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依之地》摄影师乔舒亚·詹姆斯·理查德斯关于努力反思电影的制作方式(作者:Adam Chitwood)

拍摄《无依之地的》理查德斯|©️Searchlight Pictures

电影拍摄有标准答案吗?当然没有。《雨中曲》、《400击》和《出租车司机》的电影拍摄手法完全不同,但并不影响他们都成为经典影片。电影拍摄技术经过100年的发展,的确有很多技法值得电影人们学习,摄影师乔舒亚·詹姆斯·理查德斯(Joshua James Richards)的拍摄风格就深受好莱坞影片的影响,并在很多作品中展现出了出色的完成度。

理查德斯的最新作品是与赵婷导演合作的《无依之地》,最近刚刚获得了第78届美国金球奖最佳影片。

《无依之地》是一部忘却伤痛的电影,聚焦了一个一无所有的老年女性,讲述她寄居在自己的厢式货车中,选择永远在路上,成为一个当代游牧者的故事。本片连同理查德斯和赵婷合作两部前作《哥哥教我唱的歌》和《骑士》可以被看作三部曲,在视效上有所传承和延续,用强调自然光线的远景刻画了美国西部从内陆到西海岸的绝美景观,和生活在此处的人们的故事。

近日,《影视世界新闻网》对理查德斯进行了一次专访。在采访中,理查德斯分享了关于《无依之地》的幕后拍摄、他与女友赵婷的特殊合作关系、以及一些关于传统电影拍摄的批判性的观点,特别是他认为大型制作团队不一定拍出视效更好的电影的一些看法。值得一提的是,他和赵婷目前正在拍摄漫威的新电影《永恒族》,他也聊到了他和摄影师本·戴维斯(Ben Davis)如何使用摄影技巧在大制作的漫威电影中保持赵婷导演的标志性美学。

据悉,《无依之地》将于4月23日定档国内上映。感兴趣的话,可以先看看影片摄影师兼艺术指导理查德斯的完整采访。

赵婷和理查德斯在《无依之地》拍摄现场|©️Searchlight Pictures

Adam Chitwood(以下简称“AC”):我很好奇,您和赵婷是怎样认识的?又是如何慢慢演变成了目前这样的合作关系?

Joshua James Richards(以下简称“JJR”):我们是在纽约大学里认识的,后来合作了她的处女作《哥哥教我唱的歌》。回想起来,我们作为制作电影的新人踩了许多的坑,也经历过混乱和焦虑的时期。我认为,赵婷和我一样,随着电影制作经验的积累,逐渐有了信心,也形成了自己制作电影的独特“语言”。

所以现在,在拍电影时遇到任何问题,我们都有了自己的处理方法。这种感觉,就像制作音乐一样,我们学到了很多的和弦,就可以演绎出自己的音乐了。

AC:那您与赵婷导演关于《无依之地》的合作内容呢,特别是电影制作早期的一些故事?众所周知,您们上一部的合作影片是《骑士》,这两部影片在摄影方面会有哪些异同点,是否有新的尝试?

JJR:在镜头语言上,这两部影片的相同之处是使用了大量的变化的景观来展现出人物的身份特征。在《骑士》中,为展现主人公的苦闷无力,一位年轻的牛仔,在无法继续自己的竞技生涯后,找不到人生新身份的苦恼,不仅将镜头对准了一位正在纠结是待在家中还是上大学拉科塔族的小男孩,也突然将镜头转向了监狱。而在《无依之地》中,我们最早的讨论就是:如何利用镜头的转换来吸引观众的注意力?如何通过镜头展现人物的情感变化?如何通过镜头展现他们作为当代“游牧族”的游牧旅程?而这些,我们都通过展现变化的景观镜头得以实现。

AC:在您和赵婷导演之前的作品中,启用了很多非专业的演员,赵婷导演在之前的采访中表达过和非专业的演员一起拍摄时,会提前一晚跟他们沟通剧本,并根据实际情况改变拍摄方案。请问和非专业的演员一起工作的流程是怎样的呢?在影片的制作中,会有一些特别的尝试吗?

JJR:是的,我们都会提前和他们沟通。我个人也在这样的工作经历中明白了提前准备的重要性。我们经常会遇到许多情况:“我还有另外一部影片要拍,这部电影我只有这些档期”、“朋友,经纪人应该跟你说过,我才刚刚开始拍电影”、“没有广告,什么都没有”……所以,你瞧,我的工作计划是跟着合作伙伴的实际情况不断变化的。在《无依之地》开拍前的好几个月,我和赵婷都在致力于寻找游牧族并与他们沟通,了解他们的实际生活。这听起来,并不像一个摄影师的工作,但是这也是我通过镜头展现出他们真实生活必须要做的准备工作之一。

通过镜头在展现人物故事,真实感很重要。从某种程度来说,如何通过冷冰冰的机器,讲出主人公的故事,这是摄影师需要特别学习和关注的地方。

工作中的理查德斯

AC:《无依之地》最感动我的地方,就是我能真实感受到主人公的情感,这也是赵婷导演的作品的特点之一。当然,作为摄影师,您也功不可没。请问,您是如何做到通过镜头展现情感的呢?

