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 Venice】《沉默的灵魂》:许久不见的俄罗斯电影


有一些电影,只需要开头一个镜头,你就知道它有你喜欢的格调在,俄罗斯电影《沉默的灵魂》就是这样。前一秒钟,我们因为丽都岛Sala Darsena电影院的座位太小而抱怨连连,后一秒钟就因为这部电影的开场而鸦雀无声。

它始于一个鸟笼的特写,两只生机勃勃的林莺(bunting birds),困在自行车后座上的鸟笼里,随着自行车,它们颠簸在蜿蜒的林间小道,景深纵长。接下来的镜头反打过来,自行车的相反方向,林间路渐行渐远。

故事展开,鸟的主人、摄影师艾斯特出场了,他的朋友麦仑的妻子塔尼亚过世了,麦仑悲伤地找到艾斯特,俩人用莫亚人特有的习俗来为塔尼亚送行。

如果仅仅基于窥视另外一种文化的秘密,也会找到一些趣味点。莫亚人来自于中西部的俄国,是乌尔戈族的一个分支,有着悠久的历史和文化。17世纪开始,他们的文化便和俄罗斯的文化融合在一起,得到了很好的传承,在当代社会里,莫亚人的后代也还保留着数百年前的一些生活习惯。比如,在婚礼前,新娘的闺蜜会给她的私密处系上一根根的绳子,在女人死后,他的老公和朋友也仍然会在她的私密处系上绳子,就像为树枝绑上丝带一样,寓意祝福。

麦仑将妻子已没有体温的身体擦拭干净后,用这样的方法慰藉她的亡灵,其后,他带上艾斯特和他的一对鸟,驱车奔赴遥远的圣湖。一路上,麦仑向艾斯特回忆起自己与妻子之间生活的点滴与幸福,艾斯特也不断将自己的记忆延伸至童年,家乡寒冷的天气里,诗人父亲与母亲的情意绵绵,却意外迎来了母亲的死亡。

当他们到达圣湖,为塔尼亚举行天葬后,麦仑将塔尼亚的骨灰洒向圣湖。艾斯特想起母亲过世后,父亲带着他为其送行的一幕。

回程途中,麦仑向艾斯特交出底牌,其实自己知道他和塔尼亚之间的偷情,塔尼亚的手机视频泄露了他们之间的隐秘感情。但他不怪塔尼亚,因为他没有办法给她一个孩子。

在行驶的途中,林莺受惊,自笼子里飞了出来,惊扰到开车的麦仑,车驶入了圣湖,麦仑如常所愿地去见塔尼亚去了,艾斯特安然无恙……

这个电影的故事叙述起来似乎就像《落叶归根》一样,但在故事的叙述、摄影色彩与构图、镜头内人物的调度等方面匠心独运,除了两位主要角色在某些时刻稍显做作外,其他都无可挑剔。鸟像见证人一般,目睹了全旅程,它们也是带有使命的还愿者,庇护生者和死者各自得其所。

尤其在展现俄罗斯的独特景象方面,让人印象深刻。电影开篇不久,艾斯特从水域的一端走向对岸,在模糊的画面里,踏上数个弯曲连接的船板,船板随着水势而飘摇,酝酿着诗意。“千里背尸”的一路,也展现出了俄罗斯的不同风情,最后抵达其文民的发源地,有回归之感。

影片里,有关性的段落不多,但是色情的意味浓厚。导演阿历斯基-费朵奇科没有让剧中人物做太多肢体暴露,也没有让他们有任何挑战极限的动作,但在他们的表情里的享受意味无疑充斥着挑逗,以及一些欲言又止的部分,更是撩拨人心。

许久没有见过这样的俄罗斯电影了,此前看到的大部分都有些恢弘叙述过头了。看到这样的电影,你会知道,原来还有一种古典的文明经由这样的方式保存了下来,原来他们是这样生活的。它会让你反身看到你和你的族群,保有多少历经时光的磨砺,而仍存鲜活于今天的文化传统?

181 Comments

发表评论

这是一个用于测试的演示店铺—将不会履行订单约定。 忽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