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 南方车站的聚会 The Wild Goose Lake (2019)

刁亦男访谈:活死人的浪漫主义

有人说我的电影很冷、很疏离。我自己觉得,冷和疏离只是一种调调,电影核心、内在的东西是特别燃烧的。而且——就像我之前说的——在不经意的时候,我会赞颂爱。虽然有时候我会怀疑爱、怀疑友谊,但最终还是会极力赞美它们。

0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