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 Theodoros Angelopoulos

安哲罗普洛斯:历史的饮泣(作者:Ben Jenkins)

比起傳統意義上的電影導演,安哲羅普洛斯更像是管弦樂隊的指揮,但他自己並不認同這個比喻。「我更情願被描述成為一個‘譯者’(translator),一個翻譯來自遠方的聲音、情感和時間的人。當我感受到它們的時候,除了吸取(absorb)它們我別無選擇。」

0 Shares

《霧中風景》:安哲羅普洛斯與他的凝視

安哲羅普洛斯慢嗎?這些問題有著各式各樣的解答。但比起塔可夫斯基流動的物質性觸感、史特勞布的音畫對位辯證、蔡明亮以長鏡頭蓄積情感張力,開頭的設問其實肯定筆者認為這位希臘的詩人導演一點也不緩慢,原因在於安哲羅普洛斯電影中長鏡頭層次的細膩與安排,在這二十年來,仍無人可出其右。本文便是想要藉由《霧中風景》(Landscape in the Mist)中從46:30秒到52:40秒的一個長達六分十秒的傑出長鏡頭來解析安哲羅普洛斯的凝視。

0 Shares

此時無聲勝有聲——羅展鳳談《必要的靜默》(作者:黄納禧)

《必要的靜默》令我想起了John Cage的無聲樂曲「4’33」,我跟羅展鳳分享,並沒出乎意料之外她也懂得此曲。「不過我已忘了是4分多少秒。」她淺淺地笑著說,一如每次談論起她鍾愛的配樂家的時候;事實是我也沒有想過她不懂得Cage的名作,有關「沉默」,她怎可能不比我清楚?「總覺得現在外面太多聲音,太嘈了。『必要的靜默』也算是我的立場吧。」她把話說得很輕,但這卻是兩次見面中唯一重複的言語。如此鏗鏘。如此篤定。

0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