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reste De Fornari
Oreste De Fornari

意大利著名电影评论家、作家和电视编剧。拥有热那亚大学的现代文学和政治学学位,出版了关于迪斯尼、塞尔吉奥·莱昂内等相关著作。

博格达诺维奇谈莱昂内

我跟他在一起的经历只能证明导演和导演永远不可能一起工作。导演,就像梅勒所说的那样,是一项独裁的工作。

0 Shares

在维斯康蒂的符号下——贝尔托卢奇谈莱昂内

我认为莱昂内是流行电影中最天才的导演,他的电影同时拥有最美的粗俗和无数的雄辩,意大利电影中前无古人。我来自新浪潮时期,我感到我比其他(拍摄意大利喜剧的)导演更接近莱昂内。 我们第一次相遇是在电影院里。我赶第一场去看他的电影,罗马的第一场。他在控制间把握放映情况。他看见了我,几天以后他给我打电话,我们开始认识。 我当时正处于一个低落时期,在《革命前夜》(Prima della rivoluzione)之后,我好几年都没拍片。我非常兴奋能跟莱昂内这样的导演合作。 我跟他说了一句话,我猜这句话吸引了他,我说我喜欢他从马的后面拍马屁股的方式,只有几个美国导演才会这么拍。 他马上就对我讲他的故事。还有达里奥·阿基多,我们一起工作,一场漫长的旅行诞生了,差不多没有对话。接下来,有人推荐我去拍《爱情与愤怒》(Amore e rabbia, 1969)中的一段,我想拍一些我自己的东西,于是我就离开了这个剧组。 我记得当我看《西部往事》时,有一部分与我写的那段非常相似,就是爱尔兰一家人等待克劳迪娅·卡汀娜到来时,在桌子上准备糕点的那场外景戏。我记得我那几页的细节描写,蝉鸣突然被不安的寂静所打断,之后在玉米地里出现了几个身穿白色长风衣的匪徒。我之所以写玉米地,是因为我把我在艾米里(Emilie)农村的经历搬到了西部。 在地理方面,我在美国地图上寻找一个名字,好给影片中的村庄命名。我找到了一个让我非常开心的名字:甜水(Sweetwater)。去年,迈克尔·西米诺给我看了加长版的《天堂之门》,我感觉拍得非常美,有一点《西部往事》和《1900》的影响在里面。他对我说,他们是在甜水镇拍摄的,这真是一个非常有趣的巧合。 莱昂内真的非常了解美国电影,我用一些秘密的引用去填充这个故事。在那时,有一种引用经典的疯狂癖好(manie),我对自己说:如果一个像莱昂内这样有才华的导演去拍一些他没有想过的经典引用一定会非常好。可能我在一些情况里也做到了这一点。 最难让莱昂内接受的是女性人物。我想起当时我正在对他讲一场戏:“主人公走进妓院,他躺在床上,他对女孩说:把我的靴子脱下来!她把他的靴子脱了下来。他又说:给我揉揉脚!她开始给她揉脚。”影片将从这里开始一场亲热戏(scènes érotiques)。莱昂内打断我说:“对!她给他揉脚,慢慢地揉……然后,他睡着了。”他总想避开性关系的可能性。…

0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