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n Trolle谈电影《永恒记忆》

39111_1
Jan Troell 工作照 | 图片来源于网络

译者声明:本文编译自Information报纸的影评人Christian Monggaard对导演Jan Troell的采访,译文中Christian Monggaard简称CM,导演简称JT。原文请参考这里,我略去了导演发言前的一些关于导演和原著的介绍,保留了两个人所有的对话内容。

照片的奇迹

JT:在玛丽亚的故事里存在很多东西让我觉得非常有趣。她赢了一个照相机,然后从此开始摄影,这个故事让我觉得非常亲切,因为我得到自己第一架照相机是在我14岁的时候。我开始拍照然后将照片藏在储衣室里,在这里我走进了一个全新的世界。和现在的年轻人拿着数码相机,按下键就能同时看到自己照片相比,那完全是另外一个世界。那时人们需要在黑暗中等待,看着效果慢慢地出现。人们象是经历了一个奇迹的诞生。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今天的照相技术是个更大的奇迹,但是人们却不能体会到那种感受。所以这个题材毫无疑问让我感同身受。照相机是如何改变了她的生活,就像是发生在我的身上一样。

JT:还有另外一个方面,就是那个时代本身,在我拍摄过的电影中它已经重复出现了四次。为什么我要这样做,连我自己也不能给出明确的答案,但是在电影里所反映的关于劳动阶级生活环境的一小部分,是我自己从一个资产阶级角度观察的结果。我当时成长在马尔默郊区的利姆哈姆那(Limhamn)。利姆哈姆纳现在是高档社区,但是在我的童年时期,那里住满了劳动工人。我的父亲在城里当牙医,这意味着我们的物质生活远比大多数人的富足。我们拥有带有花园的房子,我当时所有的同学全部是来自工人家庭环境……我在很多年时间里想要和需要去描绘我的童年环境中横亘在资产阶级和劳动阶级之间的鸿沟。

39111_1
《永恒记忆》海报 | 图片来源于网络

一个新旧时代的交错

JT:那个时代有着巨大的变革,在这个新旧时代交错的时期正是工人运动蓬勃壮大的时期。这点在马尔默就特别明显。真实生活中玛丽亚和她的家庭住在哥德堡,但是电影里将地点换到了马尔默和利姆哈姆,因为我在那里有家的感觉,并且熟悉那里的方言,还有就是因为当时在马尔默劳动者和当局之间存在着激烈的冲突,包括发生了一些恐怖活动,比如炸船和谋杀,这在当时的瑞典是很罕见的。在很多国家人们随着时间的推移很快就会遗忘掉这些事情,但是这对当时的瑞典来说确实是非常罕见和特殊的。

JT:还有对我来说我并没有感觉这些发生在很久以前。我父母出生于十九世纪90年代,我父亲在1914年战争期间在马尔默担任军职。我看过当时父母亲所有的相册,我对这些也凝聚着一种浓厚的怀旧情结。

CM:为何刚好是玛丽亚·拉斯森?在你之前的电影“Så hvid som sne”(《洁白如雪》,2001年),主人公也是一位坚强的女性。

39111_3
《洁白如雪》影片女主角原型 Elsa Andersson,瑞典第一位女飞行员 | 图片来源于网络

JT:在我的电影里也有很多坚强的男性角色。这不是因为我要证明我曾经说过现在要拍摄一部关于一个坚强女性的电影。当我听说她的事情,她在我面前变得非常生动。玛娅(译注:就是玛丽亚的长女,在电影中是以她回忆的方式展开的),用一种非常生动形象的方式向阿吉妮特(译注:Agneta Ulfsäter-Troell,导演的妻子)讲述玛丽亚的。在她的过去她差不多是个瞎子,但是她有一种神奇的视觉记忆能力并且很善于描绘场景。这里有太多的素材我想放进电影里,但是没有太多的空间了。也许将它拍成20集的电视连续剧更恰当一些,但是对我来说,拍摄一部在影院黑暗中的银幕上放映的电影才是最佳选择。

不由自主的Troell

CM:在电影里讲述了很多发生在瑞典的历史事件——阶级斗争、妇女解放、爱情还有婚姻——这就像是那个时代关于农村生活的真实写照。对你来说这些也很重要吗?

JT:我一般不会对这些客观能见的事物作自己的分析。重要的是在这里有一些东西吸引着我,我想用我自己的方式来进行表达。这是一种非常本能的反应。我没有去想我要用这个来说明什么。

CM:不过在–或者你重新回顾你以前的电影时,难道你不会觉得你曾经对瑞典社会的各个方面进行了一番描绘吗?

JT:在我制作的关于瑞典的纪录片Sagolandet(1988年)的时候,我发现了为我自己展示瑞典画面的强烈需要找到了一个出口。大部分剧情片需要发生在很短的时间里,不过与此同时我总是在制作发生在现在的纪录片。我从来没有想过将我的电影拍成瑞典的年代史。我有一种强烈的需要,那就是首先要在这个项目中找到自己,至少有一些东西我可以让我可以感受到它。我必须让它成为我自己的一部分。

CM:这就是你前面提到过的你用那种非常自然的方式来进行你的工作。

JT:是的,这取决于做事的人属于哪一类人。如果是理性的人,他会先分析排列所有需要的然后再去执行,而我属于另外一种人。这点在绘画上区分特别明显,你能一看就区分出这个画家属于自然主义还是印象派。电影也是如此。这不是因为我要决定我要采取这种方式工作,而是很自然得产生这样的想法。

39111_4
Jan Troell | 图片来源于网络

另外一个时代

CM:这也是你之所以要自己拍摄自己的电影,那是因为你需要给你更大的自由去跟随自己内心的指导?

JT:我自己拿着摄影机,就能做自己想做的。在拍摄开始前,摄影师和导演总是需要首先取得一致。”现在你要推到这边!“我很清楚我要做的,但是如果我想做点改变,也只有我自己能做到。怎么样在刺激演员们的时候投入,特别是在这部有很多儿童演员的新电影里,在他们累了之前,要让他们很高兴被拍摄,这样尽量从他们身上得到最真实的反映。

CM:用一种自然的状态来拍摄一部历史题材的电影难道不困难吗?人们又不能简单地把摄影机转向自己感兴趣的地方。

JT:这里被你说中了,事实上拍摄一部时代剧确实是件麻烦事。能够直接找到符合电影需要的实地是很难得的。和在摄影棚里比较,我更喜欢在室外的真实场景拍摄。如果要制作一部关于此时此地的电影那不难,但是一部时代剧,就需要布置所有的东西,所有的道具都要准备好,还有服装,这样我就不能总是做我自己想做的。不过同时我很喜欢拍摄时代剧,因为这样就有机会让自己生活在另外一个时代。

tati
tati

旅居丹麦,深度影迷分子,曾代表网易、新浪和腾讯参加过戛纳和威尼斯电影节,也曾为国内多家媒体杂志提供电影稿件。

36 Comments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