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 November 2010

伯克利的游击队

历史本身充满反讽意味。年轻人以为自己可以改造社会,让其更公正平等——一个没有阶级和剥削的乌托邦社会。这理想却一再偏差,或被利用,或执行不当,酿成悲剧。年长些明白,社会永不可能公正平等。穷人无法改变社会,富人却可改变自己的命运。曾经被理想激荡,如今在灰烬中感伤。

0 Shares

《海上传奇》:口述与历史

当我试图寻找一个字眼来形容如今的贾樟柯面对制度(dispositif)所持的态度时,迷恋成为了一个我不情愿使用、但似乎又较为确切的词语。这个“制度”可以理解为美学的、政治的甚至是经济的,但无论如何,它都将自己体现为一种得体而强行的意识形态系统。

0 Shares

《西风烈》:究竟是“男人装”还是“大牛逼”?

《西风烈》上映不久就在国内影评界掀起阵阵凄厉西风,这里选择了cinephilia作者队伍中两位持捧和锤不同观点的作者影评,图宾根木匠算是学院派影评人,而木卫二是目前国内最为知名的独立草根影评人。有趣的是,两篇影评的刊载媒体都在广州,《南方都市报》和《羊城晚报》。不管如何,影评总是一家之说,就看读者自己心目中取舍如何了。

0 Shares

新浪潮电影大师克劳德·夏布洛尔访谈

克劳德·夏布洛尔过世已经数月,随着时间的消逝人们已经习惯淡忘,迅速得。如今,翻起这篇几年前的访谈,读着读着,突然不明所以得悲从中来……感谢刘敏和夏布洛尔导演一起为影迷们提供如此精彩的一次访谈……

0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