JJR:拍摄人物,除了拍摄技巧,还有照明技术也非常重要。在拍摄时,我们常听到这样的话:“为了看起更好看,您介意化下妆吗?”我对化妆这件事意见很大,我的意思是,化妆掩盖了我们真实的模样!在美国,美容市场是最大的市场之一,但是我们作为电影人,更希望的是将故事主角的真实模样通过影像展现出来,而不是过度美化。不然,过度强调“完美”的面孔会对年轻人有不好的导向。他们会因此害怕衰老和产生不必要的容貌焦虑。事实上,作为拍摄人像的摄影师,展现不同人的不同美就是我们最大的乐趣。而随之年龄的增长,容貌也会变得更有韵味。但是,我们以往对美以及对年龄的刻板印象,限制了我们去展示原本的美。

而《无依之地》这部电影讲述的就是一个关于忘却伤痛、拥抱死亡和思考人生的故事。所以,为了展现我们的现实世界,我们用更真实的视角去表达了主人公的故事和他们生活的地方。如果说您能在泰伦斯·马力克的电影中能看到上帝,那在赵婷的电影里,您能看到那些被社会遗忘的边缘人士。

AC:我喜欢这部电影。

JJR:是的,我也非常喜欢。在《无依之地》的拍摄中,环境的拍摄和人物的拍摄一样重要。看一些大制作的电影,我们偶尔会有种囫囵吞枣的感觉。但在赵婷的作品中,您永远找不到任何敷衍的镜头。我们的影片不仅是关于情感的共鸣,也关于现实世界,更是关于捕捉和讲述人们的真实生活,而不是为了某些目的,牵强地夸大或美化一些事物。即便是为了赚钱,这样的镜头也不会存在。我还想说的是,我对现在拍摄设备的便携程度感到非常的兴奋。

我9岁的侄子使用的德国ARRI的便携摄影设备居然和我现在使用的大型器械在成像上差别不大,而且他能轻松地掌握和使用这个摄影机来拍摄东西。不过在拍摄1280p的高清画面时,还是有点差强人意,感觉就像夜视一样,蒙上了一次阴影。但是,科技的进步就是这样,电影制作也变得越来越便捷,我们不再依赖很多的人工工作。我和赵婷都认为,即便电影从业的门槛降低,对好莱坞甚至电影行业来讲并不是坏事,这要求我们电影人拥有更好的讲故事的能力,以及更好的视效审美。

AC:从某些角度来讲,为体现故事的真实性,您丢掉了很多电影的制作技巧,但这部影片并不是一部纪录片,您是如何在影片的故事性和真实性中做平衡的呢?

JJR:是的,《无依之地》是一部剧情电影。但是,什么是电影呢?这个问题,在纪录片《希区柯克与特吕弗》中有详尽地讨论过。电影是什么?我们为什么要看电影?为什么电影《后窗》是一部成功的悬疑片?电影不是剧本,也不是书,或者用这些形式展现不出那么好的效果。电影的关键在于“看”,就像您看《无依之地》一样,您看过了,也就有了您自己的感受。所以,在我看来,电影就是用影音的手法来讲故事,这也是我接下来的职业生涯中需要探索的内容。

《无依之地》|©️Searchlight Pictures

AC:我也很好奇您与主演弗兰西斯·麦克多蒙德的关系怎么样?因为这部影片是从她的角度讲的,而镜头也是从她的第一视角来展现的,必然有很多工作是您们一起协作完成的。

JJR:我很高兴能和这样知名的演员一起合作,这对我来讲是第一次。不过,这部影片并不是她的第一视角,而是她作为一个叙述者的视角来讲述的。我想要强调的是,弗兰西斯在拍摄这部影片时没有化妆团队。她自己给自己剪头发,连服装也是弗兰西斯、赵婷和我,我们三个人一起完成的搭配。从这些角度来讲,弗兰西斯对于塑造剧中的角色有很多故事可以分享。包括带来了她父亲的盘子来作为拍摄道具,都是她自己想法。所以,我们的确有很多很紧密的合作。不过,你知道吗?弗兰西斯喜欢用“国家公园”来描述她自己的脸,这是引用的一个批评家对她的评价。

我从小就很喜欢弗兰西斯,她也是我非常认可的电影巨星。从我的理解来说,“国家公园”这个词更是形容弗兰西斯的面部很有表现力,能表演出很复杂的情绪。这也是她很少出演喜剧的原因。

我们参考卡尔·德莱耶的那部《圣女贞德受难记》确定了女主角Fern的外形形象,同时这部影片也影响了《无依之地》的许多特写镜头和拍摄方式。当我和弗兰西斯讨论关于电影的同理心的话题时,我通常会直接向她展示《圣女贞德受难记》这部电影。关于电影和表演部分,我和弗兰西斯还讨论了巴斯特·基顿和查理·卓别林这两位大师。

我个人很喜欢,弗兰西斯在《无依之地》中徘徊在荒野的那一幕的表演,在拍摄那场戏时,我常常情不自禁地想把她拉出来,您能明白吗,她演得太像了,就像真的在荒芜之地迷路了一般,“走起来,像迷路一样地走”这样的表演真的不容易。在镜头外,我通常也会告诉她,“看着光标的路线来走,我会随时调整,你放心表演。”这个镜头也体现了Ronin 2云台最主要的功能,在动线镜头中提供稳定的画面,这在很大程度上减少我们摄像的难度。

AC:那可以分享一些赵婷导演关于电影分镜的故事吗?

