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囊之下》评论 (Under the Skin, 2013)

当好莱坞MTV大牌导演乔纳森·格雷泽决定将荷兰作家米歇尔·法柏的科幻小说《皮囊之下》改编成电影时,没有人会期待它以通俗类型片的形式出现,尽管有着斯嘉丽·约翰逊难得的大尺度演出。果不其然,当电影中斯嘉丽扮演的无名外星人(小说中女主人叫做艾瑟拉)穿梭在格拉斯哥城区,色诱单身男子,观众们看到的却是主人公在每次褪衣后愈趋强烈的自我审视。这是一个无须正本溯源的科幻故事,但是导演乔纳森却用自己独特的视听语言虔诚的表达了对“科幻”这个题材的致敬。《皮囊之下》无疑是近年来最为严肃和值得深思的科幻电影作品之一,也是少数能够将音乐和视觉如此完美结合的科幻电影之一,这显然受益于导演多年来成功的广告和MTV拍摄经验。

电影以一个迷人的库布里克式的开篇展现,从针孔投射的光线开始转换至日食直至最后的虹膜,光线的眩晕却同时蕴育着穿越题材叙事的存在。库布里克的《2001太空漫游》很显然是乔纳森致敬的第一部影片。除了这个美妙的开头,在斯嘉丽的整个猎食过程中,乔纳森始终巧妙的让电影保持那种暧昧不清的神秘色彩,而缓缓移动的夜间都市画面和音乐成了推动情节发展至关重要的部分。年轻的英国音乐人米撒·乐薇为电影奉献了无与伦比的配乐,特别是电影里最具惊魂美感的死亡场景:男人们卸下自己的衣装,在色欲的驱使下义无反顾的如飞蛾般迈入死亡的黑水,在不祥的死亡鼓声和尖锐湍急的声符中弥满着甜蜜幸福的沉醉。《皮囊之下》同样会让人联想起在1976年的《天外来客》,尽管斯嘉丽在《皮囊之下》中比最初来到地球的大卫·鲍伊看上去成熟许多,但是斯嘉丽依旧契合尼古拉斯·罗伊格营造的虚幻感和大卫展现的外星人特质。

Under-the-SKin-2

《皮囊之下》中的斯嘉丽终于在猎食过程中产生了自我蜕变,始终无法自我欣赏的皮囊也逐渐变得熟悉而又陌生起来。在角色的这种心路转变过程中,乔纳森用了两种不同的叙述视觉区别开来。“你完全是透过这个外星人的视角,透过这个非常特殊的镜头来体验这个世界”,这是导演在一次访谈中提及的。这是电影的前半程,观众是跟随着斯嘉丽的眼睛以一个外来者的陌生视角来巡视格拉斯哥这个苏格兰城市。但是,在斯嘉丽对这幅皮囊的兴趣变得浓厚直至希望体验时,观众们回到了自己的座位,用第三者的旁观者静视事态的发展。她品尝食物,尝试性交,直至最后剥下皮囊。

真正令人好奇而又惊讶的是电影成功地用这种神秘阴冷氛围实现的情绪感染。斯嘉丽与男人们热情的交谈,在狂躁不安人群中的慌乱迷失,猎食时的妖艳冷漠,而逐渐衍生的对于这幅皮囊的兴趣却在不断滋生,而一次抚摸最终决定了角色命运的改变,同时也完美成就了这部独立特行的新一代科幻经典。

【原文曾发表于《南方都市报》】

tati
tati

旅居丹麦,深度影迷分子,曾代表网易、新浪和腾讯参加过戛纳和威尼斯电影节,也曾为国内多家媒体杂志提供电影稿件。

11 Comments

发表评论

这是一个用于测试的演示店铺—将不会履行订单约定。 忽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