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映 |《派对把妹秘诀》:重回70年代的朋克现场

《排队把妹秘诀》|PR

《派对把妹秘诀》的原著短篇小说《给男生的派对搭讪指南》曾获雨果奖最佳短篇小说提名,收录于尼尔·盖曼的短篇作品集《易碎品》(已经在2013年和2016年各有一版简体中文版出版)。这部由《摇滚芭比》《性爱巴士》的导演约翰·卡梅隆·米切尔执导的作品,因为爱丽·范宁和妮可·基德曼的参与而早早就获得了媒体的超高关注。不过尼尔·盖曼大神到戛纳来走红毯大概纯属打酱油,因为这部电影跟原著的关系……大概只有“两个男生在趴体上遇到了几个看似外国留学生而实际上是外星人的女孩”这个logline,而且影片还中改成了三个男生;影片中最为出彩的、占据巨大篇幅的朋克音乐,原著中只提及了一句……而令人高呼“什么鬼”的外星人的社会体系、服饰和音乐完全来自影片团队的创造。

不管用什么标准来衡量,这部影片都能算的上十分精彩。片名虽然看起来像是个青春片或者性喜剧,但竟然被导演拍成了又飞又躁的朋克音乐片和脑洞大开的科幻片的一个谜之混合体。故事设定在70年代朋克音乐兴起的初年,三个十五岁的中学生在青春躁动的同时,着迷于朋克音乐;三人在一个朋克live演出上把妹未果,回家路上误打误撞进了一个奇怪的趴体——后来我们知道这是一群路过地球的外星人正在举行的活动——并各有所获:Enn把外星妹Zan带回了家,肥仔John在一通狂舞之后迷上了外星迷幻音乐,而帅哥Vic则在被外星妹stella爆菊后被多P吓得落荒而逃。原著的情节大概就到这里,后面的主要情节是Zan获得了48小时的外出许可,在Enn的带领下去体验了解朋克文化寻找自我谈恋爱并……怀孕(!!!),并最终在以朋克女王Queen Boadicea带领的朋克军团帮助下,完成了对外星人社会制度的颠覆。这个故事……其实剧透什么的真的无所谓,看过《摇滚芭比》的大概都能想象本身就是摇滚歌手的米切尔能把片子拍得躁到什么程度。剧作嘛……相当于尼尔·盖曼就是写了个开头,要认真分析的话,影片的剧作算的上是一种较为新颖的尝试。

《排队把妹秘诀》|PR

影片有着对70年代英国伦敦郊区的细致再现,对朋克音乐和文化的理解也相当到位。在影片男主人公看来,朋克就意味着一种打破一切社会规范、挑战一切权威的的自由生活和艺术表达方式;而事实上朋克音乐及文化仍然有着一套十分清晰的表征体系,比如发型、服装、纹身、涂鸦、语言、行动……以及音乐上的某种结构形式。

这些在某种意义上形成了堪比二次元文化的、某种具备表演性的能指系统,或者说是相对于“普通人”(以片中Enn的母亲为代表)而言的另一个“世界”(展开写的话是詹金斯的脉络……所以就算了)。而外星人则有着等级分明的严整社会体系和社会规则,比如以颜色区分的等级(不得不再次赞美一下片中颇有朋克范儿和二次元感的、乳胶材质的奇装异服……红毯上妥妥儿轰杀一切十八线网红)【作者:这里一定放一张红毯照;编辑:坚决不放】,未来主义式的迷幻音乐与状如某种cult仪式的舞蹈,奇异的性行为方式、“师长”制度(parent-teacher)和吞食后代维持生命的社会组织形式等等——这些是科幻或奇幻类型中所谓“设定”的部分,当然用詹金斯的话说也是一个“世界”。

剧作上的有趣之处就在于经常是三个世界的不同逻辑之间进行的对话,尤其是将朋克世界与外星人世界作为现实世界的不同层面的差异物,而影片的主人公Enn和Zan分别处于各自世界与朋克世界的交叉位面,并通过“神明附体”般的一曲朋克现场表演(米切尔在这里甚至直接拍成了一段MV)获得了……生命的大和谐……

说得再明确一点的话,影片是通过把朋克文化与外星文化分别(就现实世界而言)异质化和(就自身而言)体系化,然后在两者之间建立起明确的互文关系,可谓是在类型混合(这里是科幻片和音乐片)的时代潮流上的领先之作。做意识形态批评的话,它在某种意义将朋克文化呈现为某种具备革命性的、青春的乌托邦冲动,却将与之形成互文关系的外星文化书写为一个典型的(即将走向灭亡)反乌托邦社会,而两者的结合(男女主角在朋克音乐中完成的的生命大和谐)导向的是一个二难选择的死局,最终也是以想象性的抚慰作为结局——男主不再迷恋朋克,成为了一名作家;而他与女主的后代(……)从无尽流浪的旅途中返回地球,来到他的面前。要这么一看,影片其实还有不少语焉不详和不够完整之处,但跟其本身的娱乐性和观赏性比起来,其实并不那么重要。朋克少年与外星少女鸡同鸭讲式的交流笑点密集,妮可·基德曼扮演的朋克女王和艾丽·范宁的朋克少女是全片最大的卖点也是最具观赏性的点,至于科幻嘛……搞那么复杂的社会设定其实也没几个人关心,搞明白这是为了与朋克文化行程互文,并为叙事动作建立阻力就行了。其实对导演来说,把外星人拍得怪力乱神才是正经事——这才是真朋克呢!

胤祥

电影学博士,兼职策展人,业余影评人,票友导演,职业电影研究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