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Film Comment

塔蒂的民主:采访和介绍

如所有伟大的喜剧一样,塔蒂在让观众发笑前,首先创造了一个宇宙,一个围绕他的角色运行的世界,像环绕在一粒盐周围超级饱和的溶液一样晶莹剔透。

0 Shares

【译】什么是,或曾是『迷影文化』?(三)

一方面来说,迷影是一种对正在消逝的对象表达爱的方式—— 这对象即在庞大漆黑的剧院中放映的赛璐璐胶片电影(无论是16,35或是70毫米);另一方面,迷影也是一种对或是正兴起、或是我们业已触及的新数字乌托邦的回应,在其中,人们几乎能从虚拟世界里得到任何东西。

0 Shares

【译】什么是,或曾是『迷影文化』?(二)

批评必须不仅只是包括描述,不仅只是把权威全部交付给作品本身——这样的立场如果推演到逻辑的边界,从根本上否决了批评存在的必要性。是否给电影评分——量化他们的质量——是评论的核心问题,我认为批评多少总会和立场的选择有关;或多或少的,批评含蓄地假设其中提到的总比没有提到的更重要。

0 Shares

【译】什么是,或曾是『迷影文化』?(一)

苏珊•桑塔格(Susan Sontag)1996年发表在《纽约时报》上名声大噪的一篇文章叫《电影的没落》(The Decay of Cinema),但她清楚表示,她更在意的是观众素质的倒退而非电影质量本身:“走向末路的也许不是电影,而是迷影(cinephilia)——这样一种用来专门描述因电影而生的爱。”桑塔格不仅是因为爱电影本身而追怀电影,而是将“迷影”作为一种团体组织的象征——与其说是影迷个体的衰落,更多的是一种她认同的电影文化的衰落。

0 Shares

学者与影评人:针尖对麦芒?(作者:David Bordwell)

在大部分的艺术领域中,学术研究与媒体评论并不会针锋相对。报纸上的音乐评论家或者建筑评论家大多在学校中学习过相关学科,并将学术训练运用于评论现有作品。但是在电影这一领域中,学术与评论之间关系的火药味则要重得多。70年代当我开始读研究生的时候,我惊讶地发现研究生院里认识的新朋友对我给《电影评论(FILM COMMENT)》或者其它杂志写的文章嗤之以鼻。不仅如此,学者们对我的研讨会同学口中所说的那些“电影狂热分子”(film buffery )十分不感冒。

0 Shares

焦土之城,《南京!南京!》(作者:Michael Berry)

陆川的《南京!南京!》是一部重要的作品,他无疑将中国的战争电影引向了一个新的方向,但尽管西方媒体对影片的艺术成就大加赞赏,其在日本(此片在日亦被禁)当然还有中国的反响情况颇为复杂,在那里,对电影艺术和历史、政治、民族主义和道德之间的冲突难以再短时间内厘清

0 Shares

【译】评《生命之树》(作者:Scott Foundas)

我觉得,马利克的这部影片超拔于其高度不平衡的电影生涯的其他作品。片中人与自然、物质与抽象之间的张力达到了完美的平衡。而马利克的哲学思索-对比他上一部《新世界》中几乎显得过分天真的表达-则是智慧的、先知的。

0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