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 March 2011

黑暗之心——非洲的创伤和电影

非洲,这块简直无法名状的大陆。关于她的伤痛和情感,我们总是知之甚少,或已习以为常。我们对她的想象常常流连于赵忠祥的动物世界,但是关于她的历史和电影呢?或许我们可以轻易的举出《卢旺达饭店》、《末代独裁》、《不朽的园丁》这些关于非洲的电影。可我们为什么不把更多的目光投向非洲人自己的电影呢?我并非说刚刚提到的这些电影不重要,但是在创伤与情感面前,非洲自有自己的一曲歌谣。

0 Shares

卡尔•西奥多•德莱耶(五):编剧生涯

10月31日他给当时的老板之一、北欧电影公司创始人欧尔•欧尔森的女婿写了一封信,信中他提到了自己的抱怨以及部门领导对他的不满,而且提到五年来他的工作职位一直没有变化的情况,最后他在信中提到要不公司提升他,要不他就走人。

0 Shares

高達與史登堡的情癡

看著史登堡(Josef von Sternberg)的作品,以及高達(Jean-Luc Godard)某些電影。總將兩人的影子疊在一塊。這個疊映,很簡單,理由是兩人皆有與片中女明星熱戀,並表現在影片中的情形。當然,兩人的感情最後也皆以失敗告終,而且差不多都歷經六年的時間。不過,說真的,這位高老大愛看電影,喜歡將電影帶到自己的影片中,也就算了,有必要連生活都要跟電影人一樣嗎?

0 Shares

《恶人》:耐人寻味的善恶观

《恶人》的故事至少不会太让人反感,也没有过多去愤慨批判。影片有许多佳句,但出彩的地方更多还是依赖演员魅力。而在技术上,《恶人》的剪辑和摄影都太过规矩,以至于让不少人觉得拖沓。

0 Shares

卡尔•西奥多•德莱耶(三):离家自立和飞行员生涯

1904年,当小德莱耶通过了学校的毕业考试,他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尽快赚钱,自力更生,搬出养父母的家。因为随着年龄的增长和社交的需要,越来越具有叛逆性的他和养父母之间的关系愈加紧张。尽管房顶上的小阁楼是他独立的自由空间,但是玛丽叶极力反对他带同学或者朋友回家。她觉得那过于喧哗了,搞得整个公寓鸡犬不宁。德莱耶此时何养父母之间的关系不再有调和的可能,唯一的解决之道就是他尽快从这个家搬出去。

0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