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 April 2011

【譯】庫布里克談《閃靈》

所谓传统就是指故事是按照一段段的对话串在一起的。大多数电影和舞台剧比起来都只是添加了更多的气氛和动作。我想通过借鉴无声电影的结构中不需要对话的地方可以只用一个镜头外加一格字幕的处理,电影故事的叙述对象和灵活度有着很大的潜力。

0 Shares

【譯】《簡愛》:愛在情慾蔓延時(作者:Roger Ebert)

最新一版《简爱》很好地诠释了哥特的精髓,建筑和布景也营造出了出色的哥特氛围。影片一开场就是简爱在茫茫荒野间惊恐奔逃的场景,似乎老天也在和她作对。和观众预想的不同,开场时的简爱已经成年。当然之后的闪回镜头中还是会让我们想起她雾都孤儿般的苦难童年、冷酷无情的姨妈和残酷严苛的寄宿学校,也就能明白毫无出路的简爱必须要成为家庭教师才能自食其力。

0 Shares

【譯】《能召回前世的布米叔叔》: 對話亡靈(作者:Roger Ebert)

也许我们的意识本体一直都存在,偶尔会浮到物质世界的表面上来。如果我们察觉到这一点,现实时间和空间里的生活会受到干扰。华兹华斯认为我们还是婴儿的时侯曾记得天堂的样子,但也许到后来,如果我们安稳健康地活下去,当我们越来越接近死亡,另一个世界的触须就会伸过来与我们打照面。

0 Shares

【譯】宝琳.凱爾評「巴黎最後的探戈」——BFI觀影後譯

電影的重大突破之一是片中那反复出现的情慾戲, 僅作為生理刺激而出現的它們缺乏一种情緒的支撐 。「探戈」中的情戲盡力在詮釋角色們的生理需求。Marlon Brando(馬龍.白蘭度 飾演Paul)通過Jeanne(Maria Schneider飾演)的身體釋放他的憤怒和痛苦, 純生理上激烈且極具威脅性的性愛把我們從對電影的一切期待中抽離,就連放映結束後大廳派對上的空氣里都充滿了一种可怕的氣氛。電影給與觀眾們帶來的興奮讓他們為貝托魯奇熱烈歡呼,但歡騰過後人們一個個沈寂下來。

0 Shares

《芋虫》:粉红老导演的无力批判

丑陋是概括这部电影的关键词,丑陋的躯体、丑陋的面目以及丑陋的罪行,它们一同指向了一度盛行、至今不死的军国主义。情节上,《芋虫》乏善可陈,人物符号化,性格的扭转、意志的崩溃,几乎所有人都能猜得中结局,那就正如早已发生的历史结局。

0 Shares

此時無聲勝有聲——羅展鳳談《必要的靜默》(作者:黄納禧)

《必要的靜默》令我想起了John Cage的無聲樂曲「4’33」,我跟羅展鳳分享,並沒出乎意料之外她也懂得此曲。「不過我已忘了是4分多少秒。」她淺淺地笑著說,一如每次談論起她鍾愛的配樂家的時候;事實是我也沒有想過她不懂得Cage的名作,有關「沉默」,她怎可能不比我清楚?「總覺得現在外面太多聲音,太嘈了。『必要的靜默』也算是我的立場吧。」她把話說得很輕,但這卻是兩次見面中唯一重複的言語。如此鏗鏘。如此篤定。

0 Shares

楊德昌映畫音樂筆記:從『一一』說起

二○○七年七月一日下午,阳光猛烈,收到前辈舒琪先生的sms,知道杨德昌导演因癌病逝世,作为喜爱其作品的影迷如我,先是愕然,然后,心里方开始不是味儿,着实难过。之后几天,想到纪念这位导演,私人可以做的,除了重看他过往的电影作品外,作为电影音乐研究者的我,惟一希望是用文字记下当中的点点滴滴,遂想到写一篇有关杨德昌的电影音乐文章。

0 Shares

【2011 Cannes】专访戛纳电影节总监迪耶里·弗雷茂:保持真我

4月14日, 将于5月拉开帷幕的第64届戛纳国际电影节在巴黎歌剧院咫尺之隔的巴黎洲际大酒店举办新闻发布会,组委会宣布了本届参赛参展戛纳影展的官方名单。下午,一脸倦容的电影节总监迪耶里·弗雷茂(Thierry Frémaux),仍然抽出时间在戛纳电影节的巴黎总部办公室,接受了我们记者的独家专访。他就影展选片、中国电影现状回答了记者提问。针对中国电影在戛纳的选片,迪耶里·弗雷茂认为报送的选片数量还很有限,他尤其希望有机会可以看到更多来自中国的优秀电影作品。此外,他还托记者送给中国年轻导演们一句建议:保持真我,拍真正的电影,拍中国电影。

0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