JJR:是的,我们刚开始制作电影时,会绘制很多的影片分镜,大多是一些解说场景的图表。但是随着合作的次数增多,到了《无依之地》这部影片的时候,我们已经变得非常默契。在开拍前,我们也是一起为影片做了好几个月的准备工作,想法自然会格外契合,我相信即便是她来拿摄像机拍摄也不出现任何问题。不过,在我们拍摄的漫威新电影中,她的确也是制作了很多很漂亮的分镜脚本。但是我还是坚信沃纳·赫尔佐格说的那句话,“分镜脚本是胆小鬼的东西。”

AC:您刚刚提到了您和赵婷合作的新片漫威电影《永恒族》,请问面对这样的大制作商业电影时,您和本·戴维斯(Ben Davis)作为摄影师是如何具体合作的呢?对您来讲,在这样的大制作电影中又如何去保留赵婷导演本身的作品特色呢?

JJR是的,我想您已经有答案了。对我来讲,我是第一次拍摄这样大制作的电影,所以我希望在摄像机的背后尽可能多地向本和赵婷学习经验。随着我们慢慢的熟悉,我认为他们也更了解我,懂得我的语言,知道如何去引导我让我完全适应这样全新的电影制作环境。所以,我很高兴和感激,能有这样的机会向本请教如何拍摄大制作的商业电影。

AC:从您的角度来看,它与《无依之地》和《骑士》的拍摄是一样的吗?

JJR:是一样的,关于这个问题,我特别赞同本的观点。有一次,本在和我的工作人员聊天,他们问本,“没有经历过像我们那样只有25个人来拍摄一部电影的日子,您会觉得遗憾吗?”本回答道,“其实,我们在某种程度上做的都是一样的事。25个人还是25个部门负责的工作都是一样的,只不过如果是部门的话,每个部门手下都会有10个或者更多的工作人员,但是我们本质上制作电影的工作逻辑和内容还是一样的。只是,项目变大了,需要的人力更多了而已。”

《无依之地》拍摄现场|©️Searchlight Pictures

AC:摄影师瑞秋·莫里森在重拍《黑豹》时,我也曾采访过她。她说,拍摄大制作影片最大的挑战是保持一个场景的景深和照明的一致性,因为一个原本只需要三分钟拍摄的户外场景,可能拍摄周期需要两周以上。所以,这样的拍摄难题也会是您们需要克服的困难吗?

JJR:我明白你的意思。但是,您知道什么是合作伙伴吗?就我看来,瑞秋·莫里森所遇到的问题在赵婷的电影中并不会存在,他们的电影风格并不相同。《永恒族》和《无依之地》的拍摄方法却是完全一样,我们更依赖自然光线和一点点的平衡用的环境光。遇到的问题也类似,演员都需要与太阳抢时间。而且,我认为我们这样的拍摄方法非常棒。如果说,我们需要克服什么困难,那可能是我和赵婷最近都在重新思考的一个问题:我们应该如何制作电影?在这次制作《永恒族》是我们之前很少接触到的成熟的商业电影制作,所以,引发了我们的思考:是否一旦拥有了一个赚钱的电影制作模式,就不再需要创新?

我的观点是:在商业环境中的艺术作品,有些所谓的专业都只是一种错觉。当然,你也可以认为我的观点是错的,毕竟漫威已经持续盈利了很多年。但是,就像我之前是学画画的,如果我逢人便说我是一个专业的画家,那你多半会认为我不是一个艺术家。电影制作也同理,如果有人问我,“你是专业的电影人吗?”我可能会认为,他是在问我是否知道三点布光!坦白说,作为摄影师,什么才叫做专业呢?不会是问你,会不会使用专业的摄像设备?而是,你有没有自己制作电影的方法,一套成熟的方法。

虽然不一定多,但是我也参加过许多电影摄影的大型比赛。在那些比赛中,我看到的只是参赛人员在使用非常丰富的照明和摄影设备。而我一直也不明白,这么多的光源有什么用?为什么看起来美会比你本身的美更重要?这些问题一直都困扰着我。在他们看来,如果你会熟练使用设备,那你就是所谓的专业人士。我并不认可这种专业,而且我还认为用电影呈现故事也绝不只有一种表达方法。电影,就像万花筒一样,有成千上万的角度可以来讲故事。所以,在我看来,您今天看到的很多东西,在15年后多半就过时了!

|原文首发于“导筒”(微信公号ID: directube2016)

头像
Adam Chitwood

美国娱乐网站Collider总编辑,喜欢意大利面和90年代的惊悚片,95%的时间都和他的狗Luna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