影网:就像《这不是一只烟斗》(ceci n’est pas une pipe)?
谭卓:雷尼·马格利特(Rene Magritte)的那个画,他是我特别喜欢的超现实画家。哲学里面也有这样说的。

迷影网:是的,你肉眼所看到的世界,或说你看到的层面是有限的。而且这个世界又处在变化之中,你只能看到这一步,看不到将来。
谭卓:佛教其实说的也是这个东西。所以,粉丝看到的偶像也是这样的,其实他们看到的都是自己的一个臆想。你是在心中把他完美化的一个对象,你的一种期寄。我觉得是吧,希望那些追求偶像的粉丝们不要来骂我。

迷影网:我们以前写金城武的时候就是这样的。他很少讲话,只给你一张脸,完美的脸。其他的就都靠粉丝脑补。因为他不说话就不会说错话,这样一个偶像就会非常成名,他这样就跟佛一样。我没有不敬佛的意思,而是说他只能给你心灵上的慰藉,如果你不看佛经不自思,只盯着那个雕像去拜,只是阿弥陀佛,这样是没有建设性意义的。
谭卓:是,这些我感觉可以用一个很通俗的话说,就是随缘吧。

小唐
小唐

唐卓伟,直男,疑弯。拥有演员的秉赋,却堕入记者的躯壳。热爱写作和电影,却永远无法成为伟大甚至距离优秀仍一步之遥的作者和影评人,皆因不节制的生活作风,尤指贪杯而言。

No Comments Yet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