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斯卡|为何学院奖常常把最佳电影颁错?

1484323324990362
|图源网络

2012年在《视与听》杂志的史上最佳电影评选中,《迷魂记》取代《公民凯恩》登顶。有史以来的最佳电影似乎不再是最棒的。《迷魂记》用了将近半个世纪才上升到这个崇高的地位;这部1958年惊悚片在60年代初《视与听》的十大名单中并没有入选,但之后排名不断平稳上升,最终击败奥森威尔斯1941年的《公民凯恩》,后者自1962年来在榜首位屹立不倒。

今天,两部电影都公认为杰作,尽管你还没在奥斯卡记录里听说过。《公民凯恩》曾获得过九项提名(最后赢得最佳原创剧本奖),而《迷魂记》只获得两项(声效和艺术指导)却最终空手而回。

随着颁奖季进展到白热化阶段之际,这种现象应该让我们冷静思考。除诺贝尔奖之外,世界上没有任何一个奖项能像奥斯卡一样让人名利双收,但做为电影品质的试金石,奥斯卡奖却留下很多遗憾。

1981年,奥斯卡最佳影片理应颁给斯科塞斯的杰作《愤怒的公牛》,却最终颁给《普通人》。1983年颁给了《甘地传》而不是斯皮尔伯格的《ET外星人》。《普通人》和《甘地传》都有它们的优点和价值,但多年来我很少听到有人再提起过,更别提那些跟它们处于同样水准的影片。

奥斯卡在检验众多具有影史标志性地位的作品时做得挺糟糕,就拿最新的《视与听》排名榜单来说吧,这份榜单由846位影评人、导演和其他电影鉴赏家评选而出。十佳作品分别为:小津安二郎的《东京物语》、让雷诺阿《游戏规则》、F·W·茂瑙的《日出》、库布里克的《2001:太空漫游》、约翰福特的《日落狂沙》、吉加·维尔托夫《持摄影机的人》、德莱叶的《圣女贞德受难》以及费里尼的《八部半》。其中只有一部拿过奥斯卡奖——《日出》获得过早期奥斯卡颁出的最高奖。

《视与听》十佳电影里每一部都在全世界的电影学院里被研究学习,每一部都被当今最优秀的导演们引用和致敬。然而奥斯卡获奖片呢?这份榜单上唯一只有《八部半》,影片曾在1964年获得最佳外语片。

我们都知道最优秀的导演里有不少都被奥斯卡忽略了;希区柯克和威尔斯都没获得过最佳导演,而斯科塞斯和斯皮尔伯格的作品在多年之后才获认可。然而,最令人吃惊的是很多经典作品从没获得过奥斯卡最佳影片,或者败给了资质平庸的影片。

《戏王之王》(The Greatest Show on Earth)
《戏王之王》(The Greatest Show on Earth)|图源网络

没人知道为何我会喜欢塞西尔·B·戴米尔的《戏王之王》(The Greatest Show on Earth),但这部片子真的比《正午》和《蓬门今始为君开》(The Quiet Man)要值得拿奥斯卡最佳影片吗?我甚至挺喜欢《与狼共舞》的,但最佳影片颁给凯文·科斯特纳而非《好家伙》时,电影学院那帮人想的是什么?约翰·麦登的《莎翁情史》简直是一场闹剧,竟能从《拯救大兵瑞恩》手中抢来最佳影片?

大部分奥斯卡最佳影片都有三个共同点:

  • 首先是影片格调轻松明朗,积极向上而不是消极低沉。
  • 其次,获奖影片展示的是作品价值观。
  • 再者,影片免不了带有所处时代模糊的道德标准,要么是观众的逃避情绪,要么是与之相反的意识。

所有这些因素都会影响即将到来的第89届奥斯卡,很可能《爱乐之城》会比《月光男孩》更受青睐。前者也许带有伤感气息,却充满了生命力的喜悦;从第一个镜头就能看出影片的制作水准,看上去像是一个长镜头完成的。于此同时,大多数电影学院投票人还在为特朗普赢得总统大选而恢复心情之际,这部影片给我们提供了一种逃避艰难的现实困境的机会。

半个世纪之后,我预测《月光男孩》将有更大影响力。但可能我的猜测是错的,就像众多奥斯卡投票者以前犯下的错误一样。也许,《星球大战外传:侠盗一号》最终才会是最享负盛名的影片也说不准。

|原文载于:www.hollywoodreporter.com/news


© 本文图文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
geoffrey
geoffrey

来自广州,毕业于广东外语外贸大学英文学院,目前从事出国移民行业。观影经历超过20年,写过一些从没公开发表的影评,属于比较业余的影评人。一直做着虚无缥缈的电影梦,但愿没有醒来的一日……

No Comments Yet

发表评论