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HKIFF2012

当古典遭遇野性能量

艾米莉·勃朗特的《呼啸山庄》,整个二十世纪至少改编了二三十次,要想脱颖而出,当真是需要些功夫。如今,安德里亚·阿诺德再次挑战这项任务,她的做法是延续自己以往作品的风格,四个字谓之:简单粗暴。用在别的地方,它可能是贬义,对阿诺德而言,这却是她的成名之道,剑走偏锋,有别那些过度沉溺于个人情绪的女性导演。

0 Shares

【HKIFF2012】舒琪访谈:我很不喜欢谈香港电影,我已经没有兴趣看了

现代社会的假象太多。现在很多都是一夜成名,而且是全球闻名。现在电影人参加电影节的目的和以前不一样了,在戛纳赢得一个奖项好像一下子就赢得了全世界,感觉太好,虚荣心太大,这给电影工作者的影响很坏。陈凯歌当年为什么能拍出《黄土地》,因为他的目的纯粹就是为了拍《黄土地》,当时他们一无所有,电影就是他们的全部。但是《黄土地》之后,他们就想再拍一个“黄土地”,因为它带来了太多东西。人们去过一次戛纳之后,总是想再卷土重来,可是那已经不叫电影了

0 Shares

不美好,很尴尬

《美好2012》由优酷出品、香港国际电影节协会监制,它在形式上接近于前两届香港国际电影节的城市四重奏系列(《香港四重奏》、《香港四重奏II》),找来四个国家地区的知名导演,各自拍上一段几十分钟的短片,再组成一个松散的长片合集,彼此毫无关联。尽管看起来模样相似,但《美好2012》的质量实在堪忧,看得出几个导演根本没有花心思在上面,拿了钱就拍屁股走人。从新意和创意上,它既不如去年的《香港四重奏II》(《天机泄》是我相当喜欢的一个短片),也不如台湾导演全线出击的《10+10》。

0 Shares

【HKIFF2012】寻找台湾电影的魂

严格来说,《10+10》这份名单并不足以反应台湾电影的创作全貌,它缺少了正在积极参与内地合拍创作的钮承泽、林书宇、苏照彬、陈正道等人,同时像蔡明亮、李安这种游离在金马和台湾视野之外的导演也没有入选。或许,主办方要的是这个短篇集的纯粹性,即台湾味道要浓,要正统。然而,这个理由并无法解释朱延平和张艾嘉的入选。或许,面对这两位在资历上的德高望重,金马实在规避不了。

0 Shares

《春嬌與志明》:假純情真低賤

彭浩翔也一路用”賤“的當代定義,去詮釋自己的電影,無論拍偷食男女(《大丈夫》)還是借電影名義與av女發生性關係的大學生(《av》),下三路玩笑大可以肆無忌憚地開,但結尾難免會揭曉一切的荒謬不過是善意的玩笑,戲中各角色也多會有一番自省,將之前的無理轉為了“純情”,某些時候確實讓人有些“浪子回頭金不換”的同情和喜愛,甚至為之感動。

0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