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 March 2014

《第三者》

“马丁斯先生,你的下一步计划是什么?”这是马丁斯唯一回应的问题:“我将写一部名为《第三者》的小说,根据真实事件来写。”

0 Shares

《白日焰火》:欢呼之后 更感通透

柏林电影节上的《白日焰火》就像是92年欧洲足球锦标赛替补南斯拉夫参赛却神奇夺冠的丹麦队,作为主竞赛单元相对名气最小的一部华语电影,她却几乎带走了盛宴上所有的蛋糕。随着这部“神秘”之作3月21日的公映,人们心中的疑问都可以在影片中找到答案。

0 Shares

《绝命毒师》:不要低估电视剧

作为一部三观与主流若即若离、情节上又不紧不慢放长线钓大鱼的较另类作品,能获得业内与小众好评并不令人意外,但能同时获得巨大的商业成功,这就叫人佩服了。

0 Shares

【HKIFF 2014】《十二夜》 流浪动物的倒计时

九把刀说出了拍摄本片最大的目的“希望这部电影可以带来一些改变,而这些改变胜过于这部片的艺术性。我们呈现的并不是扣住收容所的环境,而是认为收容所就是这个人类社会的缩影,这个收容所对待流浪狗的方式就是人类对待流浪狗的一个缩影。”

0 Shares

《醉乡民谣》:民谣里没有醉乡的浪漫

19世纪的黑色英国叙事民谣扼杀了1950年代的美国牛奶砂糖猫王式歌谣,却没有让Van Ronk迎来属于自己的时代,反战、叛逆的“好时代”却让影片结尾初次登台的鲍勃.迪伦赶上了。

0 Shares

吴天明:侠之大者

吴天明,向我们展示了一个传统知识分子的风骨,他的言行和他的作品一样,都有着这个时代所无法消化的沉静与硬气.

